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約搖籃曲
3 are following
58 articles

《魔音 MagicVoice》原版全書9部以【Track】劃分。Track 06《誓約搖籃曲》(首10章開放) 曾經,被稱為MagicVoice的聲音,令聽見的人得到魔力… 十八的故事。 魔音樂團的首任女主唱澄音,與樂團創辦人蕭邦造,兩人在小時候,於倫敦相遇。自此以後,他們的命運徹底被改變。與生俱來的使命,奪去澄音的自由。為了澄音,蕭邦造甘願背負無數秘密,甘心與世界為敵…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54 用最心愛代替枯竭和心碎

一點一點,微弱得難以察看的紫光,像雪花一樣,在所有人頭頂的半空,緩緩飄落。包括方木巧在內,每個人像著了魔一樣,完全被凌嬰的歌聲吸引,沒有誰有心思抬頭一看,沒有哪個人察覺,凌嬰的嗓音以外,還有她的MagicVoice亦正撫慰著他們的心靈。一段歌之後,鼓聲響起,電吉他與貝斯相繼加入。嘶呢嘶呢 ── 嘶呢嘶呢 ──伴樂,激情!觀眾的淚水,似在一瞬間被蒸發掉…凌嬰閉上了眼。透過MagicVoice感受著…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53 我們的樂土

鼓、電吉他與貝斯的聲音,一息之間靜止下來。琤琤 ──換上了清脆的弦音。希韻肩掛木吉他,在凌嬰身旁,往舞台邊緣坐下。木吉他的聲音細細碎碎,似在低聲呢喃。台下觀眾的情緒,被帶到另一個層面。在木吉他響起的一刻,眼淚不知怎的,無緣無故自他們兩眼緩緩滑下。「亞紀、小希、斐哥哥,我要借用你們的力量。」凌嬰的靈感聲音,在所有樂團成員的思域裡,靜靜地響起。台下最前的一列座席上,紀謠的目光投在凌嬰沒太多表情的臉上…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52 因何對立?

真是這樣嗎?澄音當晚,真的在失控情況下,仍盡力控制MagicVoice,把喚醒魔力的情況,調控在不會完全覺醒的狀態?這應該比全面發動魔力,艱難百倍吧!事後,澄音沒有讓驕子的魔力沉睡,真的因為,她想讓他們帶著魔力的種籽,讓他們能夠安然過度變動之日?澄音,真的與他目的一致?方木巧從來不相信,只為個人私愛,甘願放棄自己的人,能夠為與自己毫不相干的人,作任何一丁點的付出。人類,根本就是自私的動物……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51 蕭邦造的遺產

「當日我帶著輕到布里斯本,其實就是想把他們揪出來。蕭邦造曾經有四年,遠離了我們的監視。只有斐非文和唐克隆才會相信一個十幾歲的小男生,會真的乖乖四處旅行,而甚麼也不做。」方木巧攤攤手,完全沒有因為突然情勢逆轉而氣勢受挫。「那倒是,你十幾歲的時候,大概已很擅長玩弄別人的心理了。那你知道訓練他們的是甚麼人嗎?」阿流的說話內容明明在諷刺方木巧,語調上卻沒有絲毫這樣的意味。「重要嗎?」方木巧不以為忤……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50 斬不斷的牽縴

察覺到方木巧由一開始,便在設法擾亂自己的思緒,阿流回復正常的同時,已經猜到方木巧是想讓紫鑰徹底消失。如果,阿流因不想紫鑰被奪,把它送進時空亂流的話,方木巧便成功。如果,群起而來的驕子,能把阿流與凌嬰抓起來,方木巧亦算成功。無論如何,他不會失敗。嘭 ── 巨響,來自四方八面。半空中,出現數不清、各式各樣的物件。幾張長木椅和數支街燈,不分先後飛襲而至…阿流無視驕子群的行動,仍然與凌嬰一起…撲向方木巧…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49 另一個真實

思想、記憶與感覺,屬於靈魂的特質,是一個人存在的證明。所以,時空亂流把一個人送到時空的彼岸,同時也會把靈魂的一切沖刷掉,讓人能夠以空白一片的靈魂,重新經歷,重新的再活一次。之前,在接觸白鑰與銀鑰的時候,阿流已明白這一點。所以,對他來說,無論自己來自哪裡、哪個時空,根本不再重要。只是,另一個自己,原來仍活在同一個世界、同一個時空,阿流始終沒辦法視若無睹。如果,鑰匙能夠讓一個人回復所有記憶與感覺的話…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48 陷阱?

