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評書|Vrba&Wetzler奧斯維辛報告與猶太委員會的惡名【五】

MaryVentura
·
·
IPFS
·
又是猶太委員會高層造的孽:而這一交易的結果就是,1944年5月15日開始,持續了56天時間,437,402名匈牙利猶太人被運上147列火車,大部分人在到達奧斯維辛後就立即被毒氣室殺死。

在找到斯洛伐克猶太委員會之後,Walter Rosenberg和Fred並沒有立即被相信。相反,雖然猶太委員會給予了他們庇護所,但也同時對他們兩個成功從奧斯維辛逃出來的事實表示懷疑。於是,在接下來長達幾天的時間裡,逃跑出來的兩個人被分開詢問,他們所說的奧斯維辛毒氣室、焚燒爐的事情以及提到所有被運到奧斯維辛集中營的猶太人火車車號幾乎全部跟猶太委員會自己的紀錄一一對上號。沒錯,猶太委員會對於每一個通過火車被運往奧斯維辛和其他集中營、Ghetto的猶太人全部都記錄在案,只要他們依照Walter Rosenberg和Fred兩個人的說法去查,就發現,原來,記錄在案且被送到納粹奧斯維辛集中營的這些猶太家庭面臨的是這樣一個無法言說的地獄般慘象。兩位成功出逃的猶太人能夠把所有斯洛伐克猶太人(其中包括很多猶太委員會高級成員自己認識的鄰居、家人、朋友)在奧斯維辛的命運像科學家呈現事實一樣的呈現出來。於是,斯洛伐克猶太委員會的高級成員通過兩位猶太人的詳細敘述合成了一份非常詳盡的報告,只是,他們也不能說出兩位出逃的真名,為了讓他們繼續在斯洛伐克藏匿下去,猶太委員會為他們準備是可以通過查驗的非猶太人身分,從此,Walter Rosenberg就成了Rudolf Vrba,他的朋友Alfred Wetzler就成了Jozef Lanik。有意思的是,Alfred在德國戰敗後立即捨棄了這個假名,重新成為了Alfred Wetzler;而Walter Rosenberg這個一聽就是猶太人的名字則成為了過去,從此,Rudolf Vrba就是Rudi的新身分,追隨了他一輩子。

Vrba&Wetzler的奧斯維辛報告

Vrba&Wetzler的奧斯維辛報告能夠成形並且迅速傳開,這是Rudi跟Fred心心念念的結果。他們深信,一旦英國、美國、教皇等等國際上有影響的實體知道了在奧斯維辛發生的事情之後,他們會立即不顧一切地救出奧斯維辛死亡線上掙扎的猶太人囚犯們,甚至救下來即將要被運送到奧斯維辛的匈牙利猶太人們。然而,事與願違

英國知道了

斯洛伐克猶太委員會將這份報告整理出來,秘密打印出來,也通過各種語言的翻譯翻譯成了德語、英語等其他語種,很快,這份報告到達了英國首相邱吉爾手中。邱吉爾當下表示要不惜一切代價趕快救奧斯維辛裡的囚犯,看看能不能直接炸掉奧斯維辛火車軌道等等。沒想到,邱吉爾的命令一下子就碰了壁。當時的空軍司令直接告訴他,我們英國是負責晚上轟炸的,晚上什麼都看不見,炸奧斯維辛的事情要留給負責白天轟炸的美國空軍去。😮‍💨

美國做出的選擇

然而,白宮中羅斯福和他的空軍討論的結果是,他們拒絕轟炸奧斯維辛的鐵軌,似乎是出於專業的、戰略的、軍事上和策略上的考量。事實上,在奧斯維辛上空早就有盟軍的飛機,他們也對奧斯維辛發生的事情知曉,無論是從Vrba&Wetzler的奧斯維辛報告還是先他們成功逃出的那另外35個非猶太囚犯口中,只是,對於擁有武器、飛機的盟軍而言,奧斯維辛中的囚犯是可以犧牲的。😮‍💨

教皇與教廷的偽善

這份Vrba&Wetzler的奧斯維辛報告不僅到了瑞士各種國際機構的手中,甚至也到了教皇手中。當然,到教皇之前,很多教皇轄下的主教什麼的都拒絕幫忙,如紅衣主教Serédi說「If the pope himself does not undertake anything against Hitler, what can I do? Hell!」事實證明,在之後教皇所發的電報中提及奧斯維辛的慘狀,他連「猶太人」這個詞都無法說出。😮‍💨

