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所措

珮妍媽媽🌱
·
·
IPFS
·
昨晚珮妍突發傷口事件後的延續(請看關聯文章)

前晚⋯⋯處理完珮妍乳房下的傷口後⋯⋯

我輕輕對珮妍說⋯⋯明天替她看看右腳為什麼會痛

怎料不一會兒⋯⋯珮妍突然間把右腳遞到我面前

說:「媽媽”除(脫)”鞋吖!」⋯⋯我有點猶疑

因為我當時有點累⋯⋯不是很有體力心力⋯⋯

感覺當時我並非百份百自願可以接納到任何狀況⋯⋯

因為可能會有預料不到的事⋯⋯我不知道我會怎麼樣

我覺得我要先做好心理準備⋯⋯我才能陪伴彼此⋯⋯

否則⋯⋯我可能也會被珮姸的情緒及反應~引爆🧨

⋯⋯但是⋯⋯當我猶豫時⋯⋯珮妍再三要求⋯⋯

於是⋯⋯我與她確認了幾次她真的想現在處理⋯⋯

覺得⋯⋯或許這個支援是她當下的必須品吧⋯⋯

感覺⋯⋯珮妍真的很信任我⋯⋯會自然依附我⋯⋯

我當下感受到她的急切性⋯⋯也感受到她需要我

因此⋯⋯我開始整理思緒⋯⋯要準備什麼物品⋯⋯

這時⋯⋯珮妍開始燥動⋯⋯她希望我不要走開⋯⋯

我對她說:「我要先準備一盆水、毛巾、噴劑等」

珮妍用聲音表示不滿⋯⋯但是我覺得我要些時間安頓

因為我知道一旦開始了⋯⋯我就要繼續直至完結⋯⋯

所以在預備物品時⋯⋯持續感受及接納自己的疲倦


預備好物品後⋯⋯我開始幫助珮妍脫掉右腳鞋襪⋯⋯

⋯⋯當時我心入面一直在滴汗⋯⋯很害怕⋯⋯很擔心

⋯⋯不知道自己是否處理得到⋯⋯很多自我部份出現

⋯⋯我意識到各種情緒、想法、身體反應在流動⋯⋯

⋯⋯身體一直微微出汗⋯⋯頭部崩緊⋯⋯呼吸輕微急速

⋯⋯心知道這個時候⋯⋯放下期望⋯⋯開放心接納就好

⋯⋯我一直嘗試把專注放在當時的呼吸上來放鬆⋯⋯

⋯⋯最終發現她的痛位是右腳後踭⋯原因與胸部一樣

⋯⋯也是被變硬了的襪頭造成傷口的⋯⋯當下更加確認

⋯⋯作為父母⋯真的只可以陪伴孩子⋯不能替她走人生

⋯⋯那刻我可以做的⋯⋯就是專注去彈性處理狀況⋯⋯

⋯⋯盡量疏理內在波動,安撫及陪伴自己及珮妍的狀態


脫掉所以腳上衣物後⋯⋯我被眼前的景象像嚇了一跳

當時珮妍非常燥動⋯⋯我感受到她有點害怕不安⋯⋯

可能⋯⋯高敏的她⋯⋯感受到我內心的不安及擔心吧

她希望我可以只是快點貼上膠布在腳踭傷口位置就好

不再處理及觸碰她的右腳⋯⋯不用再面對未知的恐懼

但當時因為目測到傷口對上位置,仍然貼了兩塊舊膠布

所以我想先把舊膠布脫下看看那裡狀況才更換膠布

另外發現右腳背亦貼了膠布,右腳趾公有黑甲離甲

⋯⋯當時丈夫在櫃旁暗角看著我處理⋯⋯看著我們

⋯⋯那時候⋯⋯我、丈夫、珮妍開始進入拉据狀態⋯⋯

⋯⋯珮妍渴望不要處理其他舊膠布,貼上新的就好

⋯⋯丈夫堅持要她讓我脫掉所有舊膠布才貼上新的

⋯⋯當時我有點矛盾⋯⋯因為我理解他們二人⋯⋯

⋯⋯珮姸愛自己不想痛⋯⋯丈夫愛珮姸希望幫助她

⋯⋯至於我⋯⋯覺得在雙方立場⋯⋯雙方都是對的

⋯⋯丈夫一直用比較肯定語調及提高聲量叫珮妍名字

⋯⋯他希望她合作⋯⋯所以用了這方式表達他的感受

⋯⋯當時我一直很自然的⋯⋯在替他們二人配音⋯⋯

例如:

