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小說
韋浩川
Maintain
2 are following
215 articles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15 少年

沒有人。除了自己以外,一個人也沒有。他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不知道怎樣來,也不知道如何離開。靠在牆邊,屈膝捲曲,他身上甚麼也沒有,只在近手腕的位置有一個刺青。流。他不知怎樣唸,也不知道這其實是一個文字。他在那一片雪白的地方待了很久。很久。久得他肚子飢腸轆轆的鼓鼓作響。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14 希望

結他流瀉出一串顫音,讓弦聲徘徊在聽見的人耳裡,讓在場所有人的血液沸騰!鼓樂、結他,引領著心跳節奏,環抱整個場館。一下一下,把沉睡的感受全都喚醒。在接踵而至的哀傷過後,魔音歌姬這場復出音樂會,固執地依期舉行。是一個宣告。有些事,就算活不了,也會堅持下去。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13 答應妳

地上的音樂盒,響起發條快完的警號。斐躍小心翼翼地放下亞當,回過頭來,一雙眼透現出陣陣紅光。紅光在下一刻歛去,化成綠光。綠是紅的補色,就如希望是恐懼過後的真象。不曾擁有希望,人不會害怕失去。同時,因為懷抱希望,才可以揮別恐懼……斐躍很想把這些告訴希韻,然而他沒有希韻和紀謠的能力。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12 真實

凌嬰真不願意相信眼前的情景。一地破碎玻璃……亞當,明明擁有不死的魔力,竟然躺在血泊中,再無氣息。她再感覺不到這大哥哥的生命力。一切一切,都沐浴在白光之中。就連血,也彷彿變得透明。凌嬰全身乏力,只能靠著一根柱子,勉強站著。望向希韻。一直,紀謠被認定是魔女,因為她由小到大,也把真我掩藏起來。

Related Tags

  • matters小說
    1653
    科幻小說
    52108
    言情小说
    1043
    Matters
    7095.1k
    川構思
    128
  • 疫情
    7621.8k
    LikeCoin
    3541.7k
    漫畫
    2221.2k
    作者
    31269
    流行音樂
    60735
Back to All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11 哭城

忽爾,一種很強烈的感覺,無差別地湧進二人的思緒。悲。慟。無止盡的哀傷,瞬間填滿他們的心坎。哭了。不只他們。紀謠的兩眼,蒙上白霧……她的魔力,呼應著遠方的呼召,不受控制地展開……她可以感受到,整個城市,哭了。無可抗拒。然後,所有人,都走進了真實的幻象中。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10 心跳聲

她愈哭愈狠,就憑藉這一場哭泣,她可以把世上所有歡笑,全都奪去!她心裡忽然有這可怕的念頭,而且這念頭似乎不斷地壯大。她知道,她真的可以……一名少年聽見她的歌聲,一步一步走近。她抬起了頭。一雙哭紅了的眼,怔怔地望著少年。「停呀!」「不要!」四周傳來呼天搶地的哀號,可少年卻充耳不聞。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9 她們

兩個小女孩,手牽手,走過無人街道。沒甚麼好害怕的。只要有對方在,沒有哪些人或事,會叫她們害怕。她們哼唱著一首搖籃曲,那首歌源自這城市外的某個國度,曾經被改編成流行曲。她們個別的記憶中,同樣在很小很小的時候,曾經在母親懷裡聽見過。一次又一次,母親把她們抱起來,輕聲歌唱。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8 導殺

「早說過,我是不死的呢。」亞當輕輕甩開希韻的手,拍了拍凌嬰的頭。然後,帶著浪蕩的笑意,衝前!他沉下了身子,軀體曲起,以背肩硬生生衝進其一名黑衣男人懷裡。緊接,身體倏地撐得像鋼條般筆直,以自己的頭頂,往對方的下巴頂撞上去。那男人來不及反應,便被亞當連串動作重創,軟軟倒下。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7 核心

乘蕭邦造與澄音分開的時候痛下殺手。任由失去蕭邦造的澄音失控狂亂,再安排斐躍藉著制止澄音來使魔力全面甦醒。只因為那是斐躍成為被選擇的那一位最後的試練?唐克隆原意,純粹是因為只有斐躍才有機會影響魔女的力量,所以特意安排他們一起去倫敦,讓他們一起面對凌瞳。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6 幻碎

唐克隆身軀不由自主顫抖起來。已經足足半年,他的身體不曾有過這種奇異的感應。龐大至無可抗拒的魔力!半年前,在澄音久別數年,再度歸來後,第一場正式公開演唱中,她讓唐克隆本來擁有的幻力徹底沉睡過去。沉睡的魔力,會再次甦醒,除了被魔音喚醒之外,唐克隆想不到另一個可能性。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5 無聲告白

