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
·
IPFS
·
要送什麼呢?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子夜過後的自助洗衣店,低頻聲響,忠實運轉,顯得似乎惱人。

巡邏警員匆忙簽了字,對了一下時間,馬上就快步躲回車上。熱,又悶,好像人類犯了什麼滔天大罪惹眾神發怒一樣。

我笑了笑,時間還沒到。

醉漢?失戀還是失業,反正一臉紅通通走了進來,發呆?發愣?好像以為這裡是超商,轉了一圈,嘴裡直唸著不用會員、不用載具、不用找……碎步走了出去。熱,又燥,猶如地殼抹上了辣油,人們嚐了叫爹娘一般。

我,還是笑了笑,時間差一點。


跑車,從呼嘯到寂靜大概三秒,眼帶血絲的年輕人毫無憐憫地把鐮刀式車門大力闔上,不可一世的輕蔑態度,是鬼,還是魔?手中的幾個白色小包,看起來是生財有道的證明。

「喂!我昌仔,在洗衣店這邊,你貨什麼時候要?」

對方的應答讓年輕人略有不滿,情緒也跟著氣候暖化似地沸騰。

「欸,貨是小老闆的,怎麼可以殺價啦,你是第一天出來混嗎?」

一陣囔囔挾雜國罵之後,跑車引擎再次啟動,急速掉頭、V10工藝品的咆哮,又是一陣驚天動地的喧囂。


「嗶嗶嗶…」

等待,自古以來好像就是種美德?洗脫烘的三位一體終於來到尾聲,我收起笑容。

起身、開門,仿若和煦陽光的日曬氣息,我緩緩從箱筒內拿起…..

人與鬼,不就是一層皮的距離而已罷了。

狗的吠聲,在我穿上「人」的那一刻,嘎然而止。


看了一下手機行事曆,現在《生死簿》已經跟導航系統結合,連路程時間都算好了。人間有外送,我們,嗯,這也算外送吧⋯⋯把壞人的命送到阿鼻地獄去。

今晚的單,一張:昌仔,二十有四,惡貫滿盈,時辰已到。

黑白相間的Gogoro,是森羅殿配置的最新版本幽靈馬車,無聲無息,我喜歡。

「我們出發吧!」,這導航的聲音不是孟婆吧?


~天氣熱,出來洗換季衣服,結果頭暈腦脹,順手亂寫一通。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 Author
  • More

《戴家兄弟快上車》

科西嘉,1944.7.31。

蒙頂山茶,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