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說
2 are following
50 articles
弓長先生

年夜飯

Photo by Hermes Rivera on Unsplash過兩天就要展開以「年夜飯」為主題的「圍爐攝影大賽」。民俗說法一定要吃「長年菜」芥菜做的表示長壽、「韭菜」長長久久、吃菜頭(蘿蔔)表示好彩頭、吃髮菜會發財;吃全雞以示全家福,因為雞與家台語同音;吃魚要有剩,才會年年有餘。

弓長先生

年節壓力大

生活品質不是取決於別人怎麼看待我們,或是我們擁有什麼;而是在我們怎麼看待自己和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了解自己命盤的核心,就是學習如何看待自己和看待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重新建構出完整扎實的自我價值。尤其在年節將至,諸多長輩親朋好友見面,當自我價值低落時,很容易導致自己更低落。

弓長先生

新的開始

很多大人的應對往往教會孩子求生存的方式,從小學會包括各式各樣的討好、指責、講道理、不理會,而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對自己的情緒。

弓長先生

價值觀

希望孩子從小學會的是「自己的價值觀」還是「身為一個人都值得擁有的價值觀」Photo by Kelly Sikkema on Unsplash自己的價值觀可能是成長歷程中學習而來的,例如:「要乖、要聽話、應該要分享、不可以哭、不可以生氣、要順從、難過沒有用還不是要面對.....」諸如此類,可以舉非常多。

弓長先生

道歉很難

之所以很多時候覺得「道歉很難」是因為:期待對方要原諒或要接受道歉。但這樣的道歉就含有目的性,就會變得沒那麼誠懇的感覺。

弓長先生

說謊?!?!

一直以來只抱持著孩子不是應該要長成什麼模樣,而是他本來是什麼模樣。

弓長先生

三明治課題

當對方來意不善,而你依舊選擇善良,只會變成是一種逃避,而非真正的良善。

弓長先生

有意識的自由

對於生活的互動細節,我們可以有意識到什麼樣的程度?

弓長先生

界線

但多數人對界限的誤解:我設立界線,就是自私、就是切斷關係。

弓長先生

彈性與選擇

初二晚上,新進人員問:「阿爸,我今天可以幾點睡?」新進人員正打著老闆不在的主意。

弓長先生

不當期待

當期待落空,我們自己是否能接住自己的失落?

弓長先生

內在安頓

「我對自己的看法與感受」的看法與感受,是真實的內在狀態,並不是大腦思考分析的結果。在工作過程中,大概會有八成的晤談者會把「大腦思考分析」的結果誤以為是「真實的看法與感受」。

弓長先生

不一致

當孩子說吃飽了,可是還有些剩餘的飯粒,聽過不少父母長輩說:「把你碗裡的飯粒吃乾淨」緊接著說了一句話:「因為農夫種稻米很辛苦」 這樣的一段話,代表著個人內在狀態不穩定,所導致應對的不一致。「把碗裡的飯粒吃乾淨」這是父母長輩的期待或是過去成長歷程所養成的觀點,跟「農夫種稻米很辛苦」並沒有關係。

弓長先生

打擾到我了

一個被寬容被等待過自然感受到愛的孩子,長大後才會知道那是什麼,進而不加思索地給予應對。

弓長先生

關心

兩位長輩因為適婚年齡的姪女,來和我談話。其中一位長輩 A 擁有較絕對的話語權,因此不斷的陳述關於姪女的故事。我不得不中斷:「這邊停一下,所以你剛剛說的關於姪女的故事,和您有什麼關係呢?」 A:「怎麼會沒關係呢?因為!@#%@」接著說起了家族的故事。

弓長先生

貼心

和一位十五歲少女的談話,和她爸媽是蠻熟的朋友。父母很擔心平時孩子什麼話都不說。我:「平時遇到不開心的時候,會做什麼?」 少女:「都在房間裡啊」 我:「一個人房間裡,會希望爸媽來跟妳說說話嗎?」 少女:「還好」 我:「還是當你不開心的時候,會想告訴爸媽?

弓長先生

少女的困擾

去年底送美少女去補習途中,美少女主動提到最近學業上的困擾。聊了一陣之後,美少女:「我還在考慮,是不是國三時轉到一般的多元班去。」 我:「這樣可以嗎?」認真的看著她 美少女停了一會:「不太 ok」 我:「怎麼說?」 美少女:「我都已經用了那麼多心力在這上面,我爸也花了那麼多錢幫我補習,我不想這樣就放棄!

弓長先生

兄弟爭執

不過,因為是友人閒聊,於是沒打算走脈絡到的太深入的地方。

弓長先生

早療

問我:「除了好好陪伴,我可以做些什麼?」

弓長先生

我會陪你

我:「你剛剛說的『你不要那麼傻』的同時,卻不自覺得笑了。你知道嗎?」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