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書自由寫5 |不用來看我的家

窿窿罅罅之間
·
·
IPFS
·
連日書寫自己,開始有點受不了赤裸的感覺。草草寫完,不喜歡,請跳過這篇去看我的其他文章吧,哈哈。

馬特市自由書 第五天
寫寫你的家吧!你此刻腦海中立刻浮現的「家」,你最想寫的家。它可以是兒時的房間、長大後搬離的單位、離開原生地的異鄉的家,又或是人生中第一個讓你有歸屬感的家。它的走廊、飯桌、窗外的風景是怎樣的?這一個家,帶給你什麼樣的特別感受?它有或沒有帶給你家的感覺?

從前家裡有個六角櫃,伴我們搬了幾次家。那個櫃大概五層,上五層是拉出來的抽屜,用一個金屬圓形的把手,最下層最高,兩邊櫃門向外拉。我小時見到它時,我大概只能摸到最下格的抽屜。到我十多歲時,已高過它了。櫃本來是白色的油漆,到處塗上大朵牡丹花,每朵花襯著幾塊綠葉。花朵有工筆勾劃線條,一看就會想起配上「榮華富貴」的字畫。有點兒俗氣。

搬過幾次家後,不知哪一次,裝修時有人將整個六角櫃髹上了淡粉紅,像是童話故事裡的小豬顏色。突然好像摩登了一點,但也變得普通,從此躲在角落裡,隱藏在其他同色系訂造傢俬裡。

最後六角櫃還是丟掉了。不知道在哪裡了。

我記得六角櫃跟我共住的第一個家,有塊很大的鏡,相片中我對自己傻笑。

不久前讀到一本回憶錄,作者用了很長的篇幅談老家裡的那張大餐桌,還有籐椅,椅子本身就變成了祖父母的擁抱,她將自己融進了木頭的質感裡,是有那麼樣能讓她深深依戀的深厚歷史,讓她一往情深。

我也記起言叔夏在《白馬走過天亮》寫她住過的家/房間,總是陰沉幽暗,家具像會變成淹沒她的霧,牆壁會長蟲蛹。她在一本書中已搬過家好幾遍,有時她窩藏在地底無光潮濕的斗室,多日不發一言。自己慢慢好像也變成蟲蛹。

我的家兩者都不是。但我還未想打開門,招呼唔到喇~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窿窿罅罅之間窿窿罅罅:粵拼 lung1lung1laa3laa3 |香港人。覺得自介很難。
  • Author
  • More
散文
5 articles

七日書自由寫4 | 未清楚 待續

七日書自由寫
4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