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日书|别告诉她

阿布拉赫
·
·
IPFS
·
今天本想交白卷,最终还是决定糊弄一篇。反正,我经常糊弄。

表姐去世了,很突然。

其实生病已经将近一年,期间住院也住了三四回。只是每次都含含糊糊,问不清倒底是啥病。跑了三个城市的三家医院,最初说是风湿,半个月前从第三家医院出院,说的是髋骨骨折。从老妈口中的说法,表姐说的是全身都疼,尤其腿,经常几乎不能走路。出院后女儿给雇了保姆,和保姆两个人生活在农村的大院里。前两天我问老妈,说保姆还不错,一个月两千块钱,照顾生活起居外,还要帮忙伺弄院子种的菜蔬。说医生说的要静养三个月,说躺了几天觉得好些了就起来忙活一下,结果又不行了,再度躺倒。

直到今天上午接到去世的消息,才恍然,也许根本和风湿或者骨折风马牛不相及,只是不想为外人道。

老妈在家哭了一天,晚上见我又哭,说早知道,她住院时该想办法去看看。我说是啊,问题就是不知道。舅和姨就在表姐最后一次住院的城市,也因为没当大事,都没见到外甥女最后一面。

表姐是大姨的头生子,生于1955年。大姨去世时,表姐才12岁。20岁,姨夫做主,表姐嫁了一山里青年。30来岁,表姐夫罹患精神疾病,求医问药几年无果,有天从家里走失,从此生死未卜。山里生计艰难,表姐独自拉扯三个孩子长大。56岁,改嫁一退休老头,过了几天好日子。60岁,表姐的长子肺癌去世。几年后,老头也撒手人寰。21年回家时见过她最后一面,苍老、畏缩,如同祥林嫂,一个人守着一个大院。2024年7月3日,表姐被救护车拉回山里的老宅,咽下她在人间的最后一口气。

据说临终遗言,丧礼由儿媳妇主办,女儿出钱,收到的礼金也归儿媳。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阿布拉赫来自中国,很喜欢记录,不光写字,用APP记帐都一记十年。中国很大,但对一些人来讲,它又小到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于是,在动荡的2019年,我怀揣着对世界的好奇来到Matters,从此很多扇大门渐次敞开。我很珍惜这里,希望继续记录生活,也记录时代,有时候发发牢骚,讲一些刺耳的话。
  • Author
  • More

关于出版审查的主观想象

碎碎念
10 articles

高贵不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