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兔

silm
·
·
IPFS
·

看過很多雲之後,可能就不在意那些紛紛的雨。落下來的水滴,不知從何處江河湖海而來,如今只是一滴一滴連絡成絲。

臉上的皺紋可能是從眼角開始生起,也可能是在嘴邊,但額頭依然光淨。她不太理會,也沒有在鏡子中仔細去找,就像白髮,點點如雪,仿彿是生命裏本該就有的模樣。

現在的人,即使還會針綫活兒,也只是作為一種愛好。成衣真地節省了太多時間,可惜這樣的工業化,卻沒有改變人似乎奴隸一般的生活。但她確實是喜歡這樣的手藝,仿彿之前學過的書畫和開車,都是一種自然而然,不覺得疲憊的愛好。她不會因為學會了這些,就有什麽炫耀的心思,也不會認為自己不去炫耀,就高人一籌。

當雨來了的時候,她只是將手中的扇子護住笸籮裏的碎布和針綫,防着這些算不得大材料的小布頭濕掉。相比那些要專門去買,去思量怎樣裁剪刺綉的布樣,這樣剩下來,不成規模的材料,反而讓她更加自由。

有一些朋友也會湊趣,總是讓她做好了,他們要出錢買去收藏。

她總是擡起頭,笑了一笑,卻並不接茬。她知道這些好心的朋友,多是為了鼓勵,因為太多人容易開始,卻又輕易放棄。就像當初練習書法,最開始朋友也說要等她練好了,就請她為自己寫一個條幅掛在家裏。但練了許久,似乎這話題也隨着交往淡下來,便沒了下文。

她並不願意為了顯示自己的手藝而做什麽,但她喜歡自己喜愛的東西,能夠也被人別人喜歡,而這喜歡的證明,就是能夠被人用在平時。就算用舊了也好,弄丟了也行,只要是被用起來。

沒有什麽是只該作為擺設的。她想。

父親是她第一個支持者,自從退休後,更願意在自己的小菜園裏忙碌,於是就經常找她幫忙做一些工作用的衣服、手套、套袖。她很喜歡,而且不覺得累,只是平日裏工作很瑣碎,總是在一些零碎時間裏做活計兒。於是什麽地方都可以變成工作間,而什麽樣的材料,也都能派上用場。若是真有大塊時間,她最喜歡在父親的葡萄架下忙活。只要葉子長起來,緑瑩瑩的一片就好,葡萄也是青的,和藤條一般翠緑得讓人生起憐惜的心。可惜總有一些蒼蠅飛過來,算是一件敗興的事。

在旁邊小片地裏忙活的父親,喜歡讓她分享自己的收穫。脆生生帶着刺兒的黃瓜;內裏起了沙,有着酸甜口感的番茄;還有結的不大,可讓她知道什麽是草莓味道的草莓;還有一顆顆摘下來,捧在父親大手裏的莓果。都不用怎麽仔細清洗,有時候在父親衣服上擦擦就可以吃。

父親和她一樣不喜歡太過整齊,又太過乾淨的田圃,所以園中除了蒼蠅,還有各式各樣的昆蟲,甚至都有一隻兔子會從什麽地方悄悄過來,啃了一半壟的蘿蔔。

這時候,她會惋惜,但父親倒是沒有太在意,有時甚至還會讚嘆一句:這真是一隻懂得什麽是好、什麽是壞的好兔子。

「兔子也要分好壞嗎?」她問。

父親沒有回答,只是搖搖頭,繼續在微雨中忙起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silm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 Author
  • More

搶來的桃子

飲酒的人

甲乙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