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Article

@Ezio

虛作無聲

睡前聽《榮光歸香港》,就聽到這首《虛作無聲》。這首歌我從未聽過,但歌寫得太好,唱得也太有感染力,一下子把我帶回到5年前那烽火連天的日子裡。我這才想到將這首歌放出來。相比原版,許東晴唱得更好,感染力更強。

大時代下的香港大事記(2020年)

2023年,一本名為《未完待續》的紀念冊由山道文化出版,幾經輾轉,我在山道文化即將結業前夕購得此書,覺得有必要紀錄下來這些事情,於是將自己覺得重要的事進行分類,归纳整理,呈現出來。

韓國罷工已有一個月,他們究竟在爭取什麼?

不患寡而患不均,雖然韓國的實習醫生和住院醫生每月的收入約為2.15萬人民幣,可每周工作時間通常超過80小時,如果按照一週5天工作制去算,相當於一天工作16小時。這都是諸如外科,內科,急診科,兒科等一些急需人才的科別,也正因如此,高負荷的運轉導致醫生新入行的醫生對此望而卻步,從而更…

从富可敌国到负可敌国 许家印的高光与低谷

开私人飞机,去法国吃10万美元的大餐,一掷千金欲购豪华游艇,耗费一千万购买珠宝送礼。给权贵500万用来再建一个葡萄酒俱乐部。这或许是许家印最风光的时候,可不知道是否知道10年后的他会如此负可敌国,是否知道他会身陷囹圄。

英国国王和日本天皇的工作有哪些

日本和英国,君主都是有工作的,而且还没有休息的权利,也不能辞职,这或许才是皇室的悲哀吧!

德仁天皇的登基典礼,现代与传统的交织

日本和英国都是君主立宪制的国家,但两国的国王登基典礼却有非常大的差异,这应该就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的体现,但不管是英国还是日本,都展现出了自己的特色。

互联网时代的传统典礼

从黑白电影时代,到电视直播时代,再到当下的互联网时代,传播媒介在变化,王室也在保留传统的同时,开始顺应时代。只是不知道,未来的英国王室,是否需要一个软件工程师的团队呢?

鈴芽的那扇門

在門被打開前,你可能並不知道門後的世界。

遇见黄东:一个清代小人物的世界大冒险

相比林则徐,魏源,左宗棠这类历史人物来说,黄东显得太籍籍无名。但是透过一个小人物去观察他所生活的那个年代,也有一种以小见大,见微知著之感。

江泽民和他的那个时代

江泽民的时代,虽然贪腐横行,但经济改革依然在大步前行,经济增长大幅向前,这是一个草莽英雄的时代,这是一个造富的时代,这是一个舆论空前宽松点时代,相于当下,这是一个充满生机和希望的时代

2022年11月30日:疫情第十七天

向白紙革命中失去自由的義士致敬,是你們用人身自由,換來的解封

2022年11月29日:疫情第十六天

这应该是我在疫情中最后的一篇日记,因为连我这样的人也没了自由。可能是安眠药的原因,今天一直就睡不醒,乃至于大喇叭叫做核酸,都没听见。下午穿着那身红马夹去居委会,发现出不去了。我有所有的证件,包括通行证,证明,如此等等全不管用,看来特权也是可以随时被剥夺的,负责人的电话也打不通。

两首社运歌曲,致敬白纸革命

三十三年來,終於等到此刻;三十三年来,大家只顾着赚钱,温顺如绵羊;如今铁拳袭来,若不反抗,就只有沉沦了。香港给我们做了一个示范,有且只能有一次。对我们呢?自己国家还是自己救!

2022年11月28日:疫情第十五天

封区,封路,再层层设卡,再以“防疫”的名义禁足在家,自由就是这么一点点丧失的。除了人身自由,还有就医的自由。一个感冒发烧,也变成了新冠,被拉去了方舱,就医没有了,只有无尽的方舱和无尽的酒店。

2022年11月27日:疫情第十四天

当我看到上海人的反抗,看到广州人的反抗,我似乎看到了2014年的雨伞运动,看到了2019年的反送中,我无法忘记我在香港经历的那些事。我自己在想,如果当时我在上海的乌鲁木齐中路,我可能会扔啤酒瓶乃至于燃烧瓶,因为心中的那种怒火已经无处宣泄。

2022年11月26日:疫情第十三天

一句“疫情防控”,已经让公权力不受任何节制。

2022年11月21日:疫情第七天

官府宣称排查只到22号,我觉得遠遠不止,方舱医院已经建好,只等入住,你说四天?逗我玩吗?

2022年11月25日:疫情第十二天

祖国虐我千百遍,我待祖国如初恋

2020年11月24日:疫情第十一天

没完没了的核酸终于没了,但封区,封路开始了。恐慌也已经没有了,但还是能买一点是一点,我上午去了其他地方的超市,也是在抢购,而另一个超市则早已抢购一空。在封路面前,虽然我一身红马甲,但也未必有用了。

2022年11月23日:疫情第十天

我对口口声声说爱国的人说:封了你就不爱了。于是就被踢出群,现在真封城了,脑子终于开始想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