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ns

@tiensson

|七日書|也會刮風下雨有黑夜的那裡

第七天(四月十四日 週日)

|七日書|當我看見他們,我就問他們說逃離是不是一種自我欺騙。

第六天(四月十三日 週六)

|七日書|所以是什麼?

第五天(四月十二日 週五)

|七日書|永保青春

第四天(四月十一日 週四)

|七日書|數學不好還是可以學俄文

第三天(四月十日 週三)

|七日書|老生常談

第二天(四月九日 週二)1829-56 '27'

|七日書|在最後一刻響起了問題的答案

第一天(四月八日 週一)

田心事|沒有計畫也沒有變化

我已經想要溫暖了

|田心事|只是一個很會掉東西的人

上一篇的“田心事”打錯字了,不過也改不掉。

|甜心事|饒了我

也許還會有一篇祭文。週日的校園很平靜,學校圖書館也很安靜。原本應該去哪裡晃晃走走,如果照原本的性格的話。但最後決定來圖書館。我想整理一些什麼,想整理這些東西,心裡一直積累著的,不知名的情緒。如果有一台攝影機的話,我也許可以看看自己走來走去的模樣。

|田心事|我寧願是那個Маргинал

 要越過停車擋桿走進去與另一間看上去新潮年輕的衣服店的那間咖啡廳,平房。第一天坐在最靠近對外落地窗的位置,第二天坐在最靠近窗外裡面的位置。俄文裡有一個詞是作「Маргинал」,翻譯作「邊緣者、脫離社會的人」。不過課堂上老師給的解釋是「介在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之間的人」。

|田秘密|因為我是那麼一個愛演戲的人

這到底算什麼呢?不知道像是有什麼因噎在食道一樣,堵住了所有的出入口。我不知道自己的複雜來自於哪裡出自於什麼,一切都太過度了,好像不是應該給我承受的,我著實不曉得。這麼說又有點不太對因為沒有什麼應該不應該。我想起基督徒的朋友,她說對她來說就是神要給或不願給而已,給了就給不給就也是他的安排。

|田秘密|你會趕不上飛機的。我知道。

2402178.04050905

|田心事|跑吧,目中無人的跑。

短短的一些廢話

|田心事|我願是一塊佈滿抹痕的璞玉

有點寫不了另外一個平台的文章,所以逃到馬特市來。看了一下上次發文的時間是一月中,現在都已經是二月初了!時間啊~歲月啊~ 最近和朋友決定要開始在這裡發展新事業,也不是什麼大生意啦,但就是做做看。倒是沒有想過未來會怎樣,也沒想過要怎樣,只是一股腦地做,想出辦法來做,說好聽一點是純粹。

|田心事|八年後我出生了

外面正在下著暴風雪。暴風雪是說來就來的,來得時候你以為它只下得比較沒耐性的雪,等到真正意會過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深陷其中。除了在這裡面走得更快更急好像沒有其他的事可以做了。如果十天內沒成,就不如轉到這裡來吧?又或是另外一個地方?公車亭是挨著莫斯科河的,莫斯科城也是挨著莫斯科河的。

|田心事|既然它是生命中的無可避免

總之就是覺得得上來寫寫字心裡會舒服一些。。。最近書看得又比之前少了。昨天朋友和我分享她覺得自己來到俄羅斯之後沒有特別顯著的成長,和自己原先想得不太一樣。我一方面好奇所謂的『顯著的成長』是什麼,二方面疑惑『原先的想像』又是什麼模樣的?和與自己不同形式的人相處是生命中的必然和無可避免...

|田心事|這不是願望,是期許。

每天太貪心,但就是想一週過一次的日子

|田心事|新年新希望

混亂的過渡,停不住的往外走,之後呢?工作還沒找到,生活不算穩定,如果這就是放下一切的模樣,那也沒有我想像中的美好是嗎?相反的也許還有些令人不安。我盡量讓自己不要太著急,確實我很討厭那種很競爭的畫面出現。我討厭自己會在那種場面出現,一點也不美麗。

|2023 Matters 年度問卷|愛心不落人後,凡事都要沾上邊

孤獨萬歲,傲慢有理。今年的我,一樣沒有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