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異想
Flora異想

喜歡閱讀,喜歡隨寫,期待免於汲汲營營,只想記錄50+的人生,為自己多留一些色彩。文字或許平凡,但在於分享生活、觀點,並能盡情享受在當下,是我想追求的優雅!

情人眼中的樣貌

  那天與好友相約敘舊,還約好一起全身按摩,過了一個頗為舒暢且挑戰的一天。

  那一天我們聊了許多,聊愛情,聊家人,就是沒聊工作。畢竟平時的工作已經相當熬煉心力了,休息時刻當然選擇遠離工作的話題。

雖然我們都已經結婚,但聊起對愛情的嚮往或對情人的樣貌設定,倒是頗有志一同的。

那天她問了我一個問題,她說有一次當時的男友載她去找朋友,天氣很冷,他卻騎著重機載她出門,經過一段路程終於到達。當那位男孩轉頭過來的時候,她發現他的鼻子下方掛著兩條鼻涕,她猜測,可能天太冷,在外頭吹風的鼻子已經凍僵失去知覺,鼻涕不自覺地流下沒能感覺到。她問我:「這時候妳會做什麼?會告訴他有流鼻涕嗎?」她又說:「當他發現時,隨即用手將鼻涕抹掉…我當下很傻眼。」

「那時什麼都不敢跟他說,深怕破壞了那一份彼此間的美感,也怕他覺得尷尬,最重要的是我覺得抹掉鼻涕這件事讓我感到有點噁心,也不太想說什麼。不過卻也因為這個舉動,讓我不想和他繼續交往。」朋友繼續說著。

圖片取自unsplash

其實我略略地明白她要表明的是什麼,那是對愛情所設下美好想像的樣貌,對情人的表現也是。於是當兩人的交往出現了不是期待中的舉動,而影響了愛情模樣,心中期待的粉紅泡泡瞬間破滅,便會對對方失去興趣,最後甚至產生厭惡。

「如果是我,雖然不會說什麼,但我應該會直接抽張面紙給他,讓他自己明白發生何事。」我說。

圖片取自unsplash

這段談話也令我回想起以前曾在談戀愛時發生的事。有一回和期待已久的男性朋友出門,坐火車的時候,車上沒有座位,我倆都站著,我看著他聽他說話。無意間看見他鼻子上的黑頭粉刺,我默默地看了一陣子後,起了雞皮疙瘩,我知道我無法與他交往,事實上我們的確也很快就分手。我猜這應該是我的問題。

憧憬中的愛情具有完美的想像,任何會破壞這份,屬於自己心中獨有的愛情樣貌的因素,都不能存在,一旦出現了,就等同於宣告結束。

另一位則是在與他見面的時候,他穿著了一件零八褲(不知道這麼寫對嗎?)讓我整個傻眼,不知道該前進還是後退。當時的我,希望對方能搭配我的氣質,既是這樣的我根本無法跟這種穿著的人同行。

然而經過我斟酌再三,雖然依舊與他出遊,但心裡卻感到極大的煩惱:這樣的穿著我能忍耐嗎?是否該給他機會?要不要再試試看,看他下一次還會穿這種服裝出門嗎?

愛情的力量真是偉大,除了穿著,其他吸引我的部份更勝於服裝表現,最後我下了決心繼續交往,然後他成為了我的丈夫。

和好友閒聊的過程,充分體現出每個人對愛情有一定的期待和嚮往,然而在哪一種樣貌出現的時候,最令你無法接受,只能選擇分手呢?可以仔細想想。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