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上海
大家備份
Maintain
4 are following
141 articles
关令尹

航空头奖

短篇小说 谨以纪念黑色星期六86周年 勿忘历史 珍惜和平

关令尹

被解放的阿土生 16 双料公仆(完?)

兴冲冲跑到爱多亚路,赤条条滚回渔阳里,阿土生重新陷入了人生的严冬。经这一番折腾,大洋钿已花得一块不剩。漫说是过大年,就连本月月底的房租也成了天大的难题,就算把身上长衫和皮鞋全当了也不够。无流可节,唯有开源。要想不困马路过年,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寻到营生。

关令尹

被解放的阿土生 15 好好做人

“好了,就记到这里为止吧——” 吩咐身边助手的同时,钟探长把还剩两分的雪茄揿在了烟灰缸里,并没揿灭,眼看烟灰中还藏着点点火星…… “阿土生,你是不是很奇怪,”他微微一笑道,“从头到底我也没问你一桩事体——关于电阻的事体?” 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

关令尹

被解放的阿土生 14 屁滚尿流

报,还是不报?这是个大问题。要是真向巡捕房举报了诸新云一伙,金定一铁定跟着进监牢,不过也无所谓,像他这种扶不起的阿斗,折了也不可惜。真正关键的问题是铜钿、铜钿、铜钿!诸新云一进去,他那笔少说也值上万块的贼赃不就被捕房一并没收充公了么?要是能把这笔铜钿搞到手,带回虎丁镇,简直买得下来一条街。

关令尹

被解放的阿土生 13 重堕奴籍

古今中外,但凡人生在世,大事不外乎两桩,一是铜钿,二是名分。套用金定一留在老家那几本小洋书上头的革命原理来讲—— 铜钿是物质基础,名分是上层建筑。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铜钿就谈不上名分。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物质基础,名分又能反过来为铜钿作保障,让你安安稳稳地拥有更加多的铜钿。

关令尹

被解放的阿土生 12 仆耶?主耶?

歇掉阿土生印刷工生意没几天,诸新云就带着四大金刚下了乡,继续放他的农运之火去了。他一个铜板也没为阿土生和金定一留,只留下一件东西连带一句嘱咐。东西是苏式电疗器。嘱咐是:“我不在的时候你们要自觉,要严格按照标准自己帮自己治疗。要是让我回来发觉有谁偷懒耍滑,一切责任由你们自负——” 电疗的效果确实还有待提高。

关令尹

被解放的阿土生 11 苏式电疗

阿土生破天荒叫来一辆黄包车,以三角银洋的代价,把在印刷所死过去又活过来的金定一运回了渔阳里。当天傍晚,诸新云就上到小阁楼来探望,同他一道来的还有四大金刚中充当他保镖的黄腊肉。“定一,好些了没?”他阴恻恻笑道。主仆两人都没答话。“看来是还没好透,不如让我来帮你治一治,”诸新云扭头...

关令尹

被解放的阿土生 10 小资杂种

“雇工人”和“雇你当工人”究竟有何关系?有多少差别?是一脉相承的前后身关系?还是讲,仅仅是简称和全称的差别?没等阿土生弄明白,他就从一个乡村雇工人变成了大城市的正牌工人。和他一同受雇的还有他的前雇主金定一。经诸新云介绍,两人进了法租界某小弄堂深处的一爿印刷所。

关令尹

被解放的阿土生 09 被解放了

阿土生被解放是在他到大上海的第七天。起初,他和金定一在法租界的小旅馆孵了两天豆芽。第三天,诸新云在渔阳里寻到了房子。他对二房东讲,他们一行人在某钱庄做事,他本人是杀老虎,金定一和阿土生是起码职员,四大金刚是钱庄保安。七人当天就入了住。诸新云和四大金刚带着从O县弄来的两口大箱子占...

关令尹

被解放的阿土生 08 一钿不值

“这么讲,你当场强奸了铁少奶奶!就在伊男人的灵床上头,还让伊穿着白孝服跟黑旗袍?!” 眼见对面钟探长从审讯桌上耸起高大的身躯,一双又像鹰又像猫的眼睛直冒精光,阿土生骇了一大跳。“不,不!是少爷,是金定一,是伊,全是伊逼我的,”他忙不迭背出了早已打好的腹稿,“伊是总指挥,我要是不从,以伊的脾气,肯定是连我一道做掉!

