窿窿罅罅之間

@lunglunglaalaa

七日書自由寫 7 | 罌粟花仍綻放

我很想親眼去看那些罌粟花

七日書自由寫6|清靜地的冬瓜

希望讀到文章的人,也能感受到一點點恬靜、清甜、美好、舒適 :)

七日書自由寫5 |不用來看我的家

連日書寫自己,開始有點受不了赤裸的感覺。草草寫完,不喜歡,請跳過這篇去看我的其他文章吧,哈哈。

七日書自由寫4 | 未清楚 待續

又一篇不清不楚的秘密。

七日書自由寫3 |我曾以為有「英文的普通話」

由他加祿語混合英文廣東話說起,談到自創的「英文的普通話」,而連廣東話也有不同版本。我經驗的語言是不斷分岔出去的。

七日自由寫2 |那個有大池塘的公園

小時常常去的一個公園,中間有個大池塘。我記得粉紅鞋子,還有大紅花。

七日自由寫1|雪糕車駛進

矮小屋子一排,雪糕車駛進,填滿這街道,也隨著倉卒離開的我,駛到我必須回去的地方,駛進我的回憶

當秘密都無法成形

連自己都不知自己阝⺥⺕藏什麼的話,還算是秘密嗎?這是一個香港人這幾年無法成形的必聲。(因應《字縛》雜誌徵稿,寫了一篇沒有「心」字的文章)

砰鈴嘭唥—「土家」於鴻福街16號最後一天

砰!劈哩!啪嘞!相撞、堆疊、破裂。「社區未完 土家未完 社區未完 土家未完」,鋪磚蓋地,像唸咒。文章寫的是兩年前,2021年8月16日,將「土家」社區空間地舖交還給市建局的一天。面對公民組織解散潮,我們失去的又豈只是一個社區。

與他瑪同哭 —— 終止暴力對待婦女音樂會的共振

近日在台灣揭發的連串Me too事件,還有印度女摔跤手奮力就性侵事件示威。在臉書上見到非常多關於台灣事件的評論和分析,獲益良多,也望塵莫及,自己未有新的觀點和見解可分享,謹以一篇舊文章為發聲的女性聊表聲援支持,也希望當中分享的歌曲能帶來一些安慰。(抱)

三個關於未來的關鍵字:遞日,聽鴉,唔係你估

「未來」到底會怎樣?由一些粵語關鍵詞想起:遞日;聽鴉;唔係你估⋯⋯正因為未來,唔係我估,估都估唔到,那麼,猜不到都仍要想像。

【回顧碼頭工潮十年】碼頭工友的十三個數字

趁勞動節,回顧碼頭工潮十年,香港戰後以來其中一次最大規模的罷工運動。碼頭工友輕描淡寫地,跟我數著他所認識多少個工友患癌,說起旁觀工友死去的情景。

關於許寶強被捕的情感政治

香港濫捕日常。面對眾人為許寶強被捕而傷心的情景,許寶強本人應該會很冷靜,甚至會淡淡然問我們:「其實點解覺得咁難過呢?」

2021年書海遺珠:容易消化的三本

《字花》在2021年尾徵集一人三至五本書的短評,恰好切合我的2021年。

人文圖書館「打書釘」—— 前人的餘音 共享善知識

介紹香港首間開放予公眾的人文圖書館,從書頁翻開師生之間的情誼與故事⋯⋯

【人物誌】身心自在的歌手——田馥甄

介紹一下田馥甄這個歌手,內有個人故事、樂評、唱功分析、歌曲介紹、人生哲學探討,請慢用。

【疫情】寄蜉游於天地,渺Zoom海之10110110

寫於2020年4月,香港面對COVID-19疫情初期,甚少出門、終日用zoom上課、不停叫外賣的日子。回望轉變很多,但貼舊文來推動自己繼續寫疫情、確診經歷吧。

【小說】同在衛理道的他和她

嚮應香港文學生活館「我街道.我知道.我書寫」計劃而寫。摘要:2004年,她小學五年級,開始住在衛理道。2004年,他小學五年級,開始獨自走在衛理道⋯⋯

【香港社會】石牆花解散 — 仍信互相支援嗎?

香港這幾年倒下的事物多得來不及一一數算,但還是要梳理⋯⋯關注囚權的組織「石牆花」解散,背後我們珍惜的是什麼?我們還可以如何應對?

不慣推門 — 隔離病房的定格

門柄?要推門?我猶豫了好一陣子,心中升起罪疚感和恐懼,以為自己直接觸碰什麼都是不允許的,甚至不道德的。思索一陣,發現原來不會禍害他人了,才敢推門,竟要用力,好奇怪。那天才剛離開以數字和字母串連去命名的隔離病房。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