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爾索

@moerhso

《伊朗的靈魂》:現在的伊朗竟比中國還開放?

如果伊朗是開明的,警察就不會因爲頭巾的問題殺害一名女子;如果伊朗是保守的,國民應當會支持警察的虐殺行爲,而不是在全國範圍内發起反抗運動。爲何伊朗會呈現如此矛盾的一面?

封控放開后的第一年,荒誕的事情仍在繼續

現在就是新冠疫情後的一個窗口期,可是這扇窗能開多久,就沒有人能知道了。也許這就是中國人,惶惶終日,在一個又一個窗口期裏苟活。

當我的身體成了原罪

沒有手術需求的跨性別者仍然選擇了手術,而這一切,僅僅是為了在面對性別糾紛的時候,能夠掏出身份證證明自己不是男流氓。

從《飢餓游戲》到烏魯木齊

白紙革命在即,我們能從一部電影裏學到什麽?

封控背後的權力邏輯

那些難受的中國人首先想到的竟是幻想上層能夠遵循科學或是大發慈悲,卻忘了這根本就不是一個科學問題。

中國特色社會生存指南

問:如何避免成為防疫政策的受害者? 答:不要遵守任何防疫政策。

漫遊在荒漠中心

中國內地素有“文化荒漠”的稱號,這裡有著嚴格的文化審查制度。出版業,在這裡享有著幾乎最高等級的審查標準,屬於荒漠中的荒漠,是荒漠的中心地帶。

不正確回憶錄

華春瑩說:抗疫敘事不容玷污,要給人們留下正確的集體記憶。可我的記憶偏偏就不那麼“正確”,我總能記住很多“不正確的”事,我不僅記住了,我還要寫下來,讓大家都來看。

遇見另一端的中國(4)——彼端的人及尾声

前面幾天深入鄉鎮的旅程與我而言意味著什麼?我也許看到了另一端的中國,但我也許並沒有看得很真切。

遇見另一端的中國(3)——蕨溪镇

蕨溪並沒有高聳的居民樓,這讓它終於有了一點“鄉鎮”的模樣,這是比高場更加“基本盤”的地方。

遇見另一端的中國(2)——黃傘老街

黃傘這樣的村鎮就是一個個黑洞,它不僅會吞噬你的身體,還會吞噬你的靈魂。

遇見另一端的中國(1)——高場鎮

在高場這樣的小鎮,大多數人的生活都是一個閉環,沒有任何新鮮事物的流入。假如當下的社會發生了變革,這裡的居民大概率會成為一股強大的阻力。

熱帶到底有多憂鬱?

馬來西亞人可能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因為嫖娼或是腹瀉之類的事情被一個外國遊客冠上了“憂鬱”的名頭。

一個95後對六四的記憶轉變

從“反對”到“支持”,我用了十多年的時間。

香港的下場有多慘,我就有多討厭澳門

與內地可以無隔離往返過後,澳門就成了很多內地人“出境遊”的替代地,不能出國、不能去香港,那就去澳門過一下幹癮也是可以的。但是澳門真的可以替代香港嗎?也許旅遊業可以,但是其他各方面,都不可以。甚至於在政治上,澳門跟內地已經沒有什麼區別。也正因如此,我開始厭惡澳門。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