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說
桐生茂豫
Maintain
59 are following
680 articles
Openbook閱讀誌

話題》人類存在說明書 :為什麼現在最適合讀李榮道《龍族》?

自兩歲起開始在韓國馬山市土生土長,畢業於慶南大學國語文學系。1993年正式開始撰寫小說,1997年秋開始在 Hite 網站連載長篇奇幻小說《龍族》,得到讀者爆發性的迴響,奠定了韓國奇幻小說復興的契機。《龍族》更是全球銷量破250萬冊的暢銷作品,以其無限的想像、深入的世界觀、出色的…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六十二局 父女

花瑛痛哭的聲音引來殿外宮女們的注意,他們想著會不會是剛才那名姑娘對皇后殿下做了什麼?就在這時,外出尋求禁衛的宮女正好回來,她帶著幾名禁衛火急火燎地奔進居殿,一旁宮女們見狀,也跟著進入居殿。一群人循著聲音走到寢殿內,禁衛看到花瑛哭倒在宣藍懷裡,紛紛拔出劍指著宣藍大喝。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六十一局 花竹

兩名禁衛一時怔住。姓宣?就在這時,宣藍伸出手掌喚出一隻白蜂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兩名禁衛的頭飛去,並將其啄暈。宣藍立即收起白蜂鳥,看了一下周圍,沒有人,她便朝皇后的居殿蘋蘿殿而去。一路上,宮裡的太監與宮女紛紛朝宣藍投來好奇與猜疑的目光,但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去詢問此女是誰,這點倒是讓宣藍訝異。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八局 終離

玉京城,月見宅邸。此刻,已是子時。月見帶著缺遂瞬移到各別院,一到定點,缺遂掩不住驚奇的神色,他語氣略微激動地說道:『這、這就是妳剛才瞬間移來移去的術式嗎!才一眨眼我就到別的地方了。』 此時,缺遂才意識到自己身在何處,他四處張望,問道:『這裡是哪?

Related Tags

  • 短篇小說
    187743
    川愛情
    181
    Matters文學圈
    118189
    原創小說連載
    12138
    回憶休止符
    167
  • 無法告訴你這約誓
    152
    matters文学圈
    12101
    matters文學
    1595
    小小說
    71270
    生活
    1.4k16.7k
Back to All
易安

時序研究所#2

「是是,不過,你叫什麼名字?」歐文靈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退了一步。「與妳何干。」邱書洋擰眉看著歐文靈。「跟你交個朋友吧!」歐文靈再一次走上前去。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七局 最後一名弟子

秘術,直白說就是召喚萬物生靈之術。其中,添加了結界之變化。秘術師是上亞最特殊的術師,也是數量最稀少的一群,主因是秘術師非常講究心理素質,心性愈發強大堅韌,愈容易修成秘術,而強大的心性正是與萬物生靈連結的關鍵。秘術亦即喚靈,但凡是天地所創的生靈都能隨之召喚,召喚而來的生靈可與秘術師...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六局 貢竺秘術師

漳華城城郊偏西一處,有間靠海的小院,院門口的牌匾上寫著無志無得四字。這裡是南蒙的住處,自從他收了缺遂為徒弟後,缺遂就跟著他住在這,同時向他學習秘術。貢竺秘術師是上亞大陸最神秘也最奇特的一支,不講天賦資質、不講血統族群,只講心性、緣分。為富為權者,學不得,心高氣傲者,學不得,貪婪自...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五局 少年

眾人瞬間安靜下來。而這個時候,煙縷想起了妖魔神。具衒說過,自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而月見則是曾經至高無上的存在,按時間順序來說,應是先有殞星石,而後才有妖魔神,莫非,具衒也是天地創生的?可剛才聽了上古神話,卻沒出現過妖魔神,這是為什麼?是月見壓根不知道妖魔神的存在,還是,她故意隱瞞?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四局 神話

太常寺,中墟閣。殷末勳雙掌大力拍向桌案,比起知道月見的藏匿處,他更想知道那名有白色巫力的女子是誰。『巫觋至今都未傳出有白色巫力者,怎麼里月見出現沒多久,白色巫力就跟著出現?』 殷末勳握緊雙拳,想起方才透過黑蜂鳥看到的景象:『里月見不是一個人,她身邊還有其他人,她憑什麼!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三局 同行

找了幾日,幾乎要翻開整座玉京城,卻遍尋不著月見的下落,殷末勳開始懷疑月見並不在玉京城內,而是在距離玉京城七百里外的小村莊,為此,殷末勳還派蜂鳥過去探查,尋了一日,仍不見月見蹤影。太常寺,中墟閣。殷末勳攤開手掌,再次喚出黑蜂鳥。『玉京城內沒有,城外村莊也沒有,里月見不可能只來玉京城...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二局 她的過去

