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琴的与被需要的

原溪行
·
·
IPFS
·
她死在一场大火里,一身白衣染上大火,就像一枚燃烧的枫叶。她叫枫靜,享年二十一岁。死在枫露宫的一场大火里。

蚩尤死了。

消息传回涿鹿城的时候,她正在弹琴。琴声嘶哑,在一片落叶中哀哀响起。身边的侍女正在一旁小心地为她往双耳兽青铜香炉里添香。

直到风后带来蚩尤已死、轩辕部落大获全胜的消息。

我看见她罕见地露出久违的喜悦。笑容逐渐与她重逢,就像暌违已久的老朋友。

她起身向黄帝请求能否准她为三军奏乐,以示天下之主的仁慈和宽厚。

黄帝大笑,准。

无边的草浪与天际相连,她坐在溪水边抚琴边看着天边的流云发呆。和着溪水流向西边的潺潺水声,就像是歌者和他的观众。

只是一个不需要回答,一个不想要听众。

距离蚩尤已死过了三年。

每天早晨我就会看见她抱着琴去那条小溪边弹琴,白色的衣袖垂落如流水,与碧色逼人的草海颇为相衬。这是三年来我已经看惯的风景。

我总是怀疑,那片草海总有一天会淹没她吧,也许我一个监管不力,她会就消失在这片天地间。

我知道,这条小溪是她和蚩尤相识的地方,也是她与蚩尤决裂的观众。

你知道我和蚩尤怎么认识的吗?

我没回答。她继续说,她好像根本不在意我回答或不回答。

她总是自说自话,从蚩尤死了之后。

在她的故事里,我知道她是蚩尤的恋人,与蚩尤从小一起长大。

他们第一次见面,实在称不上愉快。蚩尤弄坏了她的琴,那把琴是她母亲留给她唯一的遗物,但是蚩尤是炎帝的孙子,她碍于炎帝的身份不敢冲蚩尤发火,只能憋着一股火,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蚩尤见状,知道自己惹了麻烦,抓着头发在原地急得团团转,别哭了行不行,我给你道歉,女孩子真的好麻烦啊。

我最后只能抱着腿蹲下,看着她哭。一直到月色中天,她才止住哭泣,只是瞪着两只核桃似的的眼睛盯着蚩尤不说话,跑了。

蚩尤站在原地看着那个白衣的身影越跑越远,摸了一把头发。

过了几天,回家的路上,蚩尤手里抱着一把琴拦住了她,说,对不起,这把琴我赔给你吧,这是我姐姐的琴,是用伏羲神木制作的。

然而,她只是瞪着他,走开了。

那以后,蚩尤缠上了她,每天在她回家的路上陪她一起回家,给她讲故事,说笑话。她渐渐和蚩尤成了朋友。

真是个浪漫故事啊,我心想。

蚩尤喜欢听她弹琴,说她的琴声是天下一绝,绝无仅有。她弹琴,蚩尤发呆。她弹琴,蚩尤上树。她知道蚩尤对琴一窍不通,只是为她和她见面,用的借口。

但是,蚩尤知道琴声好听,这就足够

他们互许终身,在月圆之夜起誓,永不背叛对方。

然而,乱世的爱情总是不长久的,蚩尤终于站在了黄帝的对面,俗称「造反」。

她被作为战利品送入了黄帝的寝宫,因为过于惊艳的容貌而被留下来作为御女,最后成了王妃。

再次见到蚩尤的时候,世人叫他「魔头」。他在世人眼里臭名昭著,指挥风伯雨师到处杀伤抢掠,无恶不作。她不管别人怎么看待蚩尤,只知道他永远是那个木呐少年。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原溪行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
  • Author
  • More

叔叔

迷途之人

无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