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Writing

LifeWriting

Aaryn阿润

15 Articles

关于我自己的生命故事。

LifeWriting

LifeWriting

关于我自己的生命故事。

Updated

年近半百的母亲决定开始工作

一个母亲为了孩子和家庭放弃自己的工作,这种牺牲式的故事实在没什么值得歌颂的,但如果了解这其中的心路历程,再看母亲闯事业的故事,会觉得无比骄傲和振奋。母亲就应该野心勃勃地搞自己的事情,像一束光一样照亮女儿的路。

“你是女生,不适合学理科”

努力学数学这件事仿佛成了一个糊弄自己的表演,我越是努力,就越是看不到结果。

澳洲找工作记

我们打算试试同学说的walk in的方法。顺着小镇中心的主路走了一遍,眼睛瞟到了几家正在招聘的餐厅,默默地记在心里。我们停在其中一家餐厅门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努努嘴示意对方走进去,但鞋底像粘了胶水,谁都挪不开步子。

上过私教课后,我放弃了学游泳

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抓住了我,我恨自己不是一条鱼,没有鳃帮助自己在水中呼吸,更多的是对溺水死亡的恐惧。

如果重来一次,我不会再去为高考复读

“考得你昼夜把心血耗,背得你大好青春等闲抛。考得你不分苗和草,考得你手不能提蓝肩不能挑。考得你头发白牙齿全掉,考得你躬背又驼腰。年年考月月考,活活考死你这命一条。”——京剧《范进中举》片段

留学生在澳洲租房就像买彩票,中奖概率2%

走过各种弯路,我们又在澳洲安了个家。

准备出国不是一次浪漫的旅途,而是一场资源有限的歼灭战

对于我们来说,准备出国的过程像是一场歼灭战,我们只能选定一个目标,用尽所有的资源精准打击,其中有处处碰壁的狼狈和焦虑,也有捉襟见肘时不得已的锱铢必较。

因为英语太过生硬,我错失了一份工作机会?

虚伪是简单的,难的是真诚。

我离开了家乡小镇,也离开了认识十多年的她

她就像是我行路途中的一处风景,无论我走到哪里,总会在转角处与她相见。想到小城时,我会觉得一种模糊而陈旧的温暖,只因为她还留在那里,像我的锚点一样,让远行的我牵肠挂肚。有了她在,人生就有了退处。

和初恋分手五年后,我遭受了他的性骚扰

我质问自己,那天为什么要选择跟他见面并且跟他一起回酒店?在他眼里,这是不是一种性同意?

放弃化妆第二年,女朋友给我剃了一个寸头

我们变得没有那么在意爱情中的仪式感了,那些需要花钱才能表达爱意的方式如今看来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也许是因为经过两年的朝夕相处,我们的关系已经足够深刻,感情已经足够笃定,我们无需再确证,也无需再刻意表演,我们需要的只不过是对方真实的陪伴,每天的拥抱和如约而至的早安吻。

我亲眼看外婆火化,舅舅却不让她在祖坟下葬

外公外婆去世后的那年春节,舅舅家门口贴上了喜气洋洋的大红春联。按照农村的习俗,家中若有老人去世,春节要贴黄色春联,以表达对死者的敬意。但也许在舅舅的心里,他早已没有了父母,十四年前断绝父子关系的那封字据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此生不复相见。”

怼了单位领导,他们再也没敢在我面前抽过烟

我渐渐明白,自己在意的并不仅仅是抽烟这件事,还有他们作为权力上位者无视我合理正当的需求,连拒吸二手烟这样一件理所应当的小事,都需要我处心积虑去应对。他们越是无视,我就越是在意,非要争出个结果才肯罢休。

新人报道 | 30岁,我终于拉黑了母亲

外面天寒地冻,唯独我不用上学,母亲又离我这样近,那时长大后的我再也不敢奢求的温暖。

从体制内两进两出,我最终选择跟它说再见

在体制内呆了快五年,我自认为学会了一些门道,但那不过是一些花拳绣腿而已,关键时刻根本派不上用场。站在体制内等级森严的大门前,我甚至都没能拿到入门的钥匙,最关键的听话服从,磨平自己的棱角,我一点也没学会。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