阿流與凌嬰,心裡都明白,天野必定是先把澄音交她保管的紫鑰,藏在皇家音樂學院裡,他們才能剛到倫敦兩天,便能夠憑靈感把它找出來。然後,在他們深入感受紫鑰的同時,短短十分鐘,無竟能動用所有力量,前來截擊他們!無論哪一個可能性,紫鑰是個陷阱,這已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在無以閒話家常的態度說話的時候,四周陸陸續續出現身負魔力的人。那些人似乎全無共通點,不論是魔力類型,抑或外表衣著,都不一樣……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47 大腦虛無

「我可以為澄音做的,或許就只有這樣。」就像姐姐曾為澄音所做的一樣……凌嬰轉身,走向較早前被他們打開的卡廂門。阿流明白過來。在最後,仍然很努力的澄音,既已消失,實在沒必要再背負任何罪名。親手讓澄音被時空亂流捲走,阿流自覺應該比誰都明白。「走吧。」凌嬰向阿流伸出了手。握上凌嬰微涼的手,掌心與掌心相互緊貼,阿流的淚水終於止住。「男生的眼淚,很珍貴。」凌嬰側頭望向阿流,牽起微微的弧度……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46 紫鑰記憶

十八年的故事。十八年來的經歷。紫鑰散發出隱約可見、奇異的色彩。微光,略帶陣陣暖感,擁抱著阿流與凌嬰。在深夜裡,倫敦眼摩天輪,就只是泰晤士河畔一副龐大中空的框架。一個個可容納數十人站立的卡廂,全都空空如也,就只有最高的一個是例外。如在對岸議會大樓附近望過來,大概會看見,一點紫色光芒,懸在一百三十多米的半空。淡淡的紫,聚而不散,在漆黑天際,慢慢盤旋。然後,慢慢消散。整個過程,約維持近十分鐘……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45 原本的妳

連邦造遺留在思域裡那最後的留言,澄音也再感受不到了。是否,可以放棄了?靈魂,似是已離她而去。澄音的軀體,像再沒有一丁點的感覺。風,如何的吹,她感受不到。在天野跟雨歌陪同下,走在路上,她聽不見任何人聲車聲。她不知道如何離開摩天大樓的工地,也不知道如何回到小時候生活過的居所。就連天野臉上再沒有笑容,只有擔憂的愁緒,澄音也沒有察覺。一天,兩天,三天……整整一星期,澄音似連呼吸也忘記了……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44 沉寂靜默但不消散

市中心的小黃瓜大樓,就像指頭般大;倫敦塔橋,看起來跟玩具一樣。雖未竣工,高度卻已達二百多米。玻璃碎片大樓的工地,在入夜後仍然有不少留駐的工作人員。那些人,在同一時間裡,無差別的感到頭痛欲裂,最後相繼昏倒。在建構物的最頂端,架起一套爵士鼓,一支木吉他靠在鼓旁…… 被帶到這裡來,澄音看見簡單布置的臨時舞台,有點詫異……「的確,魔力像所有能量一樣,在最高點能夠擴散得愈遠。」雨歌平靜地說……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43 心跳…希望的歌謠

驚覺自己竟像往昔,以半玩鬧的方式「跟邦造說話」,澄音也拿自己沒辦法。為甚麼人已離去,負載紫鑰上的記憶思想也散掉了,還要透過靈感的觸碰,留下邦造的聲音?澄音無法弄明白。不過,她欣然接受這根本並不平常的情況。能夠經由靈感聽見邦造最後的想法,彷彿一種最有效的安慰。彷彿,他仍然存在,於世界裡,某個她暫時無法觸碰的角落……吱──吱──刺耳的聲響,在澄音腦際,憑空閃過。是魔力之間的感應。但,又似乎不止於此……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42 無可取代

在離開倫敦之前,澄音要以她的魔力,把全倫敦治癒。只因,這裡,是她跟邦造邂逅的地方。那一年,澄音才十歲,蕭邦造也不過十四歲…吱 ── 吱 ── 突然傳來異響,澄音臉上掠過一陣疑惑。「有個男生…MagicVoice喚不醒…靈感進入思域後,立即被大幅度的弱化,起不了作用。」她側頭,豎起耳朵,細聽空氣中無形的訊息。「我知道他呀!他便是把妳從失控中救出來的小朋友,叫斐躍。」天野理所當然的說。澄音一陣愕然……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41 已盡力了

