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骑手
9 are following
34 articles
沙田油条

外卖骑手,人满为患

文革十年,平均每年被整死40万。谁杀的?毛泽东一个没杀,都是中国人自己杀的,10亿帮凶互害。这是事实,你们中国人赖不掉现在很多中国人在指责中共时,就好像自己很无辜。只不过中国人本身是帮凶,互害成瘾,让主子利用完了,变成受害者,但是并不无辜

NGOCN

广东汕尾外卖骑手集体罢工一周后,美团宣布恢复骑手待遇

劳动节将近,广东汕尾超过百名美团骑手发起集体罢工,抗议平台取消多项补贴。虽然美团随后从周边城市调派大量骑手应对罢工,但最终在4月26日宣布恢复骑手待遇。这篇快讯为我们讲述罢工经过以及对骑手们的影响。

结绳志TyingKnots

73 | 系统人会梦见行动与价值吗?

从前年以来的 996 icu 运动,骑手困局的讨论,快递员罢工,到近期的拼多多和货拉拉事件,对IT大厂与资本化平台经济的论辩突破了学术批判,已经通过“内卷”“打工人”等流行词汇的蒸馏凝结成了社会意识,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没有解答的社会症状。

结绳志TyingKnots

55 | 平台内外的外送江湖骑士联盟 | 做骑手的大学生朋友③

本期主讲为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盟主。

结绳志TyingKnots

54 | 被绕开的劳动法:外卖平台发展史与骑手劳动关系的变迁 | 做骑手的大学生朋友②

北京义联社会工作事务所(以下简称“义联”)连续几年发布了对外卖骑手职业伤害的调查报告,小法师作为义联的工作人员,从近两年的调查数据入手,介绍了外卖骑手的一些基本情况。此外,她还回顾了从外卖行业在国内兴起到现在,平台用工模式发生的变化,以及随之而来的外卖骑手劳动境况的改变,从劳动关系的角度,为我们理解骑手的孤注一掷之举提供了一种角度。

结绳志TyingKnots

53 | 与系统周旋:关于骑手劳动过程的田野观察 | 做骑手的大学生朋友①

泰州外卖员讨薪自焚事件发生后,结绳志x社会学会社与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盟主、北京义联社会工作事务所研究员小法师,以及外卖骑手的田野员小伙伴一碗饭,一起进行了一场线上讨论。

中国劳工论坛

外送平台——中国新型血汗工厂

外送工人斗争使中共响起警号。独立而不依附于现行体制的工人运动的威力是不可小觑的,他们的阶级斗争的未来与全中国工人阶级一样不能囿于现时的高压条件。外送工人已在斗争中显示了他们不断增长的阶级力量,他们需要在更高的维度上继续为他们的权力而斗争,并连结其他部门的工人阶级,开始建立真正和独立的工运。

结绳志TyingKnots

018 | 算法文化与劳动分工:启蒙运动中的计算

“外卖骑手-算法文化”的二分进一步神秘化了算法,也隐去了算法背后的操作者和程序员。

多数派Masses

多数事务社与外卖骑手在一起暑期调研项目报告

我们呼吁更多人关注报告中指出的一些问题,希望潜在的问题早日得到相应的政策回应,将社会矛盾解决在萌芽之中。

多数派Masses

【田野笔记】骑手没有所谓“工作自由”,单来了就得走。

作者短暂访谈了四位骑手,以细腻的笔触,带我们走入骑手们的工作和生活世界,让我们看到一个个鲜活的骑手。

多数派Masses

骑手“主动放弃”社保?新自由主义福利观的问题何在

新自由主义的福利观号称让工人将现金“牢牢抓在手上”,而非让国家/政府代为分配,其实际的目的是通过必需品消费乃至消费主义的诱惑将工人手上的钱更早、更快地流回资本家手上。

中国劳工论坛

台湾:全国三级警戒下的血汗外送员!

外送员在疫情底下增加了许多送餐服务工作,为了社会的持续运作做了重大的贡献,然而追逐利润的资本主义社会却没有给予足够防疫设备与津贴,反而给予他们歧视与污名。因此外送员产业工人与全国产业工人需要共同组织抗争,争取提高收入和要求资方提供安全的工作条件和风险保障。

多数派Masses

划重点!一张图读懂国家新出炉的骑手权益指导意见

针对外卖骑手可能遇到的各种现实情况和问题,我们为您准备了一份更加详细的问答版重点解读,请长按图片扫描二维码,便可在线阅读或下载该文档。

多数派Masses

3块4的配送费很低吗?最后不还是有听话的女骑手接单

面对低价跑单,男骑手们频繁跳槽进出和拒绝接单等反抗中断外卖派送时,女骑手的出现,成为了平台另一廉价劳动力的补充源泉。进一步,她们更被平台资本家利用,成为分化工人、挑起工人间互相竞争的后备军,以不断压低单价。不然,美团王兴不会大言不惭地说,“3.4块钱的价格很低吗?最后不还是有骑手接了”。

多数派Masses

美团的钱都去哪了?

本文仅以美团为例,利用美团相关报道和数据进行分析,以求透视平台企业的一些共性和通病,如“二选一”、抽取佣金、压榨骑手工资等。

多数派Masses

沈阳骑手的反抗——接253单后原地点击送达

平台早已将骑手、商家和商户的利益通吃,在矛盾出现时,甚至能充当分化和挑拨离间的角色,尽数将责任转嫁到消费者和骑手身上。

多数派Masses

与外卖骑手在一起:“打工人有力量”暑期特别活动——骑手调研邀请

为了更好地了解身边「最熟悉的陌生人」——外卖骑手,为推进平台劳动者劳动和生活境况的改善,将我们的关切转换为行动,我们发起这一次的活动邀请,诚邀读者参与七至八月的一系列活动。

多数派Masses

法庭上的外卖员:外卖平台的劳动关系的认定为何如此多变?

为何在骑手的用工关系判决上,地方的司法判决有如此的随意性?大陆的司法判决中代理商公司承担了大部分的用工方(劳动或劳务)责任,但是平台是否可以就此免责?国家是否应该成立专法来对待新型的平台劳资关系?

多数派Masses

(平台资本手中的)算法不会解放工人——反驳FT中文网刘远举一文

我们需要的是更多个陈龙来对中国当下的发展与未来进行批判性地、深入的观察与反思。至于刘远举及其代表的思潮,任何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媒体,都应该警惕;任何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读者,都应该看到要看到其背后的意识形态野心。

多数派Masses

锐评|副处长的“微服私访”——非傻即坏

有人说处副处长王林的“微服私访”是为政者体察民情,但平台企业能迅速崛起的前提是政府的大开绿灯。不到这一点,再有心的“微服私访”也是令人作呕的无效形式主义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