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
Malcolm
Maintain
17 are following
76 articles

All about Islam.

结绳志TyingKnots

269|关于伊朗的思考:信仰无强迫

库尔德女孩玛莎·阿米尼之死,点燃了伊朗。2022年9月16日,这个22岁的女孩被道德警察因头巾不符合政府规定的佩戴方式非法拘留,拘留期间疑似遭到暴力执法,死于德黑兰,死因不明。种种惨剧和论争的背后,作为社会符号和逻辑的伊斯兰仍然是这次抗争的重要战场。

王立秋

彼得·亚当森:伊斯兰世界的哲学(三)

Philosophy in the Islamic World: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by Peter Adamson. 几年前的译稿,没机会出且最近的将来也不太会有机会出,一直放着没改。想起来分享出来应该有点儿用吧。

王立秋

彼得·亚当森:伊斯兰世界的哲学(二)

Philosophy in the Islamic World: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by Peter Adamson. 几年前的译稿,没机会出且最近的将来也不太会有机会出,一直放着没改。想起来分享出来应该有点儿用吧。

王立秋

彼得·亚当森:伊斯兰世界的哲学(一)

Philosophy in the Islamic World: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by Peter Adamson. 几年前的译稿,没机会出且最近的将来也不太会有机会出,一直放着没改。想起来分享出来应该有点儿用吧。

Related Tags

  • 中東
    3698
    人权
    4998
    伊斯兰恐惧症
    39
    苏联
    3973
    审查
    5473
  • 平等
    5065
    帝国主义
    1858
    2022世界盃
    1157
    民族
    4555
    硬周刊
    149
Back to All
结绳志TyingKnots

248|伊斯兰中的女学者:被埋没的“真”传统的守护者

1995年,在《纽约时报》称伊斯兰是穆斯林世界女性受教育程度低的原因的时候,穆罕默德·阿克拉姆·纳德维(Mohammad Akram Nadwi)开始到阿拉伯抄本中搜寻女人的名字。在专门寻找女学者,希望能找出二三十人。他的发现令人震惊。

王立秋

[旧译重发]福柯:反抗是无用的吗?

在独特性反抗时表示尊重,在权力触犯普世性时绝不妥协。这是一个简单的选择,却是一个艰难的工作:因为你必须同时留意,在历史的表层下面一点,那些突破和搅动的东西,和观望,在政治的后面一点,那些必须无条件地限制它的东西。

王立秋

[译文补档]沙哈布·艾哈迈德:真理是如何发生的?

本文是已故哈佛学者沙哈布·艾哈迈德(Shahad Ahmed)《正统之前:早期伊斯兰中的撒旦诗篇》(The Satanic Versies in Early Islam)一书的前言。

王立秋

揭秘:咖啡的伊斯兰史

在欧洲中心的宿醉之前

王立秋

枣椰树和溪水:伊斯兰与基督教之间的耶诞

从经外传说的交汇来看两大宗教的相互呼应

王立秋

莱恩·图姆:什么是伊斯兰史?

自认的视角

王立秋

伊斯兰和一个破碎的文明

伊斯兰“文明”是什么?今天,它可能只是它曾经是的那个东西的痕迹。

王立秋

伊斯兰真的要求道德监管吗?

伊斯兰“宗教警察”制度的来龙去脉

超载叽

世界杯东道主卡塔尔,胜负背后,下的是中东局势的一盘大棋

内政外交,纵横捭阖,小国卡塔尔下大棋。

王立秋

当伊朗自由

“女人、生活、自由”运动内部的意识形态斗争

王立秋

伊朗来信:一场选择自由的革命正在席卷伊朗

伊朗来信:一场选择自由的革命正在席卷伊朗 罗莎那可·达拉比/文 王立秋/译 Roshanak Darabi, “A Freedom of Choice Revolution Is Roiling Iran”, The Village Voice, November 15...

王立秋

戴,还是不戴?

为什么在一个多世纪里,头巾会成为伊朗政治的中心。

王立秋

为什么伊朗的工人不会联合起来?

不稳定工作和岌岌可危的经济处境剥夺了工人的动员能力

王立秋

为什么要强调“Jîna”:伊朗起义中对库尔德女性及其政治的抹除

Jîna的“库尔德性”,对理解伊朗和更广大的中东地区的边缘化问题和当前这场同时反帝、反殖民的运动来说至关重要。

王立秋

扎希耶·昆多斯:信仰无强迫

戴不戴头巾是个体的决定,不是社群或国家的决定。执着于头巾,搞得就好像头巾是穆斯林女性的终极符号一样——这样的做法就是在接受殖民东方学对穆斯林女性是什么的规定,同时也是在赤裸地展现传统的男性至上主义。我们既不需要“拯救”,也不需要保护。我们已经是穆斯林了。

王立秋

阿塞夫•巴亚特:伊斯兰与民主——真正的问题是什么?

旧译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