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ns
tiens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

|甜心事|饒了我

也許還會有一篇祭文。

週日的校園很平靜,學校圖書館也很安靜。原本應該去哪裡晃晃走走,如果照原本的性格的話。但最後決定來圖書館。

我想整理一些什麼,想整理這些東西,心裡一直積累著的,不知名的情緒。

如果有一台攝影機的話,我也許可以看看自己走來走去的模樣。看看自己究竟變成怎麼樣了。其實一點都不好,什麼時候開始不好的也不知道。好像真的一直一直在被消磨消耗。

我說是自己要進去的卻又離不開。幾度覺得可以了卻又到最後關頭退縮。

如果今天就是最後一天我要怎麼收拾?如果只有我一個人知道這就是最後一天那對方要怎麼收拾?我真的可以一聲不響的就消失嗎?這樣不會太傷害人嗎?我講了再多好話有什麼用?最終我還是要離開。我想但我不能,我能但我克制不了自己的好奇,我受夠了自己。

為什麼不要停在最一開始就好,明明自己說了那麼多不想被侵擾的話。

其實也許沒那麼嚴重,但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嗎?如果我就那麼離開了那會怎麼樣呢?但為什麼我沒辦法很灑脫的?為什麼?

我太孤單了嗎?我有至於這樣嗎?

用衛生紙填滿的一宿,怎麼睡著的也不曉得,可是至少睡得熟,睡得熟就好了。

我如果留給人家一個錯愕這樣好嗎?會代表我是一個不負責任的人嗎?但我還有好多事要做,我不能被耽誤不能被箝制住。我必須爬也要逃走對吧?

房間不是一個人後我又像是無處可去的人了。

交談得過程中總是有很多新的學習。這天的對話裡有很多空白,我本來就不擅和他人聊天,除了一些特殊狀況,但今天是因為什麼所以也留下很多空白?是因為沒有再多的話要說了嗎?

我想要開心一點,我不排斥生活中的苦痛,但想要快樂一點。

我離不開的究竟是什麼?是感覺是實體是陪伴還是孤單?

眼前有那麼那麼多的人,我寧願像是沒看見一樣的偶爾澆澆水。對,其實我不怕,我只是有點遺憾和不捨。為什麼我那麼的沒精神呢?

我好想走出來,我也看見了門,但為什麼做不到?我為什麼做不了。我為什麼就不能推開門回到原本的生活?

我坦白說有點受夠了,總總種種。真的已經要到極限的那種。如果是這樣,我又為什麼要到這裡呢?我現在正在經歷的是為了之後,但如果到達不了之後我又是為什麼要經歷現在?

其實我沒有感情了,沒有。只是貪婪這種感覺罷了。我沒有一定要成功,但為什麼我不能再讓自己努力一點。我逼迫自己又給自己糖吃。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