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喻
10 are following
17 articles
谢孟

宫崎骏的色情片与做题家的隐喻癖

宫崎骏开创了一种新的色情片,cute porn。凡是剧情莫名其妙、尬到无法衔接的时候,就塞给观众一些软萌形象的小动物获得一些廉价的笑声与心理慰藉。

谢孟

两则关于鞋的感悟

一双舒适的鞋,内嵌了一种自我消解的属性:你只有失去它时,才能体会到它的存在。

兩謙 Ruth

她把那顆心放進口袋,她是牠, 牠要成為的人類。

人總是多到你以為的以為其實也僅是粗略,某種錯置時空與不同交會之處,切片的不同面向,你可看見、看清楚了嗎?

知秋

【小說】秘密生活(53)

在夜色中,兩人穿越公園中間通道,找到楊貴媚長哭的場景,併肩坐著,素華輕輕閉起眼睛,試著回憶電影裡的場景畫面,揣想美美的心情。

野人

不要太看得起邏輯

感謝三分之一君提供的素材,只能説,你定義的不是邏輯,而是教條式的公式。

谢孟

疫情下的上海:羊与阳的隐喻

谈谈羊的隐喻如何左右着大众对于阳性感染者的观感

Richmond

隱喻的風險和創作者的責任:淺析Darling in the Franxx的性別權力關係

Darling in the Franxx儘管讓不少人感到不適,它確實引發了討論,並留有開放性的解讀空間。創作者對於自由的想像有些天真、但也有細緻的地方。不足之處在於,創作者透過「駕駛姿勢 性愛姿勢」的設計來隱喻和暗諷父權結構,卻沒有妥當衡量這個設計的風險和必要性。若要負擔相對應的責任,此設計應該要紮實地鑲嵌在它所要鬆動的結構中,並湧出抵抗的力量。否則便可能再製這部作品原先想要諷刺的權力關係。

大峽隨筆life

魯迅《鑄劍》怪誕卻涵義很深的短篇小說

當弱者藉由正義挑戰強權,強權隕落了,弱者與正義呢?也可能跟著一齊蕩然無存了...

Bob&Alice

盛典

这是一篇少见的政治隐喻作品。作者陈秋菡,系高中生。

南灣水巷生

哲學喻叢:跋

今天起,開啟一個新的寫作計劃,姑名之曰「哲學喻叢」。哲學素來予人壘高壁深的印象,牆內風景望不透,又難覓其門而入。術語晦澀,推論冰冷,教生客敬而遠之。但正正因為道理闡釋不易,哲學家往往擅用大量隱喻去繪形繪聲,令文字鮮蹦活跳起來。古往今來,著實累積下精彩的喻叢。

戰地島民KMnese

瘟日雜記 1| 我到「確診者足跡」去……

"La Lo People." 疫情來臨時,「確診者足跡」雖然應該是一序列的路線,如今,已經是指某個地點:5/15--5/17 XXX市場,我今天來到「確診者足跡」…我們並未被侵略。身體不是戰場。病人不是不可避免的死傷者,也不是敵人。我們--醫學、社會--並未被授權回擊

顯影PhotogStory

【居港外國攝影師之八】鼻子隱喻隱私 數碼時代下的私隱問題

誠然,科技及互聯網為生活帶來便利,但網絡資訊真假難辨,大數據時代下的個人隱私往往無所遁形,卻是不爭的事實。居港意大利攝影師Valentina Loffredo與意大利總領事館文化處聯合舉辦的展覽「Nosy」,以難分真假的鼻子,隱喻數碼時代下的隱私問題。

MaryVentura

戲與人生

《摩登家庭》裡很有趣的一幕總是在腦海裡閃現。很簡單的一幕—— Cam很有表演天賦,參與《貓》的排演,裝扮成《貓》裡演員的樣子,躍躍欲試。也可能忘記了自己本有的生活,Mitch想告誡他一下,於是,有如下對話—— 「Get a life!」 「Sorry.

FoxCabin

隱晦這回事

早前和不少朋友食飯時,話題縱有不同,都離不開嘆氣、苦笑,然後以互相cheer up作結。早幾天有一隻新手錶加入了大家庭,剛到手已忍不住和幾位朋友分享,且當晚就改錶帶,因為翌日見久違了的朋友,無論如何都想即戴讓他見實物。我可能有五、六年無戴過鋼帶錶,以至我的朋友問:「這不像你戴的錶,是因為想隱晦地表個態嗎?

溪岸

西出玉門

最近重新看了一遍尾魚的《西出玉門》,以下涉劇透。《西出》倒不算是尾魚小說裡面重看比例最高的,原因或許是失意->慢慢找回記憶,當你真相大白之後,再看就一定是帶著篤定閱讀的了,難免有點失去一起追尋答案的迫切,不過這次重新看,卻覺得一點都不魔幻了。

戰地島民KMnese

武漢肺炎和病毒的隱喻:他處、懲罰和戰爭

Susan Sontag 在《疾病的隱喻 》中力求對隨附在疾病上的各種想像進行「反詮釋」,它精彩地分析肺結核、癌和AIDS附帶了哪些不必要的隱喻。疾病作為隱喻是無法避免的。近日關於「武漢」病毒/肺炎的命名之爭中,命名這個行為就將疾病的名稱作為一個隱喻。

九乃

一个意象

最近和朋友聊小岛(为了避免敏感词汇,也就是HK)问题,我无意中想到一个意象,推演后发觉该意象有可以延申的空间,遂欲动笔记下,可惜比喻会有比喻的局限,而我能做的,便是尽量将其功用放大,来便于观者理解当今现状。我说,“小岛是钉子尖的一头露在外面,一不小心戳痛了住在那里的部分人民;内陆...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