徙逍
徙逍

成功就是做真心喜歡做的事而感到幸福

Vegetarian Dieter

動漫風格散文體短小說

「喂,七月半──」

「幹嘛?」她頭也沒回,專心在追韓劇。

「妳不是守五戒要吃素的嗎?」我指著她手中的零嘴。

「嘿啊!」她好整以暇地撇撇嘴。

「那妳手上拿的是什麼東西?」我瞪著她。

「蝦×鮮啊!」

很好,裝天真,超想扁她。我搶起她的蝦×鮮,任她雙手憑空亂抓,塞滿的嘴巴發出唔唔啊啊的抗議聲。

「妳不知道蝦×鮮是葷的嗎?」我眼睛噴火。

「是嗎?」她瞪大眼睛把食物搶過去,一面「卡喳卡喳」吃將起來,一面說:「嘸,應該不是吧,蝦×鮮只是商品名啊?」

「商妳個頭啦!還有,妳不是在減肥嗎?」我好意提醒她,雖然她一點也不需要減肥。女人真奇怪,瘦得像鬼也成天搖旗吶喊著減肥口號。

「減肥?嗯,對啊!減肥跟這有什麼關係?」

「呴──」怎麼有人這麼沒常識又不識好歹。我僅存的一滴耐性從牙齒縫迸出來:「妳知道這個東西熱量有多高嗎?」

她皺著眉頭,擦擦臉,「講話不要噴口水──」

「七月半!」說時遲那時快,瞬間爆炸的我雙手雙腳同時飛向七月半,她連忙拿起蝦×鮮擋臉,媽啊爸啊的鬼嚷鬼叫。電光石火間,我念頭一轉:好男不與女鬥,跟死白目一般見識幹嘛?況且我可不想淹死在脂肪堆裡(據研究指出:女性的脂肪量比男性高出一、七五倍)。

「會怕就好。」我裝出可怖的表情嚇她兩下,掉頭就走,懶得理她。七月半死裡逃生,反而嘻皮笑臉追上來裝可愛,歪著一頭亂翹的鋼刷毛,嗲聲嗲氣問:「喂,這個,熱量多高啊?」

我沒好氣吼回去:「無限高──」最後一個字差點把她的頭吞掉。

「噯唷,還真高!」她吐吐舌頭,搧搧鼻尖,瞄了一眼剩下兩根的空盪包裝,索性一股腦倒出來吃光它,「啊哈,都吃到這裡了,無所謂啦!」

暈倒,「隨便妳,反正又不是我在減肥。」

「喂,你去哪裡?」

「饗×天堂。」我才剛講完,突然一股巨光噴過來把我撞了個狗吃屎,好不容易爬起來,舉頭一看,嚇死了,但見她引擎全開的雙眼晶瑩熾烈,雙手交握,無限飢渴地哀求著後背嚴重灼傷的我,「拜託,我也要去。」

我艱難地扶著牆站起來,用最後一絲虛弱的力氣說:「妳不是,在減肥嗎?」

她丟開揉成一團的蝦×鮮,搡了我一記,轉身自顧自咯咯笑說:「反正這包的熱量無限高,再加上一頓饗×天堂,還是無限高啊,沒差啦!哈哈哈……」

兀自做著大啖美食夢的七月半,渾然不覺被她掌力震得四腳朝天、口吐白沫的我早已不省人事。

ALL RIGHTS RESERVED

喜歡我的創作嗎?別忘了給予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在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