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閒聊審美

Sogni
·
·
IPFS
·
野人君昨天的閒聊文學让我大笑,今天的閒聊審美却是让我苦笑不得,你这明显是没有及时看到我前面的那篇NÜDE 与美嘛!不过估计你光顾打电游,欠文债良多,没看到也正常。只是害得我浪费我两次编辑机会把那篇已经锁掉的文又给放出来,可别让我白浪费啊。

@野人 君昨天的閒聊文學让我大笑,今天的閒聊審美却是让我苦笑不得,你这明显是没有及时看到我前面的那篇NÜDE 与美嘛!不过估计你光顾打电游,欠文债良多,没看到也正常。只是害得我浪费我两次编辑机会把那篇已经锁掉的文又给放出来,可别让我白浪费啊。

鮑姆加登和康德是美学先驱,奠定哲学基础。这个方面野人是专家,我就不硬往里面凑等着挨批了,躲。。。

我个人对更近代的,更偏向心理学方面的诠释更有兴趣,我文章中的审美前面有个限定词“个人偏好”😁。所以讨论的基本是指主观判断,和客观的“美学”概念其实相差颇远,更在个人主观的“审”上。

我的小说很大程度上是我个人观点的体现,所以个人对利普斯的“共情”理论更能“共情”😁,虽然我更多同意的是随着时代发展而发展的“人本主义”。

这里要显摆一下我显然是比野人更忠实的“艾柯”粉,除了艾柯的小说以外,我还看过他编著的艺术专著,其中最后的两本应该是《美的历史》和《丑的历史》,其中引用:

前苏格拉底学派哲学家Xenophanes of Colophon(公元前560—前478年)的一段著名的话:“假使牛或马或狮子有手,能如人一般作画,假使禽兽画神,则马画之神将似马,牛画之神将似牛,神之状貌各如它们自己。”

艾柯的观点,作为忠粉我自然赞同的是:

美随不同的历史时期与文化而转移。美向来并非绝对、颠扑不破的,而是随历史时期与国家之异而异,非仅物理美如此(包括男、女、风景),神、圣徒、观念之美亦然。”

一张非洲仪式的面具会让西方人感到毛骨悚然,土著却可能视之为代表一个慈悲的神。反之,目睹基督受难、流血、遭受羞辱的画,非欧洲宗教的信徒可能心生憎厌,但这肉体之丑却会在基督徒心中引起共鸣和情感。

野人闲聊文中一个我不很理解的概念是他在摘要里写的“審美更傾向於直覺還是更傾向於判斷?”-直觉判断难道不是判断?😁这里是否有个明显的混淆?

我上篇文章里贴的画,野人说“自己第一眼看到的時候,甚至在還沒有分辨畫上的具體內容時,畫作色彩搭配給我的刺激就讓我直覺上覺得「好看」”--这个其实是蛮奇怪的,不过野人本身也就蛮奇怪的,所以也许就不奇怪了。这幅画的色彩“红、紫、灰、黑”并不是统计意义上让大多数人觉得好看愉悦的色彩(这个是有科学统计研究的,通过大脑的核磁共振信号可以看到人在看到不同颜色时的反应)。这幅画是典型的后现代超现实主义作品,大多数人需要联系主题主动引发“有意识”的思考才能共情。

至于对于“這幅畫縮減到只剩下色彩的程度,我在想人們還會直觀地講出「喜歡」嗎?還是說只有當這些色彩被放在某種「畫布」上的時候才能被「喜歡」或「不喜歡」?”的问题,我的回答是:要不然你了解一下Jackson Pollock 先我们再谈?😁

至于审美“能力”是否能够通过经验提升,我觉得也是要看个人。大多数情况下,内因和外因都有其作用。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经验能够拓宽感知认知判断的“坐标系”。看得多了,做判断时的基准就不同。


不是后记的后记。

给你发一段外人对我家女主“行业”的评论吧😄

“我很抱歉我开始对你导师有点怀疑,但是现在我不得不赞同他的专业判断,”他故作肃容地回答,“你导师说地不错。你的才华在实证考古界真是太浪费了。如果你加入Matteo一起开发他的业务线,凭你们俩一本正经引经据典胡说八道的天赋,这条业务线将会前途无量,成为世界市场的领先者。”

“一本正经引经据典胡说八道”这才是这个“行业”的标准,我作为一个aspiring author 还在门外,绞尽脑汁在想要不要挤进门😂。

附送一张大多数人可能会认为是“好看”的图,因为里面用到的是“治愈系糖果配色”😄

图片由本人使用AIGC创作,转载请事先协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SogniSogni nei Bicchieri is Italian, meaning “Dreams in the glasses”|Sogni杯中夢,寫作翻譯詩歌藝術愛好者。 葡萄酒(WSET3)和瓷器鑒賞。 https://sognineibicchieri.github.io/
  • Author
  • More

你真的知道如何定义“骚扰”“侵犯”和反对“骚扰”“侵犯”吗?

《安魂曲》和第一次亲密接触

门罗的大瓜,艾诺的演讲,我最喜欢的女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