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音MagicVoice
韋浩川
Maintain
24 are following
551 articles

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曾經,一場疫症肆虐世界。日後被稱為魔音歌姬的一名女生,透過名為MagicVoice的魔力,在被隔離的病患者之間高歌!MagicVoice能救治亦能毀滅,能喚醒人的魔力,也能使之沉睡。那是世上唯一的強大力量、魔力之源。但凡聽過那歌聲的人,危疾病患會被治癒,同時亦會被賦予一種由他們本身願望所定義的魔力! 疫情終因魔音歌姬而終結。然而,其後,她只留下一雙新生女兒,便消聲匿跡… 魔音 MagicVoice 是一支搖滾樂團; 是一種無法抗拒的魔力; 是一名不被祝福,只為被利用而誕生的女孩… https://matters.news/~ProjectMVAD ****** 《魔音 MagicVoice》(韋浩川小說作品) 全書9部以【Track】劃分。 【Track01】已於2022年6月7日連載完結 【Track02】已於2022年8月5日連載完結。 每【Track】連載完結後一周將維持公開,其後最初10章依然解鎖為試閱篇章,往後章節將納入【魔音樂土】上鎖。 因應過往百餘章節的反應和讀者習慣而稍作調整,2022年8月6日起,將不設頭10章5天雙更,而是一律維持每日一更,更新時間為每日中午前。

韋浩川

【原著小說原創歌詞AI生成歌曲 如果覺得尚可,甚至喜歡,盼能廣傳!】

《季候鳥》初試啼聲……(小說《魔音》原創歌曲)有誰共鳴?我們總是到了最後,才想起把曾經的都記憶起來……《季候鳥 Migratory Birds》這是“魔音樂團”的第一首歌,藉由對遠古失落文明的馳想,哀悼失落的情感。當時,他們都不知道,這首歌其實在預言他們的未來……

韋浩川

出道XX周年紀念特別安排(PENANA)

2024年,浩川出道(第一本出版作品推出)滿25年了!既然是25周年,總得作出一些改變。於是,除了連載中及計劃中的故事之外,在PENANA的訂閱計劃也推出了一個新的,取名【時空】。此一訂閱計劃,可算是特別優惠的安排,將會每月隨機解鎖5部作品,當中包括已完本作品與連載中作品之領先部…

韋浩川

【終結就是開始】《魔音 MagicVoice》連載完結:後記|MVAD小說宇宙發展:《都市碎片》連載於馬特市啟動!

終於,《魔音》原版的復刻連載結束了。除了特意來支持我的朋友之外,不知有多少個你或妳,都能投入其中,伴隨書中的他們,走到最後?《魔音》原版的出版,是由2008年開始,至2012年圓滿終結。在上一年2022年,正好就是這孩子完本的10周年。我也是藉此機會,重新把她帶出來,希望能為她多做點事。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Finale #545 最終結

空氣,異常的,豐厚。在這海拔八千多米的極地,就算是從前,空氣應該也非常稀薄。厚厚的積雪,沒有因為世界最巨大的災變而融化。踏進這第一高峰上,不曾被探索的部分,現在來說絕對異常的環境情況,彷彿幻象的存在。世界每一個角落都不再存在的,竟在這裡出現。

Related Tags

  • 抱擁靈歌
    162
    告別序曲
    261
    宿命藍調
    159
    誓約搖籃曲
    158
    心變奏曲
    158
  • 無法告訴你這約誓
    152
    原創
    2162.4k
    小說連載
    62824
    創作
    7236.1k
    分享
    2842.2k
Back to All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Finale #544 最初(6)

水晶房間的最裡面,一個男生跪坐在一堆看不明白的儀器前。聽見凌嬰的聲音,他自然反應地站起來,轉身,側頭,迎上凌嬰的目光。一身古銅色皮膚,手指般長的黑髮仍是一樣的亂糟糟。他修長的眉毛,隨著學凌嬰喚出一個字,稍稍蹙起。一雙淡啡色的眼瞳清晰通透,彷彿一塵不染。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Finale #543 最初(5)

方木巧拉起凌嬰的手,忽然奔跑起來!草地在腳下不斷倒退。甚至,讓凌嬰錯覺自己竟然飛起來。這裡的人全都是這樣,直接、率真,一想到甚麼便即行動。只是,凌嬰認識的方木巧,絕不是這樣的人。悠長的歲月,絕對能徹底改變一個人。穿過草原,方木巧帶著凌嬰,走進一棟參天的水晶建築,直接就坐進一個凌嬰第一次看見的東西。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Finale #542 最初(4)

不知是誰,一把高昂的男聲,緊接凌嬰的哼唱,自前方傳來。凌嬰卸下背上的包包,慣性戒備。縱然,這裡的人,跟原來時空裡的,有很大分別,幾乎完全察覺不到侵略性。「原來時空?」思域裡響起,該是剛才接唱,那男生的聲音。不同於他的歌聲,靈感話語的聲調,顯然要低沉得多……就是那份低沉,讓凌嬰的心跳怦然加快!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Finale #541 最初(3)

彷彿在草原上浮現,一組以六個不同的圓組成的鼓面上,一雙棒子激烈地舞動著!握棒的人,高瘦硬朗得像鋼條。微帶蓬鬆感的黑髮,髮梢豎起清晰線條。一張清秀的面容上,兩眼半開半合,完全投入在自己的鼓聲中。棒子在半空轉動,劃出完美的圓,再被揮下!成長過程中,罕有出現在凌嬰臉龐與眼眸裡的淚水,短短半天之內,第二次自眼眶中,滑落。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Finale #540 最初(2)

凌沁特意找來一襲粉紫色的輕紗迷你裙子,搭配墨黑色的貼身褲襪,讓凌嬰穿上。都是她從小鍾愛的顏色組合,讓她穿戴得自然。在凌沁類似衣櫥,卻以透明而不知名材質打造的藏衣處裡,被掛起了讓人嘆為觀止的數十套衣裙。有類似公主裝、蘿莉裝那些凌沁曾愛穿的,更多的是簡單而舒適的剪裁,夾雜幾件甚至稱得上時尚的半透明服飾。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Finale #539 最初(1)

很香。青草嫩葉的氣味,滿盈生命力,填盛整片大地。張開了眼。眨動,再眨動。凌嬰躺在一張……應該是床的軟墊上。身上蓋著一張很柔軟的被子。被子裡,她的身上,沒有任何衣物。她擁被下床,謹慎地觀察四周環境。床的形狀很奇怪,擁有圓滑的流線感,比較像隻船。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Finale #538 最後的最後

在相互擁抱的時候,刑克取過了輕頸上的鑰匙。方木巧送她的白鑰、她與阿流在沉默之牆上取下的銀鑰,還有阿流與凌嬰一起,從音樂學院尋獲的紫鑰。三鑰融合為一把鑰匙,深藏著無數人的記憶、感覺與思想。輕一直沒有脫下過這鑰匙,雖然她的記憶不在裡面,她根本無法在鑰匙裡得到更多。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Finale #537 明天

「藍凌輕。」澄音的聲音,聽起來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欣喜。輕繞過向她展現笑容,繼續彈奏鋼琴的蕭邦造,走到偏廳另一邊。那裡,一張長沙發上,澄音微笑迎上輕的目光。澄音手上有一部平板電腦,正無聲播放著魔音樂團巡演全紀錄的視頻。畫面上,是身為經紀人的紀謠,與女主唱希的專訪。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Finale #536 世界

雖然葵每次也會提出同一問題,而輕的答案從沒改變。然而,這是輕喜歡到這裡來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無論她到哪裡去,這裡始終像家。「澄音和哥哥,是否跟妳同一樣答案?」就算滿是思念,葵的臉上,一直掛著陽光般的笑容。縱然,已沒有Emot,她根本不用堅持歡笑。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Finale #535 看清楚

或許,無論任何人做任何事,也無法扭轉人類的命運。但,只要還有一絲一點的希望,他們一定能以最真實的意志,活到最後。「對不起。」輕的一雙眼眶,已經盈滿淚水。縱知道,凌嬰的生命力已一點不剩,輕還是不由自主,想把她留在身邊。如果未來一天後便是最後,她始終希望,可待在凌嬰身邊,直到最後。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Finale #534 真的最後了

因為蕭邦造的Fortuneteller,希、紀謠與其他人,在凌嬰擁抱他們的時候,出現了那麼一剎那的失神。這是言靈被行使時常見,有違人的本意,卻出於自然的情況。就是那一瞬,他們才暫失抗拒凌嬰的力量。讓Shadow成長至極限,連希與紀謠直接繼承自歌姬的MagicVoice,也能完全轉…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Finale #533 末日未來

射燈映照中,近乎透明的空白,在九萬人的上空,合攏。歌聲,亦結束。台下的人,有那麼的一剎那,全都顯得呆滯。再沒半點聲音。但,只是一剎那!噹噹 ── 躂躂 ── 躂 ── 躂躂 ── 躂 ──輕快鼓聲,響起!鼓棒轉了一圈,再次揮下!雨歌,敲打出可以延伸下去的振奮!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Finale #532 變動之日

希愕然的望向凌嬰。透過靈感網子,她們同樣感受到……整個世界,再沒一點燈光!「澄音!歌姬!」台下的人以為只是單純停電,沒有誰的情緒稍為降溫。「我,不會停下來。我,給你們唱下去。好不好?」沒有電力,麥克風無效。甚至,所有觀眾樂迷,因為沒有燈光照明,幾乎都看不見舞台上的澄音。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Finale #531 搖滾靜止

在思域裡,凌嬰看見小小的刑克,兩手雙腳都很短,卻拚命攀過凌家大宅的圍欄。就那樣吊在圍欄的頂端,偷看。就連靈感留話的聲音,似乎亦變為年幼時的青澀可愛。「我是蕭家最後剩下的男孩呢。我可以預視未來呀!但我已決定,不會再預言了。好難過…我的消失,將會又一次把妳最重要的人也帶走。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Finale #530 窩心

為著某種奇異,但似乎極重要的原因,雨歌決定為歌姬家鄉中,那近百個不被祝福的女生,以Phantom送上永恆的美夢,並沒有隨輕回來。樂團裡,負責敲動心跳的鼓手,原來只剩凌嬰她一個了。雖然,有技師團協助,當中的鼓手技術非凡。然而,第一下鼓音,應該由凌嬰敲擊出來。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Finale #529 別了

阿流舉起半透明的手,放在已無色的唇瓣上,比出一個弧度。「我在這裡,原本甚麼都不是呢。因為妳,我有了名字。嬰嬰,謝謝妳!」凌嬰再說不出話。用盡畢生情感,她努力掀動她的嘴角。然而,被淚水沾濕的雙唇,無法自控。「澄音告訴過我,最真實的記憶早已刻在我們的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