五千年前。一隻玄色八尾狐渾身是傷地倒在混沌山山口處。八尾狐氣息衰弱,牠強撐著雙眼,朝混沌山內看去,牠的家在那,而牠,在也回不去。一日前,靈獸狐族與妖獸狴犴族發生爭鬥,數量稀少的狐族不敵強悍的狴犴族,最後全數戰死,僅留年紀尚小的八尾狐拖著殘敗的身體逃出混沌山。

羔子

「他說他曾經無手無腳,直到有人為他造了像」《石像的復仇》第 1、2 章試讀

那一夜,蒙王來到我的夢中。原來,那石像曾是個王。或者,他有一個王的名字。蒙王說他曾經無手無腳,直到有人為他造了像;蒙王說他曾經無口無語,直到有人聽到了他的聲音;蒙王說他曾經無心無思,直到他偷取了念想;蒙王說他曾經無名,直到他撿拾了一個名字。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一局 神力被封

回到城西郊區的宅子。主院。川茴自月見手中掙脫出,她環視周圍一圈,隨後怒道:『妳帶我來什麼地方?』 『我家。』 『什麼!妳家?』 川茴再次試著使用神力收回水太,卻連一絲都使不出來。神力真的被封了?!一旁的伏惑倒是很有興致的到處走走逛逛。『妳在周國有宅子啊,還以為只有嵐山一處呢。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局 規制

陷入短暫昏迷的川茴,緩緩睜開眼,她忍著疼痛掙扎起身,推開散落在她身上的木塊,渾身狼狽地站著。月見… 川茴咬緊牙根,恨恨地看向前方月見所在的位子。我要殺了妳!川茴抹掉唇邊的血痕,接著喚出水太,就在她蓄勢待發準備出擊之時,月見突然出現在她面前。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九局 相見

『披著凡人外殼的…神?』 岱青君神色震駭,他開始細數前後因果。三千年前神識殞滅,而後花了兩千四百年的時間修補神識。神識重合後,得到長生不老。最後,黑鳳凰利用自己創建一支氏族,就只是為了讓里月見復原成神?!『……王君。』岱青君想通這一層後,他緊抓著傲雙的手臂,臉色驟然變得鐵青,『可以如此嗎?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八局 神與神

翌日早晨。真狼出了房間,準備下樓去,在經過轉角時,他聽到旁邊房內傳來了女子生氣的聲音。『到底要等多久?』 『才一天而已,妳急什麼?』 『我要立刻見到月見!』 真狼立即停住腳步,他心道,我剛才聽到了什麼?真狼悄悄地靠近天字號零七的房門,偷偷聽他們的對話。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七局 客棧

月見定定地看著宣袁:『我知道你不信我,但你得要明白,周國最大的敵人不是我,是太至紆。自我遁世之後,便未再觸及國政,之所以來到周國,不是因為選擇,而是必然。』 宣袁站起身,一副居高臨下的態勢:『在妳選擇宣藍的時候,是否忽略了巫觋族?』 月見也站起身:『我說過,我能看見過去與未來,巫觋族不足為懼。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六局 賭局

夜晚戌時。月見一人坐在院子裡的木椅想事情。她這兩日使用了幾次遙視,各國術師陸陸續續朝周國而來,月見卻一點都不憂心,反倒開心大禍來臨。太至紆真合我心,開始走向我想看到的局面。雖說得先讓周國吃點苦頭,不過有我在,也不算多苦吧。再來,我等的那兩位神,也差不多該到玉京城了。

偷拿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五局 佐卫盟

『長生不老…』 奧芮雅起身,走向身後,那裏是一處非常寬敞的空間,此處有數百排書架,上頭存放自羅綢建國以來所有文書檔案。賢者之所除了是大賢者處理政務的地方,同時也是羅綢的檔案庫。奧芮雅按書架上標列的記號開始尋找,最後,停在標著文商五十五年這處。

一隻會彈琴的貓

短篇小說:《黑色玫瑰花》第八朵玫瑰花(完結篇+後記)

前情提要: 最終回,妙兒一行人終於找到玫瑰女王沉睡的寢殿,到底單獨面對玫瑰女王心魔的妙兒,是否能破解詛咒,恢復這世界的光彩呢?那天,風和日麗的初秋周六午後,時間快要四點整,妙兒剛看完一本奇幻小說,心滿意足地離開圖書館時,正好撞見和她互有好感的那個隔壁班男孩正在和她同班的女班長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