飢渴,飢渴到了極點

Red
·
·
IPFS
·
以為找到伍寶笙的那個男孩,明白身邊的女孩並不是伍寶笙,於是乎,他離開了她,繼續尋找,心態由饑餓變飢渴

他個子不高,沒有濃眉大眼,但有副沒有俊俏臉龐,沒有特殊的運動才能,沒有可以讓人吸引目光的素質,很多的沒有,身高號稱170,其實只有168,戴個眼鏡,就是典型呆瓜樣,以現在名稱就是宅男。



他個子雖然不高,沒有濃眉大眼,但是卻有一副深度眼鏡;沒有俊俏臉龐,但是有一張誠懇親切的臉龐;沒有特殊的運動才能,但是卻有滿腔的熱情;沒有可以讓人吸引目光的素質,但是他一直在培養屬於他的素質。很多的沒有,卻有很多的但是,身高號稱170,其實只有168,以現在名稱就是文青。


血紅色的雲就像男孩的內心波濤洶湧


升上大二的他,從大一新鮮人變成了學長,必須承辦系上的迎新活動,她住在北部,他雖住在中部,但他直接北上跟她辦起了北部新生迎新活動,此舉動中,男孩潛意識想宣示主權,在這還未被女孩口中認可的男友系上生活圈。社團裡,女孩認可了他;班級裡,他們還是戀人未滿階段,所以只要系上活動,男孩就會強烈支持她!

北區的迎新,選擇了台大附近的麥當勞,他不明白為何不辦在學校附近?


「你不懂啦!學弟妹又不是只有台北人,也要顧及住在基隆或是桃園的學弟妹!找個大家都知道的地方比較方便。」她對他的口氣平時就是這樣,只要不是在社團,她永遠是女王,而他也選擇永遠服從。

「那在台北火車站不是更好?我們台中的就辦在火車站附近!」


她翻了白眼,已經不理會他,更不想解釋北區個別迎新為何選擇台大附近麥當勞。

男孩心想:「辦在這,我們又不是台大生,外地的學弟妹不見得認識這裡。像我一樣。」

說是一語成讖,也不盡然,參加的學弟妹差不多都到齊,也入內開始點餐、開啟歡樂大學模式。

「喂!還有一個學妹還沒到,昨天電話連絡她會參加,我們要到附近的茶店繼續聊,你就留在這裡等她!」她吩咐他在麥當勞前面等......


「我對這不熟,你們要到哪裡?我怎麼帶學妹去?」
「就這條路轉個彎在路邊很好找。」
就這樣一行人在買當勞快樂半小時後,他們轉移陣地,她走在前頭還不時跟住台北的同學嬉鬧和跟學弟妹說笑。

而他站在買當勞前面,看著他們「我跟他們是念同所學校嗎?」心理氣著那位遲到的學妹,為何時間觀念那麼差?遲到半小時


男孩就像風中芒草,女孩說什,他就倒向哪


他蹲在麥當勞門口,很想放棄等待轉身去找那間茶坊,人來人往,男孩失去了方向,不敢亂跑的他,繼續待在原地。四十分鐘後,遠方出現了一位氣喘吁吁、清湯掛麵的女孩。她左顧右盼,一臉焦急~


「歷史系的.....某某大學,對吧~」男孩蹲著跟她說。
「是的學長,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他們去喝茶了,不知道哪一家店?」他懶得站起來,蹲著跟遲到的學妹說。嘴裡還碎念「妳怎麼知道我是學長?」

「看他們會不會出來找我們?我累了,原諒我蹲著!」人來人去的熱鬧街道,他知道蹲在那裏的確有礙觀瞻,而男孩隨著時間的流去,已經坐著了。

突然,學妹也坐了下來,也不管周圍的人怎麼想。

原本一肚子氣消了一點,因為遲到學妹也跟著坐在身旁,無畏旁人眼光。

他跟學妹說:「地上有點髒,褲子會髒掉咧。」

「沒關係,褲子媽媽會洗,不好意思我遲到!」這是學妹跟他說的第二句話,應該是他臉很臭很臭,所以過了十分鐘學妹才敢開口。

「打工下班晚,沒趕上火車,公車也沒搭上,對不起!學長。」

「打工?妳重考嗎?考完試就打工?住哪裡?」男孩的家庭給了他很大的支持,大學生活中,他沒打過工;對打工的同學有著一份佩服。

「我住基隆,跟家裡說大學註冊就申請助學貸款,其他外宿跟生活費就自己賺,沒重考!也沒抽中宿舍。」

聽完學妹一番話,對她的遲到,他的氣又消了一大半。就這樣一問一答,兩個人就坐在麥當勞前面又過了將近半小時。他忘了他們之間說些甚麼?只是納悶為何沒人來找他?他腦中只有她,對於眼前的對話一點在沒放心上。

