原创诗
王榭
Maintain
99 are following
576 articles

一行也可以,写下你的诗

彌生雪

沉溺

愛,是沉重。悲,是難受。怒,是傷身。喜,是掩飾。沉溺,在深海。沉溺,在溫暖。沉溺,是隔絕。沉溺,變成聾人與瞎子。沉溺在深海,沉溺在黑暗的懷抱。遺忘吧,愛。遺忘吧,悲。遺忘吧,怒。遺忘吧,喜。如同嬰兒一般純淨,如同嬰兒一般無知開朗。

何杉

德國日誌五 絆腳石 (致 呂貝克)

參與被愛冷卻的肉體。在荊棘中巡遊。彷彿獲得了 歷史的權力,足以審判 這些尖頂。任何角度的十一個尖頂。心臟的微小閃光,被刺穿。我們呆在呂貝克,像爐膛中的 鐵。不斷翻轉, 走向一個光明的中心, 在天邊凝結。我顫抖,感到它正進入身體。暮色遲來, 所有街道被空曠扭曲並向聖人彙集。

coco

#

何杉

德國日誌四 撤消的手指 (致 歐洲猶太人紀念碑)

在間隙,餘暉仍然溫暖。我在歐洲的低谷 阿倫特在街上 沒有烏鴉或其他有翅生物 沒有置喙之處也沒什麼 值得安慰: 死亡已超載 言辭將被砍伐。石包覆石 棱牴觸棱, 夜大量湧來 這並非讚美之石,並非 發現之石 無主之石 讚頌之石, 而是並置、悼念 不,甚至不是悼念 凝視本身 塑造了一種陷入。

Related Tags

  • 阅读
    90373
    思想
    119348
    同志
    111307
    社会主义
    35300
    母親
    124294
  • 大陆
    97288
    中文
    121289
    童年
    176293
    左翼
    73290
    法國
    111282
Back to All
何杉

德國日誌 三 棱鏡 (致 柏林牆遺址)

震顫,簡短地沉寂---- 再一次震顫。消息抵達:三隻貓, 三個盒子,沉重的三次提示。黎明湧動。不合羣的人 倒在臺階邊,沒人為雨作證。沾染血跡的彈孔,簡短有力地一揮!謊言的石包裹住我們 順從是一種毒藥。我們戰慄,我們等待,我們倒下。

何杉

二 一種不能克服的平靜 (致 柏林牆遺址)

一個微小的閃光出發了, 往高處,急逝。未曾說出的道別, 多麼柔軟,多麼遲鈍!大塊大塊的惡 鬆弛而下垂。記憶飽含著皺褶, 一顆過度聰明的頭腦。疼痛是鐘擺形的,而阻隔 的影子瘦長。在哪裡,你為我倒空了 昏茫的眼?在哪裡,你為我 插上了白玫瑰?

何杉

德國日誌 一

彷彿為了你孤獨的風暴 成全了它那茫無涯際 四處漫捲的寂靜。----保羅 策蘭《雪之部》 一 鐵皮教堂 (致 君特•格拉斯故居) 如果知道我的安靜會殺死某人, 我會照做嗎?如果知道我的順從會殺死某人, 我會照做嗎?如果知道我們的祈禱 並不會減少垂直的墜落, 我們會繼續嗎?

coco

資本主義

在這個資本主義的社會中 我整個人像是碎掉般 帶著殘破的身軀 漫無目的走著 我不知何處是我的歸屬 亦無從得知陣痛何時會結束 我想就這麼躺在 小溪,綠地,還有山丘的環抱中 我在資本主義的社會中 舉步維艱

番茄米线

现代诗|懂事的战争

小孩只有杀死了“真我”,才能迎合家长变得“懂事”。

coco

影子

我 像個被鋼繩操作的木偶 任人操作着 回首 約略有幾十個 跟我一樣的 不自然姿態呈現的 影子

豌豆草

织围巾

写给奶奶的诗

coco

煙火

#

番茄米线

古体诗|峨眉山的骡子

那不是骡子,那是镜子

何杉

木匠工作日誌

六 銀色航空器撕開天空。裸露出胸膛。你的夾克拉開, 內臟暴露。聾啞的孩子跳舞。奇怪而迅速 一隻蒼蠅沮喪地搓手。年輪擴散,從裡面托住 墮落的一代人。困於打字機的權威,我們 久已不用的漆黑鹽罐 靜立牆角。無論多少次試著表白, 言語的污垢,猶在。

何杉

木匠工作日誌

五 一雙手緊閉 一雙手沾滿蜂蠟 一雙手絮語 一雙手扭絞 一雙手穩定地刺 一雙手攪拌了什麼 第二關節的褶皺裡滿是腥味 一雙手指令 一雙手觀看 一雙手偽裝成同類 一雙手變色以融入水泥牆 一雙手準備絞索 一雙手篩檢細碎骨片 一雙手從人群中退卻, 並宣稱自己一無所知,令人吃驚地清白 ...

何杉

木匠工作日誌

四 在雨裡我走遍四方,這條街,這個小城 尋找一雙可靠的手 渴望被塑造成某個形狀,從內在刻劃出 一個形體,一幅黑布遮蓋著的軀體 被靈巧的雙手所賦予的,並不是靈魂 只是彌補黑暗中缺失的一個不規則動詞 你怎麼能在一片漆黑裡發現一個黑洞?你知道,它就是那裡 它卷噬,時間像麵條般拖...

coco

雪花

#原創

何杉

木匠工作日誌

三 飢餓咬著我以外的世界 不要,不要試著搶救 三角繃帶,施捨 一杯黑咖啡,它的味道殘忍 對飢餓的人來說,新的一天更殘忍 他們無法停止咬嚙自己 彷彿仍擁有肉身。河搖醒我以外的世界 深淵在顫抖,我們懸在深淵上空 搖撼、碎裂 並跌落下去。一個普通的世界 彩色電視、顫抖的黑白條紋 彎曲的...

何杉

木匠工作日誌

二 同一塊木頭,可以成為湯勺、小馬; 可以成為豪華車廂,或燒成炭; 也許做一把弓,獵殺活物 或保持其完整性 成為一座佛像的身體 或一口棺材:一個容器。他悔恨了十一次,但還是率真 木頭裡住著節疤,住著一個瘤 一顆長廢掉的心。該挖出來嗎?用銼刀打磨一下良心。

何杉

木匠工作日誌 一

一 有些話我是聽說的。還有些是虛構。這很殘酷。一些巨大的木頭框架俯向我們 斷頭台等著羅伯斯庇爾 後面的戲可能沒那麼精彩 不過正午到了,我們還能做什麼?一個木匠。出自他的手 螺旋被製造出來以奪取生命 生活之詛咒,日復一日的 庸常,他與旁人有何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