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ns
tiens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

|田心事|只是一個很會掉東西的人

(edited)
上一篇的“田心事”打錯字了,不過也改不掉。

可是沒有人告訴我,也沒有人說過任何東西。這些日子以來,如果自願墮落,那是不是能看在是自願的份上減輕我一些痛苦?後來我才發現自己到了這裡更容易哭泣,如果以前是負八十八那麼如今是正十三。

我不愛這裡了,所以想自己終於要開始重新好好認識這裡和喜歡這裡。
以前說過的,結束是另外一個開始。哪怕結束只是名義上,只要願意打開門都是另一種開始。

我沒有像馬一樣說過那句『最勇敢的話』。我沒有,我只是任由所有的事發生在自己的內心。我是一個懶惰被動的人,這是我合情合理的模樣。

世界是充滿奇蹟的,如果我們準備好一顆開闊的心。今天日曆上的任務是冥想,在那短短10分鐘的過程中,我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相較以往來說。

其實在這些過程中的分分秒秒我們都是知道的。至少我是知道的。如果一個人的陷入只是因為愛自己陷入的模樣,那其實哪一種爛泥都沒關係的,就只是可惜了自己。
只是重情的人啊還是要去掘爛泥裡的一粒沙。不為什麼,真不為了什麼的,就只是為了要那一顆掘一粒沙的鏡頭而已。沒錯,確實就是那麼簡單的浪費那麼虛無的重量。

寫字的人是沒什麼了不起的,了不起的總是別人。

如果你還記得「日子就是同樣的輪迴,不一樣的輪廓。」這句話,我想在此修正一下。
裝填在輪廓裡面的模樣,才是真正會變的。

和所有一定要出走的人一樣,從來都不是為了找什麼,就只是為了要而已。一樣是那麼的簡單和虛無。但偶爾仍舊不禁會想,找是不是好過於要?要是不是不如找?

如果這就是最後了該有多好?我不找也不要只是想。

如果你把我買走了,如果我被買走了,我想待在安靜的地方,慢慢垂下頭,用現在這個模樣沈默到另一扇門後。

吉他很重要、爵士鼓也很重要,旋律需要被創造出來。如果進去了限定的世界裡,所有的符號都會變成那裡的顏色。我不能干擾這樣的意識,我也無法,更不想。

自己可能也無所謂,一些應該和可以做而沒有做的事就讓它們應該和可以不用做。
浪費原來是可以很奢侈的,每個人都是富者。

如果再過40年,我會不會想自己究竟都在做什麼?都做了些什麼?那時候我會不會後悔沒有為40年後的自己著想而和自己道歉?但現在的我只希望40年後的我能喜歡現在的我,純粹喜歡。

鄰近10點的莫是故鄉的清晨。有正在奔走的人,還有正在敲打鍵盤的人。原來是沒有邊界的,這裡那裡都在洗路,那是我們之前提過的。

近來空氣中總漫著台灣的味道,濕濕冷冷的那種家鄉的味道。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