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處可藏

silm
·
·
IPFS
·

歡喜地奔跑,對我說:「不要擋在陽光前面。」

我向旁邊挪了一下,石頭上還有很大面積。

她欣喜地看著山前方的日出,開心地舉起雙手,張開在一片晨光之中。

陰影和她的背影,都被我看在眼里,那遠方的山挺立在白色的霧氣之上。太陽仿佛是有什么必須完成的旅程,努力升在了山間。陽光透過黑色的山林,無窮盡的溫暖,雖然沒有驅散所有陰冷,但終究讓人看著就覺得心暖。

一夜的攀登,到了此刻,也許就算是得到全部回報。我不知道這到底值不值,也許一個人的歡樂很簡單,而另一個人的疲憊也很真實。我打開水瓶,喝了一口水,仍然是熱的。她站在那里,一直沒有回頭,只是癡迷看著慢慢變化的太陽。

那顏色是奇妙的,并不像書中說的那樣,只有紅色、金色,那是包容著世界一切色彩的顏色。而在它附近的一切,云層、山巔、青色的山林、飄蕩的水汽,還有幾只不知從哪里飛來的鳥兒,都被那顏色包容在懷中。

我的棉襖有些厚重了,不知是浸透了晨霧的水,還是因為天氣變得更加暖和。

這是初夏的早上,為了看日出,我們跟隨人群一切爬到山頂。

經過這么多年的忙碌,現在有了那么一點點時間了,我們不用擔憂生活的明天,也不再為了什么,仍然苛待自己。從遙遠的海邊,我們來到這座偉大的山,只為了看看一直想看的東西。在來之前,我們不曾發現自己有多么脆弱,而在爬上山頂后,她仍然保持著激情,而我卻覺得坐下來,更能讓一個人放松。

不管雲如何流動,不管世間人曾經怎么看這樣的日出,我們都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景色。

記得年輕時,我體力還好的時候,曾經一夜夜熬到天亮,但干了什么,其實現在沒有任何印象。似乎一直奔忙,但仿佛從沒有為過自己。一切都在變化,而我意識到這種變化的時候,自己也已經老了。

我現在按照老年人的作息要求自己,似乎有一點點像當年苦口婆心告誡我的那些話了。

當所有人告訴我要去愛的時候,我去愛了。可當我告訴自己,要愛自己的時候,我卻發現,我已不懂得如何去愛。力氣已經溜走,而驚喜和慌張都轉變為了世故的沉默。如果現在還有人邀請我作夜談,我恐怕那時間里,除了虛假的笑,便只剩下不可說的疲憊。你需要的只是無保留的安慰,可這流走的人間,所有人都在像你最初那樣奔忙。

我記得,關于山,也曾有過在年輕日子的幻想。我想那山比現在的,要高大很多,也許要爬上三個月,于是我們要積累一年的資糧。但那時候的討論,總是帶著笑,無論怎樣說著玩笑,都像是被輕松系在了左手腕,輕輕揮動,就穿越了空氣,給出了風。那是風一樣的日子,喜歡穿著最簡單的衣服,光著腳,向每個人赤裸身上傾瀉水管里冷冷的水。

也有人總是等待,仿佛那夜晚的路燈不會熄滅,像是日夜穿梭的星辰,看得見的時候在,看不見的時候也在。

我想,所謂的無所事事,所謂的浪費時光,不是為了誰。我只是后悔沒有好好體驗,卻從未說,那些時光不能換來什么。

人群越來越擁擠,還有一些人開始脫下棉襖。本來不擁擠的石頭,此時也或坐或站了好多人。我看著她的背影,卻似乎已經被所有人阻擋,好在她關心的陽光,越來越高。

我閉上眼,感受著人群之中的孤獨,沒有悲傷,只是覺得一種真實的勇氣,不斷在旅途上累積凝聚。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silm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 Author
  • More

搶來的桃子

飲酒的人

甲乙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