~替珮妍說感受:「很痛呀,很害怕脫下膠布會痛!」

~替珮妍表達:「爸爸,我很痛,我不想脫下膠布!」

~從自己的角度說:「珮姸,我知道你好痛,只想貼膠布在新傷口上;但是我很想看看舊膠布下的情況,處理一下再換新膠布,這樣我會放心一些。我知道你很害怕,很怕會痛,我會慢慢來,我會陪住你!」(其實當時我開始有點不知所措,所以嘗試用”我句語”去表達自己,代替”你句語”去批評或者糾正珮妍及丈夫。我想這個表達暫時可以滿足到我的內在需要去安撫自己,同時讓珮妍及丈夫了解我的想法及表示認同他們二人的感受~這種自我表達經過幾年的嘗試,似乎已經慢慢變得越來越自然順暢,感覺這種表達方式也是我的天賦之一,容易同感別人情緒、狀態、需要、渴望)

⋯⋯說完之後我預計到珮姸會有”panic attack or melt down”即”驚恐發作或者情緒崩潰”⋯⋯果然⋯⋯她開始尖叫、大力用手指按眼睛、丟東西、身體搖晃⋯⋯去抒發自己⋯⋯

⋯⋯預料中⋯⋯丈夫的情緒也因此而被啟動⋯⋯他一直大聲呼叫珮姸名字(我知道他已經盡了力,他一直都受不了這種情緒激動或者發脾氣的人,估計他只想用任何方法去停止珮姸的情緒)⋯⋯然後⋯⋯丈夫說:「珮姸忍耐,要讓媽媽脫掉膠布換新的,沒事的,一會就好。」(我欣賞丈夫一直不畏懼的做真實的自己)

⋯⋯然後我再說:「可能會有點痛,我慢慢來吧!」

⋯⋯珮妍繼續掙扎、尖叫、丟東西、自傷一段時間

⋯⋯其實當時我覺得我與丈夫都已經在內爆邊緣⋯⋯

⋯⋯覺得需要盡快處理⋯⋯要不然三人都一起崩潰⋯

⋯⋯於是我示意丈夫用手圈住珮姸雙手⋯⋯防止掙扎

⋯⋯我則在搖晃的右腳上嘗試脫掉舊膠布及見機行事

⋯⋯結果⋯⋯順利脫掉三塊膠布⋯⋯傷口狀況還好

⋯⋯珮妍的腳一直在發抖⋯⋯很害怕傷口碰到東西

⋯⋯在丈夫協助下,他製作了適合傷口大小的膠布⋯

⋯⋯我替她噴上膠性銀天然抗生素後貼上膠布⋯⋯

⋯⋯珮妍開始平伏下來⋯⋯接著我想替她處理死皮


因為她已經很久沒有洗腳或者抹腳⋯⋯長期包裹著

腳背、腳底、腳趾、腳趾縫都有很厚的黃色死皮

視覺上有點嚇人也替她難受⋯⋯但是珮妍不想清洗

我繼續一邊用說話安撫🫂一邊用濕布開始輕輕擦

其實當時我內在已經很累、不知所措、無助無力

丈夫看到我的動作,叫我不用擦了,但我不認同

他說:「你這樣是沒有用的」(我不理解為何沒用)

我說:「這個狀況,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才好」😖

他說:「你由她這樣吧!」(估計他不想我辛苦,但是我當時這麼努力去嘗試,只渴望有人支持或者協助我完成這個工作)

