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ers文學圈 - 長篇小說
細流潺潺
Maintain
31 are following
163 articles

希望成為長篇小說聚集地

JK talk

長篇小說集:辦公室風雲錄

開始嘗試寫長篇連載小說。想要把過去年在辦公室工作的經驗,加上許多有趣的想像力,寫出一篇篇有趣的故事,希望可以讓煩悶無味的辦公室生活,多一些些有趣的體驗。

韋浩川

《1314》#65 再現

哨子給連續吹起,賽事在喜慶似的歡呼下結束。雖然我國球隊以零比三落敗,但很意外地球員們的面上展露的都是笑容…身後有人拍了拍我,我望了望身旁仍在欣賞場內雙方顯露風度和惺惺相惜情誼動人畫面的屠沁,然後不動聲色別過頭去,看見了熟悉不過的面孔。我悄悄跟對方交換了位置,讓他輕輕的坐到屠沁身旁去。

韋浩川

《1314》#64 期待

『您回到應去的地方了?放心,您和遊子教我的,我都明白了呢。』雖然茵可能不會再出現了,但我知道她聽到的,也曉得她清楚知道我已真正完全履行了對她的承諾了。『遊子:在這裡看到流星雨,很漂亮呢。你那裡看到嗎?期待能跟你一起看到,期待再見。』我自然的回過頭去,透過窗子仰望萬里無雲的晴空。

韋浩川

《1314》#63 結果

「杜叔叔當日教訓世姪的說話一點也沒錯。數字遊戲始終是虛無縹緲的投機玩意,而且大部人都忘了股票市場原意為的是集資發展的媒界。哪及得上務實的發展?當日就是杜叔叔的一番話,讓世姪可以醒覺過來,來得及宣佈跟『達見』和『希寧』的各個合作案,籍此反轉了我們幾個財團當時的劣勢。

Related Tags

  • 川愛情
    181
    愛情小說
    47408
    連載
    35394
    故事
    5102.4k
    matters文学圈
    12101
  • 文學
    4552.7k
    長篇小說
    34581
    matters文學
    1595
    寫作
    6403.5k
    音樂
    4703.3k
Back to All
韋浩川

《1314》#62 時間到了

我和他忙了足足一個星期,利用盡所有的人脈,和透過祖父、姚伯伯等長輩的關係,終於找到了當地最好的司法專家,尋得了有機會幫到連伯伯減刑的條件…然而,在橋沒有跟我回來。也暫時不敢跟屠沁聯絡,只為他害怕如果有一天自己受連伯伯事件牽連時,會害苦了屠沁。

韋浩川

《1314》#61 靜待

兩輛貨車由左右兩面往私家房車夾逼過去……曼克頓『達見』五星級酒店的豪華套房內,我們十個兒時友伴之中,在橋似哭非哭,臉上是難過的神色……連伯伯推著輪椅,而在橋則坐在其上…在橋坐著輪椅,而連伯伯跟我和鳴林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對峙著……『宏圖』大樓頂層天台邊緣處,杜錦生猙獰失常的逼視著…

韋浩川

《1314》#60 巧

「我回來是為了看一個故事的結局,而那故事一點也沒有令我失望呢。」雪瑤悠然自得的笑盈盈,說:「爭取過後,知道大家心中所思,有著共識的讓一段關係變成美麗的回憶,不是很好嗎?」她像告訴我她的心裡真是這樣認為,也像告訴我在對茵的感情上我也應該這樣想 …「Jeff叫喬朗曦?

韋浩川

《1314》#59 反擊

過去三個月,本市的投資市場可以說得上是經歷著水深火熱的苦難時期了,雖然我們大家都知道這只會是一個開始,對未來幾年的經濟苦況來說,這數月只恰好是一個序幕而已,可是大熊市前的微量調整或反彈,已足以助我們反擊有餘。由於上年撤離投機市場的行動,我們保留了足夠應付狙擊甚至乎對方所發動收購戰的能力,這是我們最大的憑藉……

韋浩川

《1314》#58 很會拼

屠沁果然比我們所想都要堅強,又或者她對在橋的信心早已超出了所有擔心和害怕也說不定。望著她悠然自得的喝著甜飲,感受著初春和暖而清涼的微風,我腦內閃過了她跟在橋重逢的畫面…那裡很多人,我坐在屠沁的身旁,跟她還有在場的所有人一起歡呼吶喊,看來是正在看什麼比賽吧。

韋浩川

《1314》#57 詐

我倒進到大靠背椅子上,環看了這千呎辦公室一眼。辦公書桌幾乎是我在『宏圖投資』那裡的三倍,左首放了一套真皮沙化,還有音響電視和小酒吧;右面才是工作的空間,不同市場的報價屏幕,有關各國報關時間和情況的資料用電腦,還有地產業務上我們『宏圖基業』第一所酒店的模型。

韋浩川

《1314》#56 全部

接下來的日子,連伯伯和杜錦生也沒有任何動靜。就是在橋也再度失去聯絡了。屠沁沒有追問我當日究竟跟在橋說了什麼,也沒有怪責我,還笑盈盈的告訴我她絕對信任在橋,知道他一定平安無事。在橋離開,不在身邊的這段日子,屠沁變得愈來愈堅強了,工作上更是無懈可擊,帶著很濃厚的「在橋」影子。

韋浩川

《1314》#55 加油!