暗裡追隨澄音,雨歌與天野在洛杉磯住下來……不知是領導,抑或大腦發動了無數次的奇襲,雨歌與天野全擋下來……意外地被當地音樂界的人發現,甚至誠邀復出,她們只能拒絕……遇上能讓她們心跳加速的人,她們只可以選擇在對方面前消失……由洛杉磯到巴西,她們彷彿自由自在,卻跟困在牢籠裡沒有分別……唯一的安慰或許是,她們仍能透過網絡世界,發表她們的創作……手,放開。澄音垂頭,看著自己無力擱在大腿上的兩手,說不出話來…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40 能再見的

澄音半轉身,兩手繞過邦造,重重的回抱他。觸感是那麼的實在。澄音甚至能從她與邦造的接觸,感受到他熱暖的血液在流動。真的,只是鑰匙負載的記憶和思想嗎?真的,不是真的嗎?就算只是虛幻假象,她都願意一直擁抱眼前這邦造最後留下的幻影。「澄,在我們再見前,妳要好好活著。妳永遠是妳,不是任何人…」聲音,慢慢散掉;觸感,漸漸消失。床上,餘下只能緊緊環抱自己的澄音…她把胸前的紫鑰,一次又一次重重壓在自己的心胸上……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39 紫鑰記憶

五天…她乘坐過地下鐵,在那一個個猶如防空洞般的鐵路站裡,像那些地方常見的街頭藝人一樣,高歌。她在泰晤士河兩岸,像很多擦身而過的人一樣,漫步,歌唱。她坐上遊河的輪船,亦曾登上倫敦眼摩天輪……她每途經一個地方,那裡便會隨即出現數不清感染奇怪病毒的受害者。沒有哪處是例外。她終於明白邦造的擔憂。她沒想過,自己會魔力失控。只是,她避不過那些人逼迫她無法自控。只要奪去她身邊最重要的人,她立即便如那些人所願……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38 無人能夠抗拒

澄音無意識地打開車門,完全不在意圍繞著她、難以掩藏的白光。白光隨著澄音的動作,溢出車子,擴散……澄音的臉上,沒有半絲表情。她的兩眼,被白霧填滿…澄音周圍的白光,已擴散至快要把一切都吞噬掉。女生甲乙的視力,完全被奪去,甚至連其他感官也消失了。澄音一步一步走過兩名女助手身邊,正眼也不曾望過她們。每多走一步,白光的範圍便再擴大一點。「嗚!」澄音的悲鳴,直接刺進沿途方圓數百米內所有人的耳裡……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37 思域中遺落

紀謠的手機,緊貼她的耳朵與臉頰。電話另一頭的人,大概一直在說話,但紀謠卻不曾回應。她只是聽著聽著,表情突然出現變化!變化突如其來,讓只是透過視像看見紀謠的澄音,心裡發毛。紀謠兩眼同時流下淚水。關上手機後,她怔怔地望向鏡頭,似要望進澄音兩眼。她的嘴巴微微顫動……眼看紀謠無所適從的神情與動作,還有一串一串沿臉滑下的淚滴,澄音的心揪成一團。莫名的,澄音的情緒竟被牽動。紀謠也擁有MagicVoice?……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36 三個字

澄音眼中,紀謠的舉動,真誠之餘,帶點可愛。她打從心底的笑起來。透過視頻,紀謠同樣的笑了。做音樂的,原本就該擁有這樣的笑容。澄音一直也認為,理當如此。手機鈴聲響起,傳出不一樣的《季候鳥》。澄音聽得出那不是她的嗓音。唱歌的應該是曾任樂團女主唱的姚希韻吧。雖聲音不一樣,澄音卻能聽得出姚希韻唱歌時的心聲。充滿希望,充滿對重要的人由衷的祝福…澄音喜歡這樣的歌聲。視頻另一邊,紀謠不好意思的取出手機,準備關掉…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6 #335 清澄通透魔法聲音

「我最重要的人,曾經說:『清澄通透魔法聲音。母親為妳起的名字,有別具深意的期望。』這是為何我以『澄音』出道,也以這個名字歸來。」「我們曾經訪問過,妳在皇家音樂學院修學時的師長與同學。他們當中,有不少人稱妳為『魔女』,對妳最難忘的印象是,妳的歌聲彷彿擁有某種魔力,能夠讓人失控大笑或痛哭……」「妳想問,魔音樂團是否邪教組織?」「曾經有人這樣說過。」「我會把這當成,對我們的音樂最高度的評價。」……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