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拿

@a555472

一局佈千年:第六十二局 父女

花瑛痛哭的聲音引來殿外宮女們的注意,他們想著會不會是剛才那名姑娘對皇后殿下做了什麼?就在這時,外出尋求禁衛的宮女正好回來,她帶著幾名禁衛火急火燎地奔進居殿,一旁宮女們見狀,也跟著進入居殿。一群人循著聲音走到寢殿內,禁衛看到花瑛哭倒在宣藍懷裡,紛紛拔出劍指著宣藍大喝。

一局佈千年:第六十一局 花竹

兩名禁衛一時怔住。姓宣?就在這時,宣藍伸出手掌喚出一隻白蜂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兩名禁衛的頭飛去,並將其啄暈。宣藍立即收起白蜂鳥,看了一下周圍,沒有人,她便朝皇后的居殿蘋蘿殿而去。一路上,宮裡的太監與宮女紛紛朝宣藍投來好奇與猜疑的目光,但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去詢問此女是誰,這點倒是讓宣藍訝異。

一局佈千年:第六十局 公主歸來

離開昭覺宮後,月見立即瞬移到落別院,而這時的宣藍正在院中修習巫力。數百隻白色蜂鳥齊唰唰地在空中飛舞,一下成劍的型態,一下成扇子的型態,一下成槌子的型態,幾經變換後,數百隻蜂鳥突然炸裂開來,宛如雪花四散飄落。『妳這是什麼?』月見忽然開口問道。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九局 黑子與白子

去了月見房裡沒見著人,阿离猜想,月見此刻應該在正廳,當他走到正廳時,就瞧見門外石階上,坐了一個人,阿离走向缺遂,問:『你是哪位?』 缺遂抬起頭,一時間愣了神。好美的人。缺遂收拾好情緒,站起身:『你好,我叫南缺遂。請問你是?』 阿离不用想也知道,這名叫南缺遂的人是月見帶回來的,於是...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八局 終離

玉京城,月見宅邸。此刻,已是子時。月見帶著缺遂瞬移到各別院,一到定點,缺遂掩不住驚奇的神色,他語氣略微激動地說道:『這、這就是妳剛才瞬間移來移去的術式嗎!才一眨眼我就到別的地方了。』 此時,缺遂才意識到自己身在何處,他四處張望,問道:『這裡是哪?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七局 最後一名弟子

秘術,直白說就是召喚萬物生靈之術。其中,添加了結界之變化。秘術師是上亞最特殊的術師,也是數量最稀少的一群,主因是秘術師非常講究心理素質,心性愈發強大堅韌,愈容易修成秘術,而強大的心性正是與萬物生靈連結的關鍵。秘術亦即喚靈,但凡是天地所創的生靈都能隨之召喚,召喚而來的生靈可與秘術師...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六局 貢竺秘術師

漳華城城郊偏西一處,有間靠海的小院,院門口的牌匾上寫著無志無得四字。這裡是南蒙的住處,自從他收了缺遂為徒弟後,缺遂就跟著他住在這,同時向他學習秘術。貢竺秘術師是上亞大陸最神秘也最奇特的一支,不講天賦資質、不講血統族群,只講心性、緣分。為富為權者,學不得,心高氣傲者,學不得,貪婪自...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五局 少年

眾人瞬間安靜下來。而這個時候,煙縷想起了妖魔神。具衒說過,自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而月見則是曾經至高無上的存在,按時間順序來說,應是先有殞星石,而後才有妖魔神,莫非,具衒也是天地創生的?可剛才聽了上古神話,卻沒出現過妖魔神,這是為什麼?是月見壓根不知道妖魔神的存在,還是,她故意隱瞞?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四局 神話

太常寺,中墟閣。殷末勳雙掌大力拍向桌案,比起知道月見的藏匿處,他更想知道那名有白色巫力的女子是誰。『巫觋至今都未傳出有白色巫力者,怎麼里月見出現沒多久,白色巫力就跟著出現?』 殷末勳握緊雙拳,想起方才透過黑蜂鳥看到的景象:『里月見不是一個人,她身邊還有其他人,她憑什麼!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三局 同行

找了幾日,幾乎要翻開整座玉京城,卻遍尋不著月見的下落,殷末勳開始懷疑月見並不在玉京城內,而是在距離玉京城七百里外的小村莊,為此,殷末勳還派蜂鳥過去探查,尋了一日,仍不見月見蹤影。太常寺,中墟閣。殷末勳攤開手掌,再次喚出黑蜂鳥。『玉京城內沒有,城外村莊也沒有,里月見不可能只來玉京城...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二局 她的過去