坐上斐躍的電單車,今次終於可以分得清楚,他的駕車技術是進步了,卻跟凌嬰的不一樣。斐躍要全神貫注,為的是摟抱著他的她。因為紀謠,他才需要把技術練到最好。她可以感覺到,斐躍有多努力,去維持車子的穩定。而不像凌嬰,似是本來就跟車子連成一體。伏靠在斐躍的背上,那是很讓人安心的地方。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4 真幻

完全擾亂真實感受,沒可能分辨出真假的幻象。令人放棄保護自己,甚至自殘。究竟是誰,有這種力量?連澄音也沒辦法使之沉睡?她一直追問斐躍,當然也不會放過亞當和凌嬰。然而,就連身為當事人的澄音,也只說是她自己魔力失控……希韻也嘗試過以魔力感受他們,可是凌嬰轉移了斐躍的異能,跟斐躍一樣,可把她的靈感減至近乎無效的弱度。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3 不倒

小跑車在車道上舞動起來。車速增至極限,以「之」字形路線,穿越阻擋前路的每一輛車……透過車窗,可以見到三輛不同款式,卻同樣極速飆飛的車子。凌嬰拐了個彎,小跑車駛進一條幾乎沒人沒車的街道。明顯衝著他們而來,後面的三輛車子,同一時間朝小跑車衝來。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2 苦

想起在倫敦時,失去蕭邦造的自己,失控引致連串病發,更差點殺掉凌瞳,澄音不禁甚為歉疚……「有些事,就算活不了,也會堅持下去。」凌嬰記得,這是紀謠的說話。希韻口中,紀謠是個懷抱理想,卻事事以朋友為先的倔強女生。其實這點,凌嬰也感覺到。透過當時尚未覺醒的希韻身上轉移過來的靈感,她一早便…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1 甜

可以把人的心理或生理狀況,隨心所欲地放大或收縮,這是甚麼樣的奇異能力?紀謠沒有具體的概念,據她所知,斐躍不曾在她身上施展過這種魔力……管他呢。不過,紀謠實在感激澄音。在她的歌聲裡,她肯定了斐躍的心意。不用懷疑,不捨不棄地把她保護在他的臂膀裡。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0 崩

希韻,再次張開兩眼。變得彷彿透明的瞳孔,轉瞬回復淺啡色。一陣暈眩,希韻勉力地保持清醒。眼前的情景!怎麼會這樣?蕭邦造家裡的練團室。沒有一件完整的樂器。凌嬰無力地跪坐地上,臉容仍然平靜,眼神中卻有種傾盡全力也掩藏不住的痛苦……希韻想走向凌嬰,可身體似受到無形牽引,別過頭,往另一面望過去。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99 心痛

讓斐躍回復對音樂的追求,是紀謠過去幾年來的最大心願。遠比希韻再次當上女主唱,甚或自己攀到更有自主能力的位置,來得更渴望更重大的願望。本來已半轉身準備離開。紀謠被唐克隆投下的這番說話,在心湖激起久久不止的漣漪。她重新站到唐克隆身後,表面平靜地等待他繼續說下去。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98 來自心的

只要澄音歌唱,世界便會滅亡。不容易明白,紀謠甚至沒想到甚麼世界,她想起的,只有斐躍和希韻。最接近魔音樂團,與她最親近的兩個人。當然,她不是沒有懷疑唐克隆。這個時分,在他聲明不會回來的聲舞唱片公司總部見面。只是,她沒甚麼好害怕。她深信自己有足夠判斷力,不會盲目被左右。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97 思憶深處

當希韻想要再次感受那深層無意識的紀謠時,跟剛剛一次不一樣……愈墮愈深。深得令她有錯覺,自己快將迷失在那思憶之海裡。幸好,是紀謠,而不是其他人。如果現在紀謠的記憶,對於希韻來說,是一條條縱橫交錯的路,那麼她一定不會迷途。紀謠的一生,除本人以外,大概沒有誰比希韻更熟悉了。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96 另一個…

紀謠離開希韻的懷抱,想要再進一步坐起來時,卻感到一陣暈眩,重新倒進希韻的臂膀。有點傾斜的角度,紀謠透過窗子,可以看見外面的天空,黑壓壓的一團巨型烏雲。不是快下雨吧……原本還有點迷糊的心神,似被天氣影響,開始擔憂更多。工作該怎麼辦?還有沒完沒了的事務要處理……兩個樂團的表演……團中還有斐躍與希韻……「都說妳操勞過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