我答:「總要慢慢清掉這些死皮吧」(有點憤怒,同時安撫自己)😡😡😡

他回:「你要用濕布放在死皮上待一段時間,待死皮軟化再擦才有用的」

我回:「哦,原來是這樣呀!」(終於明白他說話的背後意思)😏(丈夫離開房間)

不過明白歸明白⋯⋯有時再好的方法⋯⋯在珮妍身上未必用得到⋯⋯只可以投入當下⋯⋯隨機應變⋯⋯

於是⋯⋯我彈性處理⋯⋯一直用說話安撫珮姸⋯⋯

珮妍在整個半小時處理過程中,一直重複說⋯⋯

「穿上襪子⋯⋯不用抹⋯⋯穿襪吖⋯⋯抹完啦⋯⋯」

我很欣賞她持續以自己的方式去表達真實的自己⋯⋯

繼續提出自己的想法⋯⋯即時疏理當下產生的情緒⋯

而我也一樣⋯⋯一直盡量嘗試回應她⋯⋯陪伴彼此

最後當我清除死皮達到大概七成去洗毛巾時⋯⋯

珮妍就已經找了一些不同顏色的襪子出來挑選⋯⋯

我感覺她已經不想再繼續下去⋯⋯所以我不再繼續

放下毛巾⋯⋯協助她把選好的襪子⋯⋯套在她伸出來的右腳上

而且珮妍還接受我的提議⋯⋯右腳暫時只穿一隻襪

用來保護傷口⋯⋯因為她較為安心些⋯⋯同時疏氣⋯

在今次的共同經歷下⋯⋯感覺我們三個獨立個體⋯

都有自己的個人成長及體會⋯⋯相信都是重要的經驗

好讓我們各自可以在每個未知的當下作出更好的選擇

所有人生中的累積經驗都成為了生命中的內在資源

並且在不知不覺中成就了今天的自己⋯⋯很珍貴呢

在此⋯⋯祝福自己及大家⋯⋯在生命中繼續⋯⋯

按個人意願及步伐去蛻變及轉化⋯⋯越來越愛自己🫶🏻

溫柔的對待自己⋯⋯不太免強自己⋯⋯表達真實感受

感覺⋯⋯就算盡全力⋯⋯也許做不到期望的最佳結果

但是⋯⋯也可以欣賞自己的付出⋯⋯陪伴自己過渡🫂


昨天下午⋯⋯有驚喜⋯⋯珮妍要求我取針線給她⋯⋯

而且對我說:「珮妍自己縫」🙂⋯⋯

她一邊縫一邊笑著⋯⋯感受到她的興𡚒心情

我靜靜的坐在旁邊⋯⋯欣賞她的自我探索⋯⋯我也很開心很興奮⋯⋯與珮姸一起笑起來⋯⋯就像前晚的事情對珮姸來說已經消失了⋯⋯她一直都是只活在當下/這一秒的孩子⋯⋯不活在過去⋯⋯也不活在未來⋯⋯只投入生命存在的每一刻👧🏻🧡👩🏻值得我學習(這是珮姸的本有天賦,所以她可以不費力做到)

珮妍自發縫衣這件事,令我想起《瑟谷核心理念》,相信每個生命都渴望自己進步、獨立、成長🥹

她在肚臍上開了洞的衣服上縫針🪡調整形狀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珮妍媽媽🌱我是香港人,女兒被評為自閉症及輕中度智障。自她未足2歲確診後成為全職媽媽,學習不同的知識協助她。十年間女兒帶領我走回內在丶重新認識自己丶有意識如實覺察當下丶找回生命的意義及力量,明白每個人的存在都如寶石般珍貴及價值非凡。喜愛分享自己的生命轉化丶對自閉症及智障的看法、輔助教養模式丶瑟谷教育理念丶非暴力溝通丶內觀及療癒心靈創傷的點滴。每個人都可以幸福!放下標纖及標準💓珮妍就是珮妍,一個自身完美的生命
  • Author
  • More

~~波動~~

抒發一下|17·6·2024

珮妍的前生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