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靜靜離開竹林

silm
·
·
IPFS
·

以前,是有一片竹林,風吹過,嘩嘩的響。

你並不知道,那個曾經選擇遠方的人,是如何地輾轉,也不肯停下。

後來,竹林消失了。成片成片開花,結子。也許種子有一天還會變成竹林,可那是很漫長的時間。但世界并沒有空地,即使是沙漠,也只是一種等待,而非絶望的虛無。

有人走過,留下了腳印。

你很難說,她是否曾看見這一片竹林,也很難說,這裏在她經過的時候,就已經一片沙漠。

我們今天過活在一個個自己的日子中,並不知道誰曾來,誰又曾走。那土地上曾經發生的一切,只是一種四季的輪迴。

古人很懂得時間,並且精心劃定了節點。

一月的天空,沒有什麽太多痕跡,唯有過去下的雪。

陰冷的色調,黯然了每一個人的心。

但在這望不到一絲緑色的田地,泥土層層之下,有過冬的種子和根莖,它們沒有死去,只是等待什麽,也夢着什麽。

二月的時候,孩子會先笑起來。

可還不是春天,即使有風,也冷冷的,透進衣服。

只是雪地上的腳印會多起來,那是人的,比動物還要勞累。

三月,風終於有一些樣子了,雪在晴朗天氣中,慢慢融化。水從鏤空的冰晶中流淌,一滴一滴,落在樹枝上,融進黑土裏。

長長的假期,已經結束。可每個人,都似乎在心裏多了一些嚮往。不知道是關於那些久已不見的生命,還是一場吹面不喊的楊柳輕風。一些更早的緑色,開始在不經意的地方出現。但不是細心的人,仍然覺得這灰灰的世界,太過黯然。墻上掛着的消寒圖,仍缺了幾筆,但紅紅的塗滿了大半張,似乎便給未來添加無限希望。

四月的時候,走在路上,已經感受到世界是不同了。

夜晚、白晝,無數畫面都在夢裏變化。曾經在冬日裏聽來的傳說,便成了一種讓人歡喜的故事。那些可怖的怪物,似乎就那麽輕易被趕走,從此人間和山林,似乎便各自有各自的遭逢。我愛着這春天腳步的匆匆而來,我有了唱歌的喜悅。

土地也不再寂寞,雪已經都化掉了。唯一能看到殘雪的地方,便是太陽還顧不上的地角旮旯。那也不是雪,而是雪融化後留下的黑色泥污。我想,它們依然會堅持到夏日之前吧。但也改變不了春天到來的事實。

放青的山野,忙碌的人們,五月、六月,一切就變得更加熱烈。

不知道這個時候,會不會真地有竹林成片長起。我知道,那些拔節生長的翠緑,比我們想象中還要更加飛快。

竹林還是會有人來。

就像沙漠,本來不該是沙漠,但偏偏是沙漠。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每一個數字,就是一種被捕獲的時間。

如果你愛過,你能明白痛苦;如果你失去,你會知道無情和有情的難捨;如果你曾經相信,那就不要失去對生活的熱愛,因為我們活着不是為了悲傷。悲傷之後,雖然不一定就是得到,但得到的,或許正是你自己從未察覺的希望。

一個人就這樣靜靜離開了竹林。

於是,很多人記着,然後又很多人忘記。

我不知道這已是多少回,人們想起這片竹林。但來過的,便是春天。春天,是不會拒絶每一片土地的。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silm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 Author
  • More

搶來的桃子

飲酒的人

甲乙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