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該有自信

silm
·
·
IPFS
·

所謂生活,只要開始觀察世界,經歷社會,則必然有一理想之生活,也有一現實之生活。

總有人說,將夢想當作職業,大概是人生的幸福事。但我所見到的,大半都是夢想變為職業,則夢想也就不成其為夢想,職業倒還是言之鑿鑿地成為職業。可見夢想本身即有一不可實現的特質在,若能實現,則夢想便將宣告終結;若始終不能實現,則夢想反而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在我們的生命里,而終究成其為夢想。

所以理想生活,并不在于實現與否,或者說其真正的意義,往往在于其與現實之對比,由不可實現而得到其實現的用處。恰如莊子所說的無用之大用,也像是老子每每言之的「空」,因其空而有無窮的作用。人生不能不做夢,便也不能不有理想之生活,這才是我們對于自身,乃至于人類社會有信心的最根底處。

陶淵明便一心要過自己的生活,說「衣沾不足惜,但使愿無違」,無論是荷鋤而歸,還是采菊悠然,都是他的本心所在。可他的現實生活又是什么呢?往往窮困,難以自足,甚至有乞食于他人的窘迫時分。這當然不是一種理想,而是歸去來兮之中的現實。心無所拘束,自可以任意而行;身體卻不得不求一種供養,于是便只能按照現實之約束而生活。

我們在他的詩里可以讀到諸多生活碎片,喜怒哀樂,無窮無盡,但對于他生活之真實感受,卻非要等到自己也有此二難,有此家庭子女,有此窮厄潦倒不能足食之境遇,才能真正明白詩中那些「情動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的感情。

熱情對待自己的理想生活,冷眼看清自己身處的現實生活,才能讓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尊嚴,而不墜落于足與不足的兩邊。

取其中道,中道便在這理想和現實的生活之一體兩面。

理想生活若墜入現實,則開啟無盡之貪求;現實生活若汲汲于理想,則無論是起是落,是得是失,都只能惴惴然不可安居。譬如呼吸,不可用意控制,必要隨其自然,一開一合,無需用力,也未必不用力,只要聽憑身體的節奏,便可以讓我們不知不覺,延續生命之終極。若是真去觀察數息,用力在呼吸之上,往往便會覺得長也好,短也好,總是不如意,一不小心還要憋著自己。

但我也不是說,這就是正確的道理,更不可能將這種想法推銷給每個人。一個人走步,總要接受自己的節奏,若是萬人一步,只應該放在什么限定的場子里,或是跟隨不知誰人吹奏的樂曲。我不覺得自己走得丑,但也不能因為這種自覺,便去要求他人也能接受我的接受。

理想生活在于其可以不斷變化,而總之跟隨我們自己的節奏。落入現實生活,則讓我們明白一時被向前推擠,或者向后扯拽,固然是人群中的不得已,但真正的節奏,卻不在其中。邯鄲學步,成為笑話,但我們不妨這樣想,那失了舊步的可憐人,只要讓他繼續走下去,最終還是會回到自己最習慣的步伐節奏之中。對這一點,我們該有自信。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silm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 Author
  • More

搶來的桃子

飲酒的人

甲乙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