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kumama
Kukumama

一不留神便步入中年,還帶著孩子氣的大叔。

跑步週記.五二

傍晚娘親說懨煮晚餐,便隨興訂了印象還不錯的火鍋店,母子倆散步去吃。挾料涮煮之際但覺有些不對,譬如蔬菜的色澤,肉片的厚薄口感,鮮蝦(用積點數換的,也就不怎麼計較大小)與魚餃下鍋前就有些懶洋洋的身板。都不是什麼值得嚴正批評的事。但就是那個稍微,感到被用心款待與僅只是銀貨兩訖之間,不至於請店長來談談,卻也難叫眉頭舒展的,那個稍微。

幸好榴槤冰淇淋還是給娘親一個滿足的結尾。起跑後肢體逐漸甩動鬆開,右背肩胛卻老有個結凍的區塊,像是微波時間太短來不及融解的奶油,即便周遭流淌著黃澄透亮,核心依舊頑固不化。才想到出發前的暖身越來越隨便了,雖然不追求跑速,也該確實向身體各部位傳達一下啟動的訊號。就像每次掀開筆電,總要先設定好對齊方式,縮排,行高,段落間距,然後開始落字那樣,縱使最後轉貼那些格式便完全失去了作用。某些職人的堅持,類如器具擺放的位置及順序,下手的角度,步驟完成後擦手的小動作,反推回去由經驗積累成的對每個細節的觀照。那是儀式感魔力的來源,也是與裝模作樣得以區別的,逃逸出語言摹寫的那個稍微。

好像稍微釋懷了。發覺疏於對待自己的同時,也理解和接受那種微妙的歧異。成不成為職人畢竟是自己的事,真能夠差不多度日,說不定是種幸福啊。

20240415的跑步週記

#同場加映好久不見的麻鷺及意圖不明的暗影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