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崑

@bg4ils

八九民运的一个未解之谜:赵紫阳为何要在与戈尔巴乔夫会谈中说出邓小平?

1989年5月16日,赵紫阳在会见来访的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时说:“中共中央有个决定,在重大问题上要由邓小平掌舵,向邓通报,向他请教。” 这句话随着电视直播传遍了全中国乃至世界,激怒了邓小平。为什么会激怒邓小平?据在美国西点出版社出版的《李鹏<六四日记>》讲,赵的话符...

启蒙何以可能发生?

18世纪欧洲启蒙运动并非流俗认为的“理性”的运动,而首先是“信仰”的运动,更精确地说,是“信仰寻求理解”的运动。

如何让人民币为人民服务?从UBI(全民基本收入)到“人民金”

针对近来知识界关于“全民基本收入”的讨论,本文提出,在作为“人与人相互结合艺术”的共同体秩序建构的层面上,还原信用货币作为“可能性”的本来面目,在“可能性”经由行动中的个人自由而转变成“现实性”的秩序框架下,以“人民金”的方式向全体国民等值馈赠作为“可能财富”的新增货币,取代“全…

【音频】友情何以可能?汉尊跨年学术演讲2021-2022 张崑《重新发现卢梭》之二

【讲座音频】友情何以可能?汉尊跨年学术演讲2021-2022 张崑《重新发现卢梭》之二

【音频】爱情何以可能?汉尊跨年学术演讲2019-2020 张崑《重新发现卢梭》之一

【讲座音频】爱情何以可能?汉尊跨年学术演讲2019-2020 张崑《重新发现卢梭》之一

重新发现卢梭(2)友情如何可能?

今天,我们在重新发现卢梭的过程之中,重温卢梭思想所带来的从激情到德行、从沉思到行动、从个别到一般、从天性到自我等等的全面突破。经过卢梭等启蒙思想家的工作,“雅典”和“耶路撒冷”的关系得以澄清,用《罗马书》8章28节的话来说就是:“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 神的人得益处”。

自由与创造:寻找20年代的时代精神

百年“寻找”,时候已到。在“自由”已经扎根中国的20年代,在“创新”开启了时代呼唤的20年代,“自由与创造”正触手可及,何不就此“寻见”?

制造还是创造?中美之争的历史与现实根源

注:本文为苇草智酷沙龙第96期讲座的讲稿。扫描文末二维码可以回放百度直播视频。一、2020中美关系变局:从经贸之争到制度之争§1. 中美关系及其裂痕:中美夫妻论的尴尬今年以来,中美关系急剧变化。尽管我们不难看出,问题由来已久,但还是出乎许多人事先所料。

巴别塔时代再临:新冠之后的世界秩序与全球化

说明:本文为讲座稿,配合20张幻灯片,大纲如下。注释略。§1. 国家利益抑或个人权利:世界秩序的基本要素 1) 以国家为单位的世界秩序叙事 2) 新冠爆发下,难以维持的世界秩序 3) 国民不是隐形人 §2. 个人权利决定世界秩序的普世性方式全球化的挫...

重新发现卢梭

2019-2020汉尊跨年活动讲座《重新发现卢梭》,2019年12月31日23:00-23:50。大家好,感谢汉尊,感谢王俊秀老师提供了这个机会,由我向大家介绍关于卢梭思想的一些体察。最初和王老师商量的时候,王老师提出,用《重估卢梭》作为今天报告的题目,因为王老师知道我在研究中不...

谣言的社会学含意:为谣言正名

谣言是社会学中一个令研究者们着迷的现象。不过,谣言开始被社会学家们认真对待,还只是不久前的事情。十九世纪末的心理学研究给谣言的传播者们贴上乌合之众的标签,与暴力和非理性为伍[1]。在这个心理学研究传统中,谣言总是被看做一种社会的病态现象。这种研究进路在近几十年得到了改变,在基于主...

“领导小组”暴增揭示的社会结构转型进程

近年来,在中国现有政府机制之外,又出现了大量“领导小组”。有人认为这是一种有中国特色的“小组机制”,即便持这种看法的人,也没有否认这更是一种危机应急机制。如果正常政府机制能令行禁止,又何苦追加这样的机制?小组机制的特点,在于“上面多少庙,下面必须对口”。

为什么政令不出中南海?

政令不畅是中国的一个老问题,不是今天才有的问题。在明清时代,政令就一样难出紫禁城。究其所以,还要追溯权力的生成。把自己的意志变成他人意志的能力,叫做权力。因此,一个人的世界里不会有权力,只有多人的世界里才有权力,只有在人们的相互交往中才能形成权力。

受害人:理解当前欧美战略大调整的关键

“受害人”观念是理解当前欧美后冷战战略大调整的关键 。这一概念长期没有引起学界的关注,直到2016年,在欧美日益严重的移民危机中,才开始主题性地进入学者的视野。“受害人”观念来自“边缘人”。“边缘人”历来是西方社会学的关注焦点,这源于基督教传统,在《圣经》之《马太福音》25章,...

三个概念理解欧洲难民危机

欧洲难民潮的井喷式爆发,始于一张新闻照片。2015年9月2日凌晨,一名来自叙利亚的三岁儿童在试图登陆希腊的途中溺水身亡。儿童的尸体被冲上岸,伏尸海滩的照片被全球媒体竞相转载,其强大的冲击力震撼了全世界,这个无可辩驳的受害者形象迅速融化了欧盟的边境。

海德格尔的极端提问方式

伽达默尔的传记作者曾经提到一个细节,在伽达默尔年轻的时候,他已经跟随马堡学派中最优秀的学者学习哲学,可是,当他听了海德格尔的课,感受到“海德格尔提问的极端性以及他语言表述的直白力度所产生的能量”之后,他甚至开始怀疑以前所学的哲学,或者说,觉得以前学的甚至都不算哲学了。

托克维尔法则与当前中国社会政治形势

1. 统治的艺术美国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在《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一书中,考察了二战后20年间全世界范围内发生的政治动荡——政变、革命、流血事件等——后,重提“托克维尔法则”:在统治人类社会的法则中,有一条最明确清晰的法则:如果人们想保持其...

风论与毛主义

“执政党的党风问题是有关党的生死存亡的问题[1]”, 1980年11月,陈云如是说。可是,什么是“党风”?这个词意指的到底是什么?当时的中国,正在重建后毛泽东时代的统治秩序,国家和领袖、党和人民、集体与个人等等所有重大政治关系都在调整之中。

从庶民不议到匹夫有权:平民参与公共事务三千年

§1. 毛泽东的世纪之问走出帝制以来,如何在平民之间、在平民与政权之间实现衔接,成为中国社会现代化进程的首要难题,不能克服这个难题,既无法实现社会团结,也无法建立稳定的政体。中共最终建立政权,并非没有提出自己的办法,在其中,站在“民”的一边,而非“帝”的一边,是其一切正当性的根基...

《论意见,世上的女王》

“我衷心地向往阅读一部意大利的作品,这部作品我只知道它的书名,但仅凭这个书名就抵得过多少部作品了:Dell’opinione regina del mondo(《论意见,世上的女王》)。我虽不知道这部书,却赞赏这部书,除了它的缺点——假如有缺点的话——而外[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