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书|我也是怪人

阿布拉赫
·
·
IPFS
·
像是谈恋爱,又像是没谈。

二十岁时认识的姑娘,像是谈恋爱,又像是没谈。好像也没说过我喜欢你,只是牵手,牵手看过月亮,也牵手看过电影。她是个生性浪漫的姑娘,经常在我办公室耗着,我工作,她就在一旁看书。后来我发现,她读过的书里,会夹着她写的纸条。心形的那种,写当时的满足,也写爱意得不到回馈的幽怨。

后来工作关系,分隔两地,也没说分手,就自然而然地分手了。

那之后她还来过我工作的城市,不是专门来看我,而是出差趁便。她陪领导吃完晚饭,我们约在她住的宾馆见面。我还拿了一瓶红酒,她喝多了,脸绯红,她说她想睡了,我说那你休息吧,便告辞出门。

此后大概也还聊过一些无关紧要的天,但再没见过面。

再后来,我发现啊原来我是gay呢,怪不得。挣扎几年,我从国企辞职,放弃了旧有的社会关系,放弃了在那个城市积累的一切,甚至放弃用了多年的QQ号。和她也便断了联系。

日月流转,天地经年。忘了哪一天,我哥突然告诉我,有个女孩在QQ上找到他,问我的联系方式,他给了她微信号。我说你这人真是的,万一我在躲债,好不容易躲开,结果被你一下子出卖了呢。

她果真加了我,很兴奋,自夸聪明。说一直找不到我,急死了。也说了怎样知道我哥的QQ号,怎样尝试怎样就成功了的经过,详情我都忘了。

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了,热情依旧。可惜我,冷淡依旧。她每次尝试和我聊天,结果都无疾而终。我通过她的朋友圈,看到她在老家卖保健品,某种床垫,传说有某种奇效。我从不信那个,也便愈觉无话可说。

最后一次联系,是2022年。那年夏天,中原暴雨,她老家的城市整个被困洪水好多天,又加上清零、封城,每天铺天盖地的受灾和救援消息,像人间炼狱。有天突然想起她,发信息问,说带着孩子回老家了,老家还在下雨,洪水也还没退,村子停电,但食物不缺。

还是那年12月,中国人民刚迎来解放。她发信息,问我有没有感染,能不能买到药。说她们那里,集体感染的时间要比其它地方早,洪水那时,大部分人就阳过了。

我曾有那么几次,想要鼓起勇气告诉她真相。因为懦弱,没做到。但偶尔还是会想起,年纪越大,回顾往事越觉得自己不像话。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阿布拉赫来自中国,很喜欢记录,不光写字,用APP记帐都一记十年。中国很大,但对一些人来讲,它又小到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于是,在动荡的2019年,我怀揣着对世界的好奇来到Matters,从此很多扇大门渐次敞开。我很珍惜这里,希望继续记录生活,也记录时代,有时候发发牢骚,讲一些刺耳的话。
  • Author
  • More

关于出版审查的主观想象

碎碎念
10 articles

高贵不了一点