关令尹

被解放的阿土生 07 “工”农乱舞

实际上,铁三少爷只收成了一百零一天的租。就在第二天收租回家的路上,他遭到了不明身份歹徒的狙击。当时三少爷满载而归,正率众路过一片芦苇荡。他本人依旧是前一天的行头,骑高头大马,左挎长刀,右佩快枪,然而未等刀枪出鞘,芦苇荡中一阵枪响,三少爷早已翻身落马,血流如注。

关令尹

被解放的阿土生 06 对折平方

庄正心满门横死一案尚未查出头绪,虎丁镇就乱了起来。偷鸡摸狗、坑蒙拐骗一下子变多了。打秋风转眼间也开始明目张胆。还不时有谣传威胁要住大户、吃大户。乱象如瘟疫般扩散,不到十天便传遍了O县全境,竟发展到大白天有人冲抢街上店铺的地步。也许是今年旱蝗交加,粮食歉收所致?

关令尹

被解放的阿土生 05 小试犬牙

联络了金家全部有空闲的长工,带他们一道下到一千亩租田,使出插秧的劲道大干三天三夜,阿土生总算是不辱使命,把金大少爷的指示传遍了乡间。“切,没想到你小子倒还有一功。”他少主人面孔上有些悻悻,但还是夸奖了他,叫账房发了他五块赏洋。阿土生后来才晓得,他的业绩确实超出了金定一的预期。

关令尹

被解放的阿土生 04 “工”农同盟

诸新云来了,穿着白绸长衫,带来了给金家人的全套见面礼。献给金老爷的是一部扫叶山房光绪石印版《王阳明集》。“久闻伯父学高身正,内通外达,是地方自治的中坚,堪称O县的当代圣贤,晚辈佩服之至!” 一闻是言,金老爷原本客气而谨慎的老面孔绽开了一朵菊花。

关令尹

被解放的阿土生 03 共产久矣

去年整个虎丁镇乃至全O县的年景都不大好。先是夏天旱了一个多月,接着秋天又闹了蝗虫,田里收成打了个不小的折扣。金家的一千亩田自然也莫能概外。不幸中堪为大幸的是,离旧历春节还差两个月的辰光,大少爷金定一总算是回家了。近年来他背井离乡为国为民,从上海奋斗到广东,从广东奋斗到武汉,再从武汉斗到上海,一连两年没顾上回家过年。

关令尹

被解放的阿土生 02 主仆?兄弟?

“叫什么?” “土生,啊,熟人全叫我阿土生。” “姓氏?” “姓……金吧。” 见他答得不十分爽气,那个姓钟的鹰钩鼻探长满面孔狐疑,用一对像鹰又像猫的招子上下扫视着他。阿土生坐如针毡。尽管早做好了预备,但这毕竟是他头一遭进捕房受审,临阵还是不免有点发毛:眼门前这桩命案该不会拉我垫刀头吧?

关令尹

被解放的阿土生 01 二次亡命

僭主蓄奸奴。奸奴被解放。奸奴不愿被解放,于是弑僭主,夺其产,占其巢,食其髓。历经革命之火的淬炼和摩登化的洗礼,奸奴跻身为全新一代僭主,更狡诈且更猥琐,他成了“人民公仆”。系列小说《钟少德秘案录》第十一案,作为2023年。

关令尹

徐家汇的露西亚 7 真·圣·露西亚(完)

世界的本原是什么?是精神,还是物质?万物的推动者是谁?是上帝,还是科学?这一切都已不再重要。抑或,从来就没真正重要过。至少,对少女冯秋冰来说是这样。真正重要的是,在17岁的梢头,她重新找到了人生的归宿:一门打着“科学”、“唯物”、“进步”的金字招牌的新宗教,一个愿意接受她的身心灵全体,承诺庇佑她一生一世的新教会。

关令尹

徐家汇的露西亚 6 受诅咒的生灵

从上海××大学出来,秋冰没有马上回家,尽管天色已暮。无畏冬夜的寒风,她信步在街头,心中是前所未有的自由感。对于那个正等着她回去,也许正准备再给她一顿说教的家庭,她已不再十分依恋,也不再有敬畏之心。她确定了早先的预感:用不了多久,这个小小的天主教家庭,连同其背后稍大一点的徐家...

关令尹

徐家汇的露西亚 5 不止投名状

承亮修士伤得并不重。比秋冰担心得要好,她这位表哥既没挂彩,更未伤筋动骨,除了国字脸左颊上新多出的那块乌青之外,看不出他受了多少内外伤。如今他正一身病号服,半躺在广慈医院二等病房的床上。床边的衣架上正挂着换下来的黑色修士袍,袍子被扯得像腌咸菜叶子,还沾了星星点点的污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