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冰原

在這片荒涼的冰原之上,人要堅強一點。

「堅強一點?!」女人一邊照顧孩子,一邊對男人說,像是自言自語,又好像是一種鼓勵。

當今年的風暴比平時早一點來,而離開的時間,又延後的時候,人所面臨的,是關於希望和絶望的抉擇。

這個小村莊,留下了一些人,也離開了一些人,但無論是什麽樣的選擇,其實都不是選擇。人們只是在和命運一起掙扎。隨着那本來該看見陽光的日子,一天天推遲,幾乎所有曾樂觀的人,都開始沉默了。

冰在海面,而山沉默于雪中。

風雖然不再那麽猛烈,可嚴寒帶來的刺骨氣息,始終圍繞在每個人的身體外。

有一天,一個女人,忽然遠行。

但這不是該遠行的日子,因為那些曾經離開的人,早已帶走所有能帶走的東西。

她只是徒步而去。

看到她的人,都無法阻止她,因為每個人能夠付出的,或許只剩下話語和還堅持溫暖着的心。

當人們決定去尋找的時候,冒着嚴寒,又死了兩個男人和一個小孩。

腳印消失在森林邊緣,據那些離開的人說,翻過山,穿過茫茫森林,就有一個山谷,那裏有終年溫熱的泉水。在那裏可以捕到海豹、海象,還有一些在溫泉邊結子的花。到了那裏,就可以不再忍受這冬天。但他們是帶着雪橇和狗而去的,他們也有精打細算,早已算好的糧食。

可女人什麽也沒有,所以,人們只能看着那些腳印,又一次被雪所覆蓋,然後就剩下無法穿行的野地荒原。

這寒冷的冬天,足以把每個人都碾成粉末,而粉末一樣的人,要活下去,便要等到下一個春天。

這是很艱難的日子。

一個孩子發現在冰上竟然有一隻從未見過的甲蟲。

它圓滾滾的,黑色帶斑點的外甲,正在家中爐火邊的雪水裡掙扎。

他沒有留它掙扎,因為它是一定會死在這寒冷中的,但是……

孩子是這樣想的,即使多活上一段時間也好,因為那是命運給予它的時間。

「來吧。」孩子說。

用手邊的小木棍將它撥出來,用的力氣打了,竟然讓甲蟲翻轉了過來,伸着自己的好幾條小腿來回伸縮。

孩子卻沒有再去幫助它。「就讓我們彼此一起努力吧。」孩子這樣想。雪水邊的甲蟲,翻轉着,掙扎着。

窗外的雪光仍然如此潔白,沒有人大聲唱歌,但總有人會在家中,為自己唱歌。

無論一個人是如何說的,但每個人都要活下去。

村莊只是這片冰原上的一個小黑點,而這樣小黑點,無論過去,還是現在,都不只是一家。

就像那些各自有了選擇的人,等待是漫長的痛苦,如果有所執着,或許就會更加痛苦。

有人就會一次次讀那些信,這是來自另一個國家,是托那些縱橫四海的商人帶來的。這個人的弟弟,就是偷偷搭上那條船,然後離開了這片冰原。可那些信中,只說了光怪陸離的國家,還有脾氣古怪的神仙和國王,卻從未提及這個逃走的人,到底是尋找了怎樣的生活。那種生活和從前的生活,哪一個更好,又哪一個不算那麽如意。

也許有人依靠文字,便可以堅持下去。

有的人,卻必須在身體離開的時候,才能獲得心靈上的平靜。

不管是誰,都會死去。在死去之前,一點點經歷自己必然的命運,那就是對自己曾經活着的最大敬意。就像那些老水手們曾經做過的。即使離開了船艙已經許久,就是那雙邁不動的雙腿,早已習慣了陸地的平穩,他們還是會高舉起酒杯——在歡樂縱飲之前——為那個偉大的船長道一聲祝福。

「萬歲。」

於是在遙遠的冰面下,海的深處,有一艘沉船會慢慢吐出幾個氣泡,一條魚兒擺着尾巴。

冰原上的日子,到底該如何開始,也許就像它的結束。

那些我提到的人,該如何迎接自己的苦痛和歡樂,是一種選擇,卻又不是一種選擇。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