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苦

silm
·
·
IPFS
·

人終究是靠想象而活。這不是說白日做夢,而是我們對於不瞭解、不能想象的世界,毫無認知可言。就如謝道韞的柳絮之喻,讓人明白,對於沒有親眼所見的事物,只能藉助我們所知而把握未知。但若是連這「未知」都不在我們的思維之中,則又何從藉助於已知呢?

即使是交通發達的時代,八十天環游地球早已不算是科幻,但人們能夠看到的世界,仍是自己身邊這一小塊,其他蹤跡所至,只是讓我們成為一名過客。旅遊地往往都有旅遊經濟,客人們留下的印象,也多是在這遊覽之中所得。無論是好還是不好,其實都不算身土不二的。

近來讀了一個上世紀作者的文章,忽然讀到一年,所有的文字都迸發着火藥的味道。前人已然作古,讀到他在時間前頭所寫的情感和愛憎,不禁就想到後來種種,真是讓人不勝唏噓。

所謂人生如風,不知西東,大部分隨遇而安,但也總有一兩人不得不經歷些曲折和考驗。我也不知道這樣的人,經歷這樣的事,是不是一定應該如此,但這終究如此,也是讓人無話可說。

吃苦還是不吃苦,其實並不偶然,前頭吃的多了,後面就會少一些;或是前面安逸了些,後面也會找補回來。仿彿是一種歷史的肚量,吃得下多少,或許也有其定數。我們不能預知未來,便只能做好自己。

耳邊的聲音來來去去,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也不能知道這種種「人籟」「地籟」,算不算刀刀,可自己也明白,有些東西是底綫,總是要鼓勵自己多堅持一下的。而對於這世間的故事,我也總覺得,不要因為要證明自己的勇氣,就偏要把手放在火爐上烤。疼痛不會如想象一般輕易,而所謂的勇氣,也沒有那麽值得追求。

一位法師說,財色名利貪嗔癡,其實要得到「定」是很不容易的。但這世界確實有這樣的路,也確實有人曾經走通了,那麽我們就算是不能達成,也是能夠相信這樣的事。雖不能至,心嚮往之。沒有錢買機票,總還可以在網上看看實景。無法讓自己真正覺悟,但對於覺悟的喜歡,還是一樣真實的。

在空蕩蕩的樓道中,每個房間里的人都下班了。

我們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也感覺到了休息的時候。身體會自己調節自己的節奏,我們無需太過焦慮。這樣說,似乎站着說話不腰疼。可我們還是該這樣去說。焦慮總會來到,但生命確實不該有這樣的焦慮。

食苦味,似乎不是一種天賦和本能,正如糖分會讓大腦給出奬勵,但苦味卻總是食物變質的一種警訊。所以,《苦筍帖》這樣的筆墨,總讓人感到這個寫下文字的人,不會是少年,而只能是將老而未老的中年。這自然是一種猜測,倒不如將原文寫在這裏,便算作結:

「苦筍及茗異常佳,乃可逕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silm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 Author
  • More

搶來的桃子

飲酒的人

甲乙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