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注定或整○定──《九龍城寨之圍城》觀後感

虛詞無形@香港文學館
·
·
IPFS
·
我更關心的是電影的寓意,關於身分的轉移和外擴,諸如此類。電影沒有藏得很深,對白刻意得怕你不感動,「你愛的是城寨裡的人」、「我預了要死在香港」之類,最怕你不骨痹。難民船看見香港(呼應五月花看見紐約?)、直通車穿行旺角火車橋、飛向啟德的飛機越過頭頂準備降落,將這海陸空都全方位特地拍給你看了,還不懂?

原文刊載於虛詞・無形

文|阮文略

終於看了九龍城寨之圍城,果然港式功夫片還是獨步全球。最怕貨比貨,歐美動作電影想學卻始終是欠了勁道。

打鬥動作人家是照辦煮碗了,甚至請了專家去指導,但是港式暴力美學從來不是只有動作本身,剪接、音響、對白等等、以及最緊要的俠氣和情義,這些必須按適當(也就是每樣都稍為超過)的比例疊加起來,才能產生化學作用。這套電影算是又做了一次示範。

當然電影的缺點是明顯的,角色背景和性格塑造頗為粗疏,本來應該用演的都變成說出來,起碼應該用說的卻連說都不說,效果就是演員(包括主角群)在演角色而不是成為角色本身,無論電影多精彩,你總是清楚意識到這是編劇和導演在講古仔。這些細節並非他們關注的重點也是事實,但是連拍到天花龍鳳的Marvel對角色的塑造(偶爾)也做得比它認真,這就不是太好意思了吧。

不過我更關心的是電影的寓意,關於身分的轉移和外擴,諸如此類。電影沒有藏得很深,對白刻意得怕你不感動,「你愛的是城寨裡的人」、「我預了要死在香港」之類,最怕你不骨痹。難民船看見香港(呼應五月花看見紐約?)、直通車穿行旺角火車橋、飛向啟德的飛機越過頭頂準備降落,將這海陸空都全方位特地拍給你看了,還不懂?主角從無親無故的難民歸化成城寨人,再從城寨人回復身分做個香港人;身分固然是先天的(不過他對血緣父親完全不認識也無感),他對人和城寨/城市的愛則是後天的︰回到祠堂,落葉歸根,還有什麼好不懂呢。

好吧,那麼龍頭粗製濫造一張假身分證你懂不懂?龍頭日防夜防卻被練就神功的狂人手下反殺你懂不懂?地主(四大地主!天啊編導真的很怕你不懂)與龍頭串通結果招引清兵入關你又懂不懂?

當然你懂,因為你也是城寨人。

到底身分(按時勢而必須)外擴到哪個地步就會出現異化,是否有什麼可以/應該保衛和承傳,導演沒有回答,但是電影明確告訴你,城寨長得像戲中那樣子也只是「近二三十年」的事,嘛,即是六十年代前後。到底城寨人何去何從,風箏終究落地,還是玩風箏的孩子陸續有來,而它們終必乘風起飛,導演也把答案懸置了,不過粗體字幕就清楚寫明了九龍城寨消失的日期。

幸而導演沒有做牆頭草,那句「天注定」(粗口不方便照抄,我跟著書面語字幕寫吧,很和諧),以及對門生說的「以後你話事」,就是他本人交出來的答案。喔。但是我又沒他奈何,因為,呃,這道題目我也想不到更好的處理方式。(Sorry囉)。

電影看到最後,真正讓人感動莫名的,是片尾的城寨日常生活剪影。無無聊聊的,沒有故事可言,卻正是我們久違了的無無聊聊。俱往矣嗎?又好像還有一些什麼仍在。如果是俱往矣倒未必會如此感動,長嘆一聲可也,卻是那一絲半縷的、隱然的「仍在」,讓人心癢難消。

又要拍成三部曲,保佢大千祈唔好拍爛,前傳還好,後傳我真的不知道可以怎樣拍。期待這故事如何說下去,我知道有原著,但是電影終歸是電影。連九龍城廣場都快拆卸了,唯有我曾憑教員室窗邊朝夕相對的九龍墳場常在。阿門。


虛詞・無形網站
虛詞・無形Facebook
虛詞・無形YouTube
虛詞・無形Patreon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虛詞無形@香港文學館虛無中誕生︰探索文學邊界。香港文學館經營網上發表平台「虛詞」、實體紙本月刊《無形》。 香港文學館有限公司由一群香港作家及學者組成,並設立香港文學生活館。常與大學、藝術單位合作,策劃各種文藝活動及展覽。 linktr.ee/houseofhklit
  • Author
  • More

《Breakazine突破書誌》創刊16年 近年經營困難 於明年4月停刊

煲劇就是要失智

李曼旎和她的幽靈詩學——評介《荷花是你沒有見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