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馬克思主義文庫

@MIAzh

2024欧洲议会大选: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发布由28岁的公交车司机Selma Labib和48岁的邮局工会干部Gaël Quirante提出的“朝着一个没有国界和老板的世界前进!革命迫在眉睫”的参选纲

面对造成低工资、公共服务被破坏、战争和掠夺自然的元凶——资本主义僵局,只有工人和人民的反击,只有一场全民参与的伟大运动才能改变游戏规则。

【参考资料】世界各国共产主义政党等左翼政党——支持LGBT+群体平等权益与反对歧视的宣言(第四分队长 翻译整理)

第四分队长 翻译、整理

美国LGBT人口占比每一代翻一翻

2016年,特朗普赢得总统大选,他依靠了一些保守的、反对全球化和科技进步的、对现状不满的拍手选民的支持,而这些选民中很多人也不认同或反对LGBT群体的权利和价值。因此,特朗普顺应了这些选民的意愿,采取了一系列打压和限制LGBT群体的政策,以显示自己支持“美国优先”和“传统道德”。

亚洲第三、泰国通过同性婚姻

2019年时,泰国第一次有了公开参选的跨性别候选人。宝琳的原名叫披尼(Pinit Ngarmpring),过去是一名泰国足坛界的“网红”。还是男人的她,始终不敢做自己,因此总是隐藏真实想法。直到两年前,她进行变性手术后,才决定跟随自己的心参政。“我有没有当选不重要,但我要开一道门,让未来的跨性别者都能参政。”

大否认: 为什么他们不想让我们谈论阶级?│The great denial: Why they don’t want us to talk about class

克思认为,工人具有推翻现有条件的潜力。原因有很多。

安娜·库利肖夫:欧洲社会主义者的非凡生活│Anna Kuliscioff: The Extraordinary Life of a European Socialist

人们基本上没有注意到,今年(2024年)是一位女性诞辰170周年,她的名字曾经为许多人所熟知:欧洲各国的革命者和警察,医生和工人律师,工人运动活动家和议会政治家,无政府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女权主义者和反法西斯主义者。

工人阶级电影与社会变革:导演肯·洛奇访谈│Working class films and social change: An interview with Ken Loach

工人阶级是我们必须拍摄电影的基本主题,因为只有工人阶级才能做出改变。

摆脱殖民锁链:巴勒斯坦今日的斗争│Toward Decolonization: The Struggle for Palestine Today

我们生活在一个动荡的时代。我们有理由保持乐观,但也有必要对未来的挑战保持清醒。我们知道这些政权非常强大,且相当残暴。但我们肯定正处于一个重要的范式转变之中,成败与否,拭目以待。

〈在日本,漂绿马克思〉《新左派评论》访问斋藤幸平│KOHEI SAITO GREENING MARX IN JAPAN

日本经济三十年来一直停滞不前,经济改革只是造成了更多的危殆。工资停滞不前,如今,由于通货膨胀,不平等也在加剧。很多人对体制不满,但却没有表达的途径。许多在非政府组织工作的人,或从事环境正义工作的人,或在农业部门工作的人,现在都对这些想法相当感兴趣。由于经济的失败,甚至大公司的职人也开始对后资本主义的新思想感兴趣。因此,虽然日本左翼力量薄弱,但人们对替代方案的兴趣却相当浓厚。

法国新反对资本主义党关于参加即将进行的欧洲议会选举的声明│C’est officiel, le NPA sera bien présent aux élections européennes !

我们将主张,应该由那些生产社会所有财富的劳动者来决定自己的命运、全人类的命运和地球的命运。是时候建立另一个没有贫困、剥削和压迫的社会了。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对于那些适应了以少数寄生虫占有共同财产和资源为基础的阶级分化社会的任何机构或政治力量,我们都不会寄予任何信任。

“普里戈任的进军”:到底发生了什么?│“Prigozhin’s March”: What Was It All About?

俄罗斯精英阶层内部的矛盾已经从媒体蔓延到俄罗斯城市和武装部队的现实中。整个世界都目睹了,矛盾在法律框架之外,通过普京个人“保证”的妥协得到解决。在俄罗斯,法治已经让位于黑手党法典。

伊朗的反抗,俄罗斯的角色以及知识分子的责任:与弗里达·阿法里的访谈

说到女性和女权主义,由于我们在过去几年中看到的包括乌克兰、伊朗、苏丹和缅甸在内的多起起义,我仍然充满希望。这些起义都有女性积极参与,甚至在某些情况下站在最前线。这真的很重要。但女权主义同样也没有免受资本各极端的影响。

与弗里达·阿法里一起解开伊朗历史的矛盾:女权、阶级矛盾、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左派错误

在这次采访的第一部分,她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如何在伊朗掌权进行了广泛的历史和结构解释,包括对伊朗左翼分子通过专注于反对西方帝国主义而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的批判性评估。

非洲:数字领域的肆无忌惮的剥削│AFRICA: Unbridled exploitation in the digital sector

跨国公司不仅掠夺在非洲对计算机硬件的制造至关重要的自然资源,而且还在极端条件下剥削非洲大陆的工人。

摩洛哥:声援我们的同志贾瓦德·穆斯塔克巴尔│MOROCCO: Solidarity with our comrade Jawad Mustaqbal

贾瓦德从小就从事反对压迫和帝国主义的斗争。他是第一代加入摩洛哥金融交易税收协会并在摩洛哥战斗了 20 多年的人之一。他在大众教育方面做出了许多贡献,并分析了帝国主义中心经济和压制了被压迫者和正义的捍卫者的政治制度的征服本质。

希腊婚姻平权:回归传统还是时代创新

希腊跨性别者支持协会成员埃尔米娜·帕帕迪玛 (Ermina Papadima) 表示:“作为一名希腊公民,我感到非常自豪,因为希腊现在实际上是最进步的国家之一。”

﹝伊朗﹞弗里达·阿法里(Frieda Afary):美国左翼必须与中东地区的进步力量建立联系以阻止地区性战争

在2023年10月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伊朗女权主义人权活动家纳尔吉斯·穆罕默迪(Narges Mohammadi)的不懈努力中,也可以体现“妇女、生命、自由”运动的积极内容。

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狱中被杀│Alexei Navalny killed in prison

阿列克谢·纳瓦尔尼在监狱中被杀。联邦监狱部门报告了这位政治家的死亡,但明显他并非自杀,而是被弗拉基米尔·普京杀害的。

关注非洲的森林│In Africa, focus on the forests

保护森林的最好办法是让它们处于社区的控制之下。这意味着确保他们的土地所有权和尊重他们的生活方式。

第四国际少数派关于乌克兰战争的动议│The war in Ukraine

只有通过劳动群众自主的爆发式動員才能解决问题。“支持乌克兰抵抗运动”(support for Ukrainian resistance)的口号,没有具体说明后者的阶级性质,只能维持政治混乱,无助于进行必要的动员以反对帝国主义将各国人民带入战争、冲突的螺旋升级的圈子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