蘿蔔大會

silm
·
·
IPFS
·

兔子說,讓我們辦個蘿蔔大會。

這很有說道。但并不古遠,起碼大家還記得曾經蘿蔔的滋味,于是就懷舊起來。但之所以懷舊,恰在于我們都已經舊了,不那么時新,于是就不是現在所用所食。當然,對于個別人來說,蘿蔔仍然在吃,且很喜歡,并不會拋棄。但對于大多數人來說,一切風行過的,往往只剩下了懷舊的滋味。滋味是美好的,但卻未必要再拿來當主食。或者說,曾經吃蘿蔔的聚會,只是一種落到某時某地的特定名詞。既然時耶非耶,也就成了莊子曾經講過的故事,到了最后,便只會問一句誰怒之邪?然后草草收場。

對于一只兔子來說,蘿蔔并非偶然的興趣,而是一生的執著。

我當然知道,兔子的食譜是什么,可讓我們且聽從童話本身的邏輯。

于是一只兔子就會倡議來吃蘿蔔,不幸真有幾個人,真地聽了這話,并且來此貢獻出自己的蘿蔔。于是兔子便和這幾個人,吃起了蘿蔔。吃的時候,便只管吃,無需過多爭論,更沒有必要贊美。一只兔子向另一只兔子贊美蘿蔔,是不是十分怪異。因為蘿蔔的好吃不好吃,總是在那些不經常吃的人,才會有這樣的想法。而對于兔子來說,蘿蔔是生活之日常,兔生之慣例,一切本該如此,也就無所謂吃與不吃。

這樣說來,似乎有些暗暗的幽怨,仿佛那些唐人所寫的詩,本來似乎為了一個深宮女人所寫,其實卻有了一層層額外的解讀。但其實是沒有什么怨言的。一只兔子吃不吃蘿蔔,既然已經很明白,那也就不會對別人不吃蘿蔔表示任何責怪。這既無道理,更非內心真實的情緒。這也像其他人不吃蘿蔔,而吃著其他津津有味的食物,也是一樣該得尊重。

兔子吃蘿蔔,駱駝吃著草,魚兒愿意在水中,鷹也該翱翔天空。

我們都有著自己的生活,也就有著自己的夢想,正如走在路上,穿著新鞋踩到水洼,雖然會讓人可惜,但想到這雙鞋也會變舊,而到了舊的時候,踩了更臟更黑的泥,我們是不是也會如此舍不得呢?我們知道自己不能替任何人去過活,也就明白,一只兔子選擇吃蘿蔔,或是因為蘿蔔的思念,有了一次近乎懷舊的大會,并非有了什么執念,似乎想要找回曾經的美麗宮殿。這只是一種關于生活本身的表述,一件事有了該做的想法,并且又說出了這樣一件事,便已足夠。

旗子飄舞,并不需要飛到云霄。

兔子吃蘿蔔,也不用讓每個人都來贊美。

這片大森林,容得下吃蘿蔔的兔子,便容得下不吃蘿蔔的一切生命。

那么,有一天,兔子也會厭倦了蘿蔔的滋味,要吃點別的嗎?

我并不確定。故事雖然從兔子開始,但卻并不會非要在兔子身上結束。正如蘿蔔在明天,也可能加上很多修飾,乃至于換了稱呼;而兔子也會如恐龍一樣消失。但就像那正史中的雅樂,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愛好,旋律和節奏會有不同,樂器和月工也日新月異,但音樂本身卻很難消失。我能說的,也就只有這些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silm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 Author
  • More

搶來的桃子

飲酒的人

甲乙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