「學長,你知道他們在哪喝茶嗎?」


「他們說沿著這條路,拐個彎在路邊,很好找…」
「我好像知道在哪?我帶你去找看看。」

走進茶坊,聽到一行人說的精采、說的笑聲無窮,他就像呆瓜,想坐在她旁邊,只是她身旁沒有位置,只好坐在角落。


「學妹,等你好久耶,麥當勞都吃完了!」她跟學妹同是基隆人,早在幾天前就已經電話聯絡過,也是她的直屬學妹。她再一次介紹學長姐給學弟妹認識,他也忘記她說了些甚麼?只記得她介紹他:「這個不高的學長,是我們上學期的班代,因為喜歡台北,所以特地跑來台北跟我們一起辦迎新。」

「其實我喜歡的是妳,而不是台北」他說在心裡。遲到的學妹遠遠的向他點頭。


大二上半學期結束,他到社團辦公室開會,準備寒假舉辦的愛盲工作營,這次開會目的要驗收的是活動組的活動流程,而他心不在焉,因為早之前他們又吵架了。

「這次後三天要到台中啟明學校,我沒法照顧妳!」
「放心,我會自己照顧自己,只要讓我跟在你身邊。」
「出隊到台中啟明,活動組的我責任更重大,帶完營隊,我馬上回台北找妳…更何況妳不能跟在我身邊,我一大早要跟其他社團搶場地,晚上又要巡視…」
還沒溝通完,她就掛上電話。

一個月後,他還是帶上她參加了社團營隊,他忙碌著他的活動,她埋怨著他的疏忽,營隊的緊湊,他無暇兼顧她,直接鬧起脾氣的她,使得男孩終於卸下對她感情。與其說卸下,不如說疲累了。


男孩以為的伍寶笙,不是伍寶笙。對感情放棄了嗎?苦讀三年的他,初戀雖然沒有他期待的結果,但是,晉身學長的他卻有了更多的機會,羊群依舊在,狼性沒更改~

經過失戀的洗禮,男孩更沉穩,知道目標不是看的就好,而是要用心挑選,不能用饑餓的心態選擇,而是要用飢渴的眼光去挑選。


花朵不是艷麗才漂亮

「今天晚上活動組要開會驗收喔!」男孩離開社辦時,社長大人還特別交代。
「知道,知道,不會忘了,就算忘了,我也都在社辦。」

副社長在一旁幫腔「不會啦!我會幫忙提醒,讓他準時驗收。」


「活動組不用驗收啦,還要排練,我們就不是社上最強活動組。」男孩帶著視障生上課去,邊下樓梯邊說。他大三了。

社長看著副社長:「ㄌㄨ ˋ 學長,總是這樣!那麼有信心。我是怕得睡不著」


副社長微微一笑。跟在他後面步下樓梯上課去。

「現任社長做了一半落跑,ㄌ ㄨ ˋ他就不想接社長,他只想帶著我們到處去飛到處去嘗試,可是掌與厲害,找了ㄌㄨˋ的女友來當副社長,妳就等於有了兩人的幫忙!放心啦~雖然妳是臨時接了社長,營隊會如期圓滿完成,ㄌ ㄨˋ有三次經驗了。」社團視障生主席說。


男孩帶著視障生下樓,副社長跟在後面,那個不畏異樣眼光,跟著他坐在麥當勞前面的女孩,他回頭跟她笑了一下。

「別忘了,晚上開會驗收啦!」

「我應該會遲到個半小時喔,哈」



聲明一:裡面內容,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聲明二:待續,其實還可以待續,只是不知有人是否想看

聲明三:跟小太陽的愛情,還是相差太遠,還是不敢標注...for@小太陽的星與心

聲明四:有時候錯過,下一個會有不同際遇。for@紅色毛衣

聲明五:這篇的上一集請參閱〈饑餓,饑餓到了極點〉

聲明六:for@四季 故事主角是個又呆又有福氣的人,不是我,呵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Red庸庸碌碌,汲汲營營於生活中
  • Author
  • More

七日念–紅之六

七日念–紅之五

七日念–紅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