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兔
16 are following
23 articles
randong

对metoo运动中术语“性骚扰犯”/“性侵犯”使用的商榷

用“性骚扰者”/“性侵者”代替“性骚扰犯”/“性侵犯”。

女权之声

当对制度失望:从史航性骚扰事件看“米兔”情感动员

面对越来越狭窄的行动空间、充斥暴力的舆论环境和运动本身的情绪化,行动者的自我定位何在?没有人能对整个运动负责,也没有人能对运动中其他人的言行负责。在这个前提下,承认运动当下的困难,行动者所寻求的永远是建设性。

Jana

大卫∙格雷伯:我原来不明白强奸有多普遍。而后那硬币掉落了

Billy Rose Theatre Division, The New York Public Library. (1937).Ruth Rubinstein in "Vassar girl finds a job" sketch from "Pins and Needles" 我原来不明白强奸有多普遍。

中国数字时代

【404档案馆】第189期:Jingyao诉刘强东案:“仙人跳”舆论战背后,米兔运动的未尽之路

当地时间10月1日,美国明尼苏达州首府明尼阿波利斯传来消息,刘强东涉嫌性侵案里的双方当事人刘强东和Liu Jingyao达成庭前协议,标志着这场引发全民关注的米兔案件在法律上已结案。此案的真相或许再也没有机会公之于众,但是,围绕此案展开的对男权社会、强奸文化、媒体环境、米兔运动等议题的讨论远远没有结束。

女权之声

Jingyao诉刘强东案全过程梳理,专业报道与评论文章汇总

刘强东涉性侵案已经结案,但围绕此案展开的对男权社会、强奸文化、媒体环境、米兔运动等议题的讨论远远没有结束。

女权之声

支持Jingyao小组明州线下集会:过去4年感谢有你,未来米兔一路同行

“今天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节点,但我们因Jingyao建立的友谊不会在此止步。Metoo运动永远前进。”

女权之声

从Jingyao案看米兔:跨国女权社群的实践、反思和发展

当地时间2022年10月2日,支持者在原定开庭法院前举办“和Jingyao站在一起集会”*本文整理自“支持Jingyao小组”的分享2022年10月2日上午,Jingyao诉刘强东民事性侵案签署庭前协议的消息传出,我们中很多人第一反应是惊讶,没有办法反应,伴随着不知道接下来做什么的失重感。

女权之声

Jingyao诉刘强东性侵案庭前协议背后:MeToo支持者“问心无愧”的三年

“这个世界的设定就是这么烂。但是如果你出力了,不管结果如何,你都问心无愧。”

女权之声

就Jingyao诉刘强东案庭前协议的女权声明:“和解”就是胜利,请和我们继续团结同行

我们仍旧要警惕国内媒体继续发布“仙人跳”等抹黑Jingyao的信息。可以预期的是,一些媒体仍会强化厌女的叙事。因此,我们要继续努力抵制、纠正对庭前协议结果的男权式解读。

世界走走 seh seh

走走晚報:向病毒比中指🖕

0930晚報

女权之声

关注刘强东十月开庭,拒绝性侵案“洗白”成出轨

Jingyao的声音在中文网络上被消失、被歪曲,而对案件的严肃讨论被淹没在权力崇拜和厌女的狂欢里。

勞基法老王

台北車站-一風堂

老牌的連鎖店

世界走走 seh seh

走走晚報:性侵案件不該是娛樂八卦

紐約時報認為,這起案件凸顯了中國科技行業的「有毒職場文化」,以及經歷性騷或性侵的中國女性所面臨的阻礙。

於琛琛

另一個房思琪|#WhereIsPengShuai

「想了這幾天,我想出唯一的解決之道了,我不能只喜歡老師,我要愛上他。你愛的人要對你做什麼都可以,不是嗎?思想是一種多麼偉大的東西!我是從前的我的贗品。我要更愛老師,否則我太痛苦了。」摘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這篇文章談近日彭帥的新聞。

彥子

【分析】女權活動人士呂頻:當談論彭帥自曝遭張高麗性侵時,我們究竟在談論什么?

呂頻:“彭帥自曝就是米兔;不應用權力斗爭解讀;相信她能挺過來”

女权之声

为彭帅发声,是米兔运动面对的全新高度和挑战

对运动的思考和对每一个当事人的关注,不一定会马上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案,但可以推动我们继续往前。

女权之声

“你不是坏女孩”——彭帅支持者的留言墙

“希望你平安,也感谢你站出来给我们带来的勇气。”

世界走走 seh seh

走走晚報:「不完美受害者」彭帥的力量

「米兔一直都在突破審查。靠的就是受害者的血淚控訴所觸及和所震撼的,讓人們沒有辦法停下來去議論,去代發布。靠這種自發的人海戰術,最終讓所有人都知道了,審查才失效。」

王立秋

每一件不堪忍受的事

Tishani Doshi, "Every unbearable thing", a poet's response to MeToo.

椰子

“你为什么支持弦子?”、女权主义者日常情感劳动与朋友圈管理

依照他们的逻辑,在公正的中国司法使他重获清白之前,朱军由于身处国家体制而不得发声、忍辱负重、失去工作。换言之,在“朱军胜诉”的这块,他们相信中国司法,而在朱军“忍辱负重”的那块,他们似乎不认为中国是法制国家,朱军——体制内人士——可以在没有(他们认为的)证据的情况下被撤职,丧失接受采访、为己发声的基本人权。如同女权博主@voiceyaya感慨,“这才是对国家的严重指控吧?”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