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痴

原溪行
·
·
IPFS
·

阳台角落的绿植萎靡地困顿在小小的花盆里,在即将凋零的前夜挣扎,拒绝步入死亡。看起来可怜极了。

在脑海里萌生可怜这个词语的同时,我起身走向那盆绿植。

然后,一脚踢翻了那盆绿植。

花盆倾颓,连带着那株绿植在地上轱辘轱辘滚了几个圈,然后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楼下传来阿姨尖锐的咒骂。

我无动于衷地走回卧房。

妈妈下班回家一边抱怨工作量大、加班熬夜,一边冲我怒吼。原来,下班回家的妈妈经过邻居家门口,刚好撞见邻居出门倒垃圾,邻居家那个讨厌的女人向妈妈抱怨说我故意把花盆往她家楼下踢,吓坏了她家小孩。

妈妈一时气不过,就和邻居争执起来,好像连夜加班的疲乏感也尽数退去。可惜,在这场争执中,妈妈以失败者的姿态狼狈回到家中。

我知道,我那一向好面子的妈妈哪里是一个整天和商贩讨价还价、牙尖嘴利的女人的对手呢?

我只顾着讲电话,连一个眼神也没丢给她。

她说着说着,突然捂住脸哭起来,低低地咒骂,无非是什么当初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早知道就让你提前去地府报道这类的陈词滥调,说真的,如果她能换套新鲜词听听,或许我还会坐起来给她的单口相声鼓掌。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原溪行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
  • Author
  • More

叔叔

迷途之人

无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