「怎麼老爸一直不告訴我?」鳴林知道姚伯伯竟把在橋的事告訴我,反沒對他說起過時,便一直呢喃呢喃的埋怨著,「到底我和老爸是不是跟在橋和連伯伯一樣?根本就不是親生父子…」「發神經。」我笑罵著。從姚伯伯那裡聽到有關在橋的事,使我整個人輕鬆暢快起來。

韋浩川

《1314》#54 計謀者

『購物天堂』這計劃,由投標開始,到初步發展藍圖的面世,再因連伯伯透過在橋引起的危機而變成跟『達見企劃』攜手合作,一直都是我跟在橋和屠沁的心血,還有鳴林後期加入的努力,到今天工程終於可以正式開始了。整個新都市計劃,是上海當地規劃的一部份,由商廈建築群為中心,然後是酒店旅館分佈四方,…

韋浩川

《1314》#53 會再見的

【宏圖投資一星期股價下跌至2000年後新低點。行內人仕稱該公司因為全球性的經濟不景,市內投資氣氛慘淡而導致投資所得收入大跌,因而影響投資者信心。預計在2001年首季中,將會有更明顯的跌幅…】看著這篇經濟評論,我真的不知好氣還是好笑。幸好沒有任何數據可以提供佐證,否則那些所謂業內人仕的預計必定成真。

韋浩川

《1314》#52 一份子

我托了托眼鏡,看了看辛苦地忍著笑的鳴林,又往若有所思的屠沁望去,視覺上異常的清晰,但頭卻有點暈呢。「你近視沒關係,但為什麼選這款式的眼鏡?」鳴林終於哈哈大笑起來,「黑黑厚厚的,笨笨拙拙像足了笨蛋。」我沒好氣地埋頭吃著快給放涼了的菜餚。「Jaron是想學遊子吧。

韋浩川

《1314》#51 那年那天

1994年12月的某一天是一個奇妙的日子,一名遊姓法國華僑在一次絕對可算是恐怖的經歷後表示,他的生命屢次因油畫而獲救。遊先生是一名藝術鑑賞名家,從前是有名的藝術品買手。在這次死裡逃生後,遊先生帶著猶有餘悸的心情接受本刊訪問,談及了他的愛情故事。

韋浩川

《1314》#50 撒網

「你以前是哪間證券行的?」屠沁隨口問。他說了個名字,那可是敵對的其中一間公司呢。我向屠沁打了個眼色,她卻堅持的搖了搖頭。然後收市鐘聲響了起來,平安夜的半日市終於平安的渡過了。跟Cola說了聲抱歉後,在他滿面不好意思的表情下,我和屠沁把所有交易的記錄全部從印表機上拿下來,摺疊起來放…

韋浩川

《1314》#49 狠

我幾乎歡呼起來,在橋重新跟屠沁聯絡,也就是他已準備好了。他既然在台灣,一定計劃著如何拖垮連伯伯那幾間金融公司,那看來現在我們被大規模收集股份,也未必是壞事吧。「今天只有半日市,他們要在兩個半小時內收集到任何一間公司在市場上公開買賣的30%可說是絕無可能。

韋浩川

《1314》#48 魔力

我看了看正跟鳴林互相笑罵起來的希嵐,不知道她是不是也跟屠沁有一樣的問題?這個晚上,除了已經出現的茵和念晴外,還有暫時不知那裡去了的在橋和雪靈,其他一切就像回到十二歲時的光景。只是大家都長大了,小雨更是不會再喝兩杯便醉倒的小丫頭了呢。我知道茵也在這裡,好好感受著我們相聚的歡樂。

韋浩川

《1314》#47 聚

【台灣變天後多次打擊黑金犯罪,現在已到白熱化階段…】看著電郵中附帶的這段報導大標題,我很自然的繼續看下去。是次的行動中牽涉到不同的層面,令人認識到當地新政權在掃除根深柢固的黑金文化一事上,的而且確是不遺餘力志在必得。身在台灣的在橋寄給我這個是什麼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