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這一票。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
·
IPFS
·
沒有百分之百的聖賢級候選人(又不是要競選天主教教宗?),也不可能出現完美無瑕的政見,所以「神聖」不是一種盲從的信仰,也非反叛式的浪漫,吸引人的,是候選人的特質與其和吾等所激盪出的共鳴跟火花。

「自以為聰明到不願意接觸政治的人,註定會被比較笨的人所統治。」

雖然希臘賢哲柏拉圖(Plato)認為有缺陷的民主制度更劣於由暴君所統治的一人專政(「所有人都有機會幹壞事」相對於「只有一個人會幹壞事」,後者破壞力較輕微),而他的恩師蘇格拉底(Socrates)亦指出了民主制度在取代舊有的階級統治跟寡頭集權之後,有朝一日又將遭專制獨裁所推翻……

如同蘇氏所處的年代,舊政權(三十人僭主集團,成員包括蘇格拉底的學生)垮台後,雅典新政府藉由500位公民所組成的陪審團,歷經兩輪投票,先是以280票比220票宣判蘇格拉底有罪後,再以360票對140票的顯著差距,決定了這位偉大哲學家的死期……

無怪乎,在蘇氏逝世約九年後,西元前390年間,柏拉圖的《理想國》一書談及了他對當時雅典式民主政治的看法:

「……使治權和哲學能完全融合,並且將現在那些只從事政治工作而不鑽研哲學素養、或只鑽研哲學論述而不從事政治運動的傢伙完全驅逐出去,否則,我們的城邦永遠也不會獲得安寧、人類也不會免於邪惡的災難。」

血淋淋的教訓,有時候不是我們所熟悉那龍椅上的一句「把他拖去斬了」,而是用更貼近的方式……民主投票,一票一票,等值累加來議決。

當然,很多人會嚴正駁斥,正是因為民「主」的「多一點」,所以才避免民「王」的塑造與建構。但馬基維利(Niccolò Machiavelli,1469-1527)的警惕言猶在耳……

「(君王)做為一位偉大的偽裝者和假好人,要顯得具備一切優良品質... ...因為愚民總是被外表和事物的結果所吸引,而這個世界裡,儘是愚民。」

括弧中的君王一詞,可以是過去的皇帝,也可以是現在的主席,更可以是未來的總統。是啊,我們人人都希望投下神聖的一票,但「世上只有『圓滑』,絕無所謂『圓滿』!」,沒有百分之百的聖賢級候選人(又不是要競選天主教教宗?),也不可能出現完美無瑕的政見,所以「神聖」不是一種盲從的信仰,也非反叛式的浪漫,吸引人的,是候選人的特質與其和吾等所激盪出的共鳴跟火花。

「自以為聰明到不願意接觸政治的人」,容我不採用中間或理性選民來稱呼,畢竟天底下的政治光譜從來沒有「中間」二字,那是西瓜派或牆角派(沒有不敬的意思),你的感性抉擇只能蓋在一組人馬上,理性分配?我喜歡某甲的肉燥淋在某乙的紫米飯上,然後加上某丙的滷豆腐,嗯哼,那你應該是投廢票了吧?

沒有選擇其實也是一種選擇,是不是呼應先進民主社會客觀的美德,或是公開表態後失去友宜,我,沒有答案。(咦?)


導播!讓我再換一個場景:西元1924年4月13日,孫文先生《民權主義》第四講的講稿。

「從前人民對於政府,總是有反抗態度的緣故,是由於經過了民權革命以後,人民所爭得的自由平等過於發達,一般人把自由平等用到太沒有限制,把自由平等的事做到過於充分,政府毫不能夠做事,到了政府不能做事,國家雖然是有政府便和無政府一樣……」

雖然中山先生的論述已經相當口語化,但更加直白一點的說法,嗯,自由平等有點像火、刀跟核能的「被發現」!往好處想,人類大步邁進的好朋友,可一個閃失與太過,星火燎原、屍橫遍野、生靈塗炭,人類的歷史也就此終結。

你以為最安全的制度或工具,其實才是最危險的武器……

火藥庫?核電廠?

不,你家附近的投票所。

真假?

就在6年後,西元1930年9月,德意志第五屆國會大選的結果,中間偏左的執政聯盟(社民黨與中央黨)得票未如預期,雖然社民黨依舊坐穩國會第一大黨,但丟失了10個席次,剩下143席(總席次577席),盟友德國人民黨則遭逢重大挫敗,一口氣萎縮到30席……

伴隨一戰挫敗後的國勢衰退與外債揹負,加上頻繁的政局動盪和反轉,在德國人普遍失去對民主制度的信任下,採對立態勢的極右跟極右翼勢力快速崛起,史無前例的82%投票率,換來了德國共產黨的77席(成長23席),還有德國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Nationalsozialistische Deutsche Arbeiterpartei)石破天驚又理所當然的107席,足足增加了95個席次!

政治奇蹟?黨的領導人亦向全民宣示,他將走出政黨惡鬥的對立,承諾減少失業人口,更矢志對經濟、文化和軍事進行全面性的改革,以建立新而強大的德國為己任。

「廣大群眾的接受能力非常有限,他們的智力雖不高,但倒是很容易健忘。從這些事實中,我們應用於任何有效的政治宣傳,並廣泛使用這些流行語,直到最後,我們也決定了什麼是他們自己想要的。」

又過了3年不到,西元1933年1月30日,藉由總統的一紙任命,德國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的領導人正式就任德國總理。Nationalsozialistische,簡寫為Nazi,也就是惡名昭彰的「納粹黨」。阿道夫,那位透過民主機制成為一代魔頭的希特勒(Adolf Hitler),也正是納粹黨的領袖。

甚麼革命?甚麼起義?

投票,是最便宜的政變。

望週知?不!大家都知道,可是大家也不知道。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 Author
  • More

《戴家兄弟快上車》

科西嘉,1944.7.31。

蒙頂山茶,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