五千年前。一隻玄色八尾狐渾身是傷地倒在混沌山山口處。八尾狐氣息衰弱,牠強撐著雙眼,朝混沌山內看去,牠的家在那,而牠,在也回不去。一日前,靈獸狐族與妖獸狴犴族發生爭鬥,數量稀少的狐族不敵強悍的狴犴族,最後全數戰死,僅留年紀尚小的八尾狐拖著殘敗的身體逃出混沌山。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一局 神力被封

回到城西郊區的宅子。主院。川茴自月見手中掙脫出,她環視周圍一圈,隨後怒道:『妳帶我來什麼地方?』 『我家。』 『什麼!妳家?』 川茴再次試著使用神力收回水太,卻連一絲都使不出來。神力真的被封了?!一旁的伏惑倒是很有興致的到處走走逛逛。『妳在周國有宅子啊,還以為只有嵐山一處呢。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局 規制

陷入短暫昏迷的川茴,緩緩睜開眼,她忍著疼痛掙扎起身,推開散落在她身上的木塊,渾身狼狽地站著。月見… 川茴咬緊牙根,恨恨地看向前方月見所在的位子。我要殺了妳!川茴抹掉唇邊的血痕,接著喚出水太,就在她蓄勢待發準備出擊之時,月見突然出現在她面前。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九局 相見

『披著凡人外殼的…神?』 岱青君神色震駭,他開始細數前後因果。三千年前神識殞滅,而後花了兩千四百年的時間修補神識。神識重合後,得到長生不老。最後,黑鳳凰利用自己創建一支氏族,就只是為了讓里月見復原成神?!『……王君。』岱青君想通這一層後,他緊抓著傲雙的手臂,臉色驟然變得鐵青,『可以如此嗎?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八局 神與神

翌日早晨。真狼出了房間,準備下樓去,在經過轉角時,他聽到旁邊房內傳來了女子生氣的聲音。『到底要等多久?』 『才一天而已,妳急什麼?』 『我要立刻見到月見!』 真狼立即停住腳步,他心道,我剛才聽到了什麼?真狼悄悄地靠近天字號零七的房門,偷偷聽他們的對話。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七局 客棧

月見定定地看著宣袁:『我知道你不信我,但你得要明白,周國最大的敵人不是我,是太至紆。自我遁世之後,便未再觸及國政,之所以來到周國,不是因為選擇,而是必然。』 宣袁站起身,一副居高臨下的態勢:『在妳選擇宣藍的時候,是否忽略了巫觋族?』 月見也站起身:『我說過,我能看見過去與未來,巫觋族不足為懼。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六局 賭局

夜晚戌時。月見一人坐在院子裡的木椅想事情。她這兩日使用了幾次遙視,各國術師陸陸續續朝周國而來,月見卻一點都不憂心,反倒開心大禍來臨。太至紆真合我心,開始走向我想看到的局面。雖說得先讓周國吃點苦頭,不過有我在,也不算多苦吧。再來,我等的那兩位神,也差不多該到玉京城了。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五局 佐卫盟

『長生不老…』 奧芮雅起身,走向身後,那裏是一處非常寬敞的空間,此處有數百排書架,上頭存放自羅綢建國以來所有文書檔案。賢者之所除了是大賢者處理政務的地方,同時也是羅綢的檔案庫。奧芮雅按書架上標列的記號開始尋找,最後,停在標著文商五十五年這處。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四局 羅綢女皇

羅綢大賢者除了掌管神院,同時還有一個身分,那就是女皇的輔佐官。奧芮雅,年五十三,歷經兩代女皇,是個能力與威望相當高的大賢者,她身旁兩位護法除了是賢者,亦是她親自訓練出來的弟子。左護法皁霞,男性,年二十五,丹術造詣極高,以醫療型丹術為主。右護法侯琅,女性,年二十七,丹術造詣極高,以傷害型丹術為主。

一局佈千年:第四十三局 幻術師

全上亞唯一使用幻術的部族,夜俞。比起另外兩個部族,夜俞族的幻術像是為針對術師而存在,他們的能力主要以攻心為上,操控人心是他們獨有的術式,靈力若愈強,使出來的幻術就能達到高張力且精純的效果,使人陷入幻境之後,並在幻境中死去。夜俞族人的眼睛與頭腦是他們使用幻術的主要媒介,卻也是弱點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