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溪行

@mobius04_

叔叔

时间放逐的不仅是记忆,还有遗憾。

迷途之人

诗歌

无题

露水哀哀地趴在花叶上,被允许留到天明,透澈的宛如一面镜子。可以看见这方天空被容纳其中,包括流云和碧水。有几滴露水,就有几片天空;有几片掉落的草叶,就有多少枯萎的树枝。露水接纳东方破晓的第一缕晨曦,哪怕这会令自己消失。不过这也无可奈何。

温馨的家庭

房门忽然被大力打开,门口站在一个中年男子,他身上还带着彻夜都未能散去的酒精味道,穿在皱巴巴的睡衣里,这个男人,也就是我的父亲。他面色不虞「老子死了你和你老娘就去喝西北风好了」一开口就令人心生不快。我浑身僵硬地站在餐桌前。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失眠

隔壁鼾声如雷,使我被失眠所扰的痛苦雪上加霜。我只能瞪着一双眼睛和漆黑的天花板面面相觑,脑子里思绪纷乱,像团理不清的线。失眠使我的意识越发清醒,离睡眠只差一步之遥,可是依然不见睡神降临。我感到越来越烦躁和焦虑,失眠让我失去了享受死亡的短暂的体验和期待,徒留我在时间里挣扎不安。

洗衣女

小说

听琴的与被需要的

她死在一场大火里,一身白衣染上大火,就像一枚燃烧的枫叶。她叫枫靜,享年二十一岁。死在枫露宫的一场大火里。

未命名

我来做一个假设,假设我死了。隔壁邻居的那对老夫妇先会唏嘘她年纪轻轻就死了,还是自杀,太不珍惜自己的生命,难道她父亲就没有错吗?我多次听见他父亲对她没有任何尊严的羞辱。她表姐是一定会伤心的,伤心之后会涌上难以原谅我的愤怒,因为她的生命被我挥霍掉了,她记得自己说过「如果你自杀了,我是...

古宅秘事(一)

志怪,小说,推理

白痴

阳台角落的绿植萎靡地困顿在小小的花盆里,在即将凋零的前夜挣扎,拒绝步入死亡。看起来可怜极了。在脑海里萌生可怜这个词语的同时,我起身走向那盆绿植。然后,一脚踢翻了那盆绿植。花盆倾颓,连带着那株绿植在地上轱辘轱辘滚了几个圈,然后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囚徒自白

我把书名弃置在一旁,因为我不知道怎么下笔,又该如何下笔 。我把双手插进头发里,死死地揪住,直到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疼痛才让我找到一丝活着的感觉,就这样反复、反复……不知道揪住几次头发又放开,我只能在这种情况下体验人该有的痛觉神经。写废了二十个开头之后,我终于找到了这个开头的处理方式,...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