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
4 are following
5 articles
虛詞無形@香港文學館

用思考抵抗狂熱,用愛擁抱日常

昨晚,六集紀錄片《陌生人——柴靜對話聖戰分子》連載完畢,每集看完令人心生敬佩又心有戚戚。柴靜在2017年離開北京,舉家搬到巴塞羅那生活,打算結束自己20年的記者生涯。一天傍晚,她在家做晚飯,窗外忽然傳來槍聲,沒過多久,一架直升機飛過屋頂。她意識到,恐襲發生了,她一手把聞聲走出陽台的女兒抱回屋內,而她的丈夫此時在回家路上,遲遲沒到家,幸好是因為恐襲發生後封了路,要繞道才晚了點到家。

哈贝马斯

他们为什么成为“圣战者”?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Robert

观后有感:纪录片《陌生人:对话圣战分子》

柴静个人频道正在放出

玫瑰色的眼镜

柴静回来了,今夕是何年

一个多年前被柴静深深影响过的人的胡言乱语

野兽爱智慧

482 柴静: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

野兽按:曾经在单向街书店·蓝色港湾店的周云蓬新书发布会见过一次柴静,会上提问了,会后还和柴静聊了几句,她还给我留了联系方式。她和陈晓楠两位女性媒体人都是发光的人。后来因为2015年的《穹顶之下》事件,柴静就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了。2019年看到的消息是“柴静的女儿已经6岁了,随柴静...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