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articles131940 words
58 articles131940 words

談卡夫卡《城堡》

作為外鄉人,K始終面臨相似困境,所有他所以為的簡簡單單的事情,在村中人看來都是極其困難,又極其難以解答的,而那些村中人拋出的答案,也是人言人殊,充滿了矛盾,至此即便讀到最後,讀者仍與翻開小說前的狀態差不多,幾乎無法說自己知道任何事情。

1

閒聊愛倫坡

隨意談一下愛倫坡

新聞的虛無與其實沒什麼關係的韓炳哲

在電視媒體上,新聞必須被快速截斷,以串連下一則毫無關聯的新聞;而在youtube上,則是「請別忘記按下小鈴鐺」,在在提醒觀眾消費框架的存在和娛樂時間的中止。

談哈娜‧貝爾芙茨《被消失的貼文》

如果影片出現某人把貓扔出窗外的畫面,那只有並非出於殘暴動機的情況下才可以保留;不過,把貓扔出窗外的照片卻是絕對沒問題的。人在床上接吻的影片也是允許的,只要我們不會看到生殖器或女性的乳頭,而男人露乳頭則毫無問題。

閒聊《如何閱讀一本小說》及小說觀點碎碎念

對於這種有自覺意識的小說,我在課堂裡聽到過一種反應,認為那是一個噱頭,一種人為的惺惺作態。我的學生是對的。確實是噱頭。但是,你猜怎麼著?那些忽視房間裡所有其他作者的小說也是一個樣子。假裝天真或缺乏自覺同樣是:做樣子。

談約翰·史坦貝克《憤怒的葡萄》

小說故事開始於20世紀30年代的美國,當時因黑色風暴事件與經濟大蕭條的夾擊,大批來自德克薩斯州和奧克拉荷馬州的農民被迫遷徙至西部尋找生機。整本書正是以約德一家的視角,帶領讀者去走過這段遷徙之旅(上半部)以及在加州遇到的種種苦難(下半部),同時穿插著「去個人化」視角,以更為抽象的「...

談韓炳哲《倦怠社會》

憂鬱的人會抱怨:「沒有什麼是可能的。」但這種情形只有在一個相信「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社會才可能出現。

2

宰一本書

雞與雞肉不同,雞能上竄下跳,能雄赳赳叫兩聲,能追著跑。雞生龍活虎,肉死氣沈沈,失卻了可被指認的個體性。

2

作為小說創作的一點想像

每一種定義都將在遭遇現實的複雜性時挫敗,如果一個東西能完美套入另一個東西的邏輯裡,那這前一個東西的存在就是毫無意義的,它被套進去的一刻就即刻消解。

日記|關於小說的謎與謎底

小說之謎,謎之小說,其樂趣來自於沒有謎底,來自於無限增生的時間小徑,來自於破壞與重組。如同班雅明的星座史觀,在點與點之間,永遠有新的可能。

《日麗》、〈轉蛻〉和安妮艾諾

你知道有什麼在那裡,但永遠無法得知那是什麼。你也不能停下來,只能一直拼湊這幅殘缺的拼圖。

1

日記 | 那年妻子騎著腳踏車去買古著

愛好不能進入商業的邏輯,一旦進入就會變形,被壓扁重塑,漸漸地,你就分不清那個東西是什麼。你會很疑惑,你不知道該懷疑的是那個東西,還是你自己。

廢·日記|228假期從《白鯨記》到《憤怒的葡萄》

胡亂談些近期讀書的想法

台灣人為什麼不說話?

硬要說,我是一個天生怯場害羞的人。在公共場合講話,如若對方不是朋友,就會聲音發抖,斷斷續續,音不自覺愈來愈高,直到高到太刺耳,則會咳嗽兩聲把聲音再拉回來。

小說舊作 | 蟲

早期想挑戰歧視用語的習作,介意的人勿看。

小說舊作|怪物

這篇小說是曾經的某部分的我,我的匱乏與軟弱。

1

談波赫士《小徑分岔的花園》

我心想,一個人可以成為別人的仇敵,成為別人一個時期的仇敵,但不能成為一個地區、螢火蟲、字句、花園、水流和風的仇敵。

2

無聊玩了三個禮拜ChatGPT遇到的問題

我問一些小說裡的段落如何理解,它開始講述一些小說裡根本不存在的段落,我已經嚴重懷疑這不是ChatGPT,而是真實創作者,像躲在ATM裡的男人,而我們都活在他的小說裡。

2

垃圾話日記,妻子回家而我大口吃炸雞的夜晚

這源於一種迷思,認為獨自一人時,才是最真實的自我。也就是說,人是孤獨的,人的本質只與自己有關。

《記憶無非徹底看透的一切》論點修正

在我眼裡,這個題目彷彿是夢境的畫面,輪廓模糊,可是真實性不容置疑。圖書館裡,學生在努力啃書,肥胖的館員兜著一個查圖書目錄的女孩打轉,我的論文題目甚至比這些人都來得真實。我心領神會,那是一種不待言語的知性。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