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思亂想

silm
·
·
IPFS
·

無事可做的時候,難免胡思亂想。

對於一些曾經熟悉的人,有時候就會想起他們曾年輕的面龐。

這並非曾有過什麼糾葛,而是一個上了年紀的人,在時間面前,不得不流露的一種脆弱。

一些細節,似乎雪花一般墜落,可是這炎熱天氣,轉眼就會消失不見。

過去似乎並不是一個值得深談的話題,因為我們說出的,總是與內心背道而馳;反而是那些不曾對話的人,即使只語片言,早早沉默,卻那麼會心。因為追思過去,並不是對什麼有所後悔,只是在回憶的山谷輕輕嘆息。

那些回應,只是一種回聲。你能說那聲音不存在嗎?可這存在是因為我而出現,還是一幕幕往事呼喚我為這支歌起頭?

每一次聽到的歌,其實都沒有開頭;正如我們打算寫的信,寫好了,卻失去了可以投遞的地址。你的夢裏,一次次輾轉,有沒有真正的結尾?我也無法替代每一個人,在潮汐來去的間歇,我只是感到了一種得到呼吸的驚喜。安慰了時間,也安慰了我。

唱歌的人,還活在那個人不多的教室里,但有著無數燈管的天棚,卻沒有一絲光明。

黑暗籠罩了顔色,卻激活了聲音。

我的世界似乎也在無盡的黑夜中,不斷沉眠,想做的和不想做的,彼此糾纏。

在一個世界里,我開懷而笑,換來在所有平行綫上,那些惴惴不安的思緒。誰也不能給誰一種確切的答案,依靠別人而活的人,總會感到孤單。所以,很多人選擇離開,隔著不說話的海水,人和人的關係就是一個個孤島。

但這個世界依然有著關於深情的消息。

這當然會讓人開心,就像告訴一個人,宇宙會比我們生存更久。這當然會讓我覺得很好,值得與每一個來拜訪的誰,一起來上一杯。

困在生命的疑問里,不能回答每一個自己說出的問號,像是獨自站在雨中,似乎被什麼打擊得很痛,但卻又沒什麼留下來。有人說,想要飛。如果真地如此,我能夠站在他身邊,讓那羽翼更加適合飛翔。

沒有什麼可做,於是我更適合為了一個自由的人,免費服務。

但這樣的人又去哪裏找,我知道街上流行的是沮喪,而未來喜歡奉出的禮物是失望,那個關於快樂的傳說,已經許久不再被人提起。

想見到的,該坐上地下鐵,然後在書下一路穿行,直到某個無名的下一站。

我能乘車去往多遠,取決於錢包裏還能給你剩下多少錢。一個銅板換一米的陽光的水。但我卻是免費的。閉上眼跟隨鐵道的搖擺,像是有什麼,輕輕把自己擁抱。但這并沒有什麼,我這樣說,也不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為可憐。孩子才會給出全部的真心。

時間傳奇,點點滴滴。

我知道,我能做的一切,並不罕見。

但我做不到的,和我能做到的,仍然坐在我左右两边。一天一天,今天是雨天,明天是晴天。谁也不知道,在未来和他们告别的时候,是不是又回到那再未谋面的朋友状态。就像天空星星,谁在那千万光年间连上了一条线,于是就书写下流传到现在的故事。

異國古歌說:

「我哭著降生,我哭過了就死
我于許多眼淚中尋得了我的一生」

請讓我也說一句:在這個時間,我右手邊的文字如是——不可缺少,卻是核心。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silm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 Author
  • More

搶來的桃子

飲酒的人

甲乙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