匈牙利猶太委員會

雖然處處碰壁,但是Rudi和Alfred並沒有放棄,因為在他們兩個人的心中,他們冒死出逃最重要的是為了傳達出信息,拯救即將被送到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匈牙利猶太人。所以,在Vrba&Wetzler的奧斯維辛報告被翻譯成匈牙利語以後,就被馬不停蹄送到匈牙利猶太委員會手裡。沒想到,現實與理想的差距還是太大了。

匈牙利猶太委員會討論是否要把這份恐怖的Vrba&Wetzler的奧斯維辛報告向自己轄下的所有猶太人公開時,一個高管Rezsõ Kasztner說了一個詞「No!」他們當然知道,如果不告訴匈牙利猶太人即將迎接他們的命運,那麼這些猶太人就會順從地上火車,天真地以為是去奧斯維辛重建生活,然後慘死。可是,猶太人相信的組織再一次背叛了他們。

匈牙利猶太委員會的高管Kasztner之所以拒絕告知轄下所有猶太人是因為他在跟魔鬼做交易。交易是,Kasztner不告訴猶太人Vrba&Wetzler的奧斯維辛報告的存在,作為交換,納粹給予他600個猶太人名額能夠逃過轉運到奧斯維辛的命運。後來,這個數字升級到差不多1700個。這些人都是Kasztner選擇的親戚、朋友、專業人士(有用的人)等等,他們會被放在「VIP 火車」上送到安全的地方。在此之上,所有「VIP火車」上的人按人頭每個1000美金付給納粹,算是買一條命的錢。納粹總共收到1,684,000現金及等價物。而這一交易的結果就是,1944年5月15日開始,持續了56天時間,437,402名匈牙利猶太人被運上147列火車,大部分人在到達奧斯維辛後就立即被毒氣室殺死。😮‍💨

這就是Rudi和Fred用生命換來的「拯救」。我無法用言語來形容Rudi和Fred面對這樣的情況所感受到的痛苦、憤怒和無助,作者用的是「frustration」這個詞,當然其背後的意思有更深的層次。

Rudi其實一輩子都沒有走出Kasztner給他造成的憤怒感。

Kasztner的結局

與納粹做交易的Kasztner居然在戰後改名換姓到新建的國家以色列「重新做人」。其實一個人再改名換姓,真正內裡人性的東西是永遠改不了的。昔日匈牙利猶太委員會高管Rezsõ Kasztner搖身一變成了Israel Rudolf Kasztner。在當時的以色列,Kasztner是商務和工業部發言人,很快要進入以色列議會成為執政黨Mapai成員。說巧不巧,有人跳出來指證,這個人就是當時跟納粹做交易,拒絕告訴匈牙利猶太人奧斯維辛報告中的情況,並且親手選擇了近1700名親朋好友並給他們「免死」交換送上VIP火車。這下,Kasztner在以色列前途盡毀。

Kasztner在紐倫堡

因為在匈牙利是猶太群體的領導人,Kasztner也去二戰法庭紐倫堡作證了。他作證當時在匈牙利的納粹高官們確實存在細節猶太人財物等行為,這一作證不要緊,發現Kasztner跟當時與他做交易的兩個納粹高官的家人在交易過後還保持著密切的聯繫,還寄食物包裹什麼的,坐實了他自己的罪狀。

Kasztner這個人可以說讓新成立的以色列把一腔怒火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他在以色列受審,法官判決Kasztner這個曾經匈牙利猶太人的領袖「collaboration in the fullest sense of the word」,跟納粹合作,且「sold his soul to the devil」。他沒有跟匈牙利猶太人分享奧斯維辛報告而是利用自己的職權做了交換,救了自己想要的人,卻讓二十萬無辜的人是去了生命。Kasztner有臉提出上訴,可是,1957年3月,夜班後正朝自己的車走去的他看到兩個年輕人走過來問,「Dr Kasztner?」他答應了一聲,隨即被槍擊斃命。所以,還是人民自己解決了這個罪人。

戰後,其實Vrba&Wetzler的奧斯維辛報告一直處於比較underrated的狀態,究竟是為什麼,Vrba和Wetzler的戰後人生怎麼樣,我會在最後一篇終結篇中繼續介紹。

All rights reserved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讀者送我情♥️♥️♥️

logbook icon
MaryVentura🌀回文詩人🌀 @字縛雜誌 Founder 書評外的話👉 https://liker.social/@MaryVentura
  • Author
  • More
書評•評書
148 articles

書評•評書|匡靈秀《黃色臉孔》裡的那麼多聲音,你聽得見哪個?

詩歌的形式
29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