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題

silm
·
·
IPFS
·

1

有一位朋友的文字,我是喜歡讀的。不過這位朋友并不在此。那是早些年聚在一起寫文字的朋友,如今各自有各自要忙的一攤事,能夠了解的也就是偶然能看到的一些文章了。這樣的機會當然不多,所以每次看到,都覺得需要珍惜。但我也不覺得這樣的話,需要當面去講,一些話說出來,反而失了本來的意思,多了不應有的猶疑。

雖然說,我是喜歡這樣的文字,但不代表我喜歡每篇文章的題目。我所鐘愛的,是那文字里透出的精神,這就像世間的風,吹得自由,但不會總是隨我們的意。夏日炎炎,一陣涼風,真是賽過空調房;可若是冬日里,寒風陣陣,觸面如割,風依舊是風,可我們卻不會這時候開心起來了。當然,我這也不是說,有些文字就是風刀霜劍。我只是在說,人們喜歡的各有各的差異,我喜歡的并非表面上的故事,而是那寫文人本來就具備的一種氣質和精神。這也是文字之所以動人的好處。

譬如如今流傳下來的古書,寫這樣文字的人,早已逝去。能留下的,大概也只有這些文字。可那些文字,依然有它打動人心的地方。「日之夕矣,牛羊下來」這樣的詩,有什么刻意為詩的地方嗎?不過都是即目即景,如實而說,但千百年后,我讀了仍然覺得心中似乎便多一片夕陽下的天地,讓生命也變得充盈起來。

所以真正好的文字,從來不是預設讀者的謀劃,也不是有意為之的刻意。能夠打動人、吸引人,完全靠的是作者自己的精神和后人的共鳴。人聲鼎沸的當下,我們很難去除附著的浮華,但時間自己會淘洗,讓我們對于千百年的文字,自然能判斷,哪些是好,哪些是劣。

套用一下古文的句式,世間是先有斯人,才有斯文。文章時時都有,但寫文章的人,卻總是一時一人,不可替代。

這位朋友的文字,有自己的選擇,你也看不出什么過于慷慨激昂的地方,但若是用國度來比喻的話,這樣形成的國度,必定是悠然自得,在日日重復之中,卻活出了一種坦然。沒有大悲大喜,也不會醉臥在小得小失,完完全全都是自己要寫的,而不是聽從什么命令。所以,文字格調也就全不費力,自然而然,寫起來固然有自己的調味,讀起來更饒有興趣,頗為愜意了。

這樣的文字,不會在世間還得太多利益,但對于一個值得住的人間來說,我總是認為,這可能要比那些巨雷轟鳴的大手筆,要更讓人安心。

2

這些話說在這里,當然是因為朋友看不見,若是能看見,我大概也不說在這里。

只是話說得不是很好,也不明白,我自己看了都夾纏。好在這也不是什么換取稿費的畢恭畢敬,所以寫了,隨意,發了,也隨意。而且,自己的興趣也總是在變化的,所以才要強調精神的重要性。畢竟古之人學習、寫文章、做事都是為了自己,我現在也為了自己寫寫,似乎也不是什么大過。

3

后面這兩節,只是為了湊湊字數。但湊字數,也不能否認是自己所寫。

寫完了,發現題目難擬,忽然又見了前人的文章,恰好題目可用,于是轉了過來。這里也說明一下,避免掠美前賢。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silm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 Author
  • More

搶來的桃子

飲酒的人

甲乙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