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康
林晓康

China correspondent/photographer ~Focus sur les reportages sur la culture, l’éducation et ~safety-email:tg.moody606@passinbox.com

从北京奶西村到喊破喉咙的“反霸凌”却成为摆烂青年们大开杀戮的借口

(edited)
河北省邯郸市一名13岁初中生近日被三名同学残忍杀害,暴行之恶劣令舆论震惊。

北京/邯郸—— 中国河北邯郸市肥乡区一名13岁的王姓男孩与三名同班同学出门后惨遭杀害,当地公安拘留了三名十几岁的男孩。此案一出立刻引发中国民众的强烈不满和对杀人者的咒骂。当局最后发现他的遗体被埋在一个废弃的菜园里。据这名被遇害男孩的父亲说,男孩在学校经常受到欺凌。

受害者父亲所开设的抖音账号上有一段影片指出,受害男童于3月10日下午失踪。当地政府称,男孩很可能在当天死亡。 他说:“我的孩子3月10号下午3点多还活蹦乱跳……下午4点10分手机钱被转空,电话还关机。男孩死前向其中一位涉事同学中转帐191元人民币”

在接受当地警察讯问时,三人带领警察找到了男孩的尸体,但起初这些凶手否认知道埋尸地点。

起初,这场阴谋般的杀戮在当地民众中引发巨大的恐慌,一些在该村附近上学的家长,担忧再有此事发生,让自己的孩子请假几日。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旗下的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称,警方正在调查这起蓄意杀人案。三名被拘留的青少年均未满14岁,根据中国《刑法》,12岁以上、14岁以下的青少年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等,必须得到中国最高检察院允许,方可被起诉。

在中国大陆,此起案件引发了人们对青少年犯罪问题的愤怒和激烈讨论,周末在微博和抖音上出现了数以万计的帖子。这样的说法立刻招致遇害者家属和中国网民的愤慨,认为这三个凶手应该“以命抵命”。一位用户在受害者父亲发布的帖子下评论说:“全国人民都在关注这起案件,希望警方能公正处理,给受害者家属一个满意的答覆。”该帖子获得了5万个赞好。

而一些中国刑事案件的律师对此表示,依照现有的司法实践来看,顶多时处以死缓或者无期徒刑,至于最终的结果应该由法院宣判。

这三名男孩的行为对中国公共安全问题再次充满了疑问,但令人奇怪的是在河北邯郸发生此事之后,中国多地又在连续数日内接连发生严重的“校园霸凌”事件。

这不得不再次引起人们对于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问题的重视。

在过去十年间,我曾着重关注过一群来自中国短视频社交平台“快手”上的“社会网红”这些人岁数在15-20出头,但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势力”和身边的朋友一起去当地的纹身店,全身上下都是纹身。当我带着疑问来到位于河北省某地级市的一个纹身店里,这里俨然成为这些社会网红的聚集地,我称之为“摆烂青年”。

一群来自中国短视频社交平台“快手”上的“社会网红”

往往这些摆烂青年们为了彰显自己的势力,租用豪车和裸露的纹身图案,并通过网络吸引那些为之向往的年轻人,曾经在2014年—2017年间,这样的视频一度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泛滥成灾。中国网信部门曾经下令整顿过这样的视频,但是在随后数年里,这样的整顿只是一种形式。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向这些摆烂青年效仿。从地域上看位于中国东北部的几个省份是最为严重的,其次是中国河北省、山西省,而现在最为严重的是在山东省和河北省石家庄市。

在去年十月的一个夜晚,我在石家庄市的一个街头发现了这群人,他们嘴里叼着根烟,头发染成棕黄色,裸露的纹身遍布全身,好似我在香港看到以前的古惑仔一样。一些摆烂青年和我分享过为何要这样装扮自己时“这是一种自由也是一种打扮,这让人看起来接受不了,但是并不在乎别人的感受。”

与这些摆烂青年一样,河北邯郸的受害者和他的同学都是“留守儿童”。他们的父母在城市打工,而他们则和祖父母住在农村。而在留守儿童的管理上,中国政府始终是唯唯诺诺。

早在2014年,发生在北京市朝阳区奶西村村边。被打男孩小亮(化名)时年14岁,正读六年级。三名打人者和他同是奶西村人,均无业。

2014年,发生在北京市朝阳区奶西村村边。被打男孩小亮(化名)时年14岁

2014年5月14日,三人在学校找到他,叫到村边一处空地实施殴打,持续10余分钟。目前小亮右脸仍有抽打红印,后脑有肿块。

据小亮说,他之所以被打,是因为三人因打架被抓,怀疑其告密。在网上公布的视频中,少年被三人轮番肘击、扇耳光、膝盖顶、棍子抽,还有人举起水泥砖砸向少年的头部,直到少年倒地不起,这群人还没有放过他,甚至向晕过去的少年脸部撒尿。除了打人的三人,现场还有最少两人在嘻笑旁观,并用手机拍摄全程,为耍威风求刺激,传至网上。

十年的时间过去了,为何校园霸凌的情况却屡屡发生?

曾经作为遭到校园霸凌长长达十年的我而言,面对中国政府和教育部门形式主义泛滥的文件与会议之下,这样的情况很难得到有效遏制。

中国在几年前曾经出台过一个反校园霸凌法案,但是这项法案的实施却很难有实际效果。我曾经带着疑问与一些中国北方的学校校长和老师探讨过这个,但是这些老师和校方一致的答案是:管不过来,你今天管他,明天又要管他,管不好家长又要去教育局去告你,我们也很为难。一些对于校园霸凌持赞成者的人却是这样说,这关乎自己的人际关系与说话水平,这些人在最后竟然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谬论来形容。

在对于屡禁不止的校园霸凌行为的原因上,短视频和网络暴力的兴起使得家长和老师并没有得到注意。而这样的视频内容不断在年龄幼小的时候灌输金钱、暴力和欲望的论调,甚至有些短视频强调“性早熟”的概念。

一群隐秘在中国各层级校园里的“中国反校园霸凌联盟会”在过去数十年间建立起很多遭受到校园霸凌的案例和资料库,以便日后可以用法律的手段起诉这些施暴者。这个组织贯穿中国小学、初中、高中甚至是大学,曾经遭到暴力霸凌住院、旅居英国的该组织创始人李澜告诉我说“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让那些曾经的施暴者付出代价,让政府看到我们需要一个阳光和平的读书环境。”

对于这名被害的同学,“全国的霸凌者都在等这三个人的结果。”

更多内容请浏览《听不懂播客》:https://unknownpod.substack.com/